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镇八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人间事

西游之镇八荒 听风画秋雨 2172 2018.11.11 14:19

  南赡部洲。

  汉朝雄踞中土,随着文、景二帝马放南山,与民生息,汉朝国力渐盛,俨然有大国气象,名传四方。

  这一年,沈伦回到南赡部洲,便闻刘启病逝,其子刘彻继位的消息。

  一朝天子一朝臣,随着刘彻登基,整个南赡部洲的气机都变得晦涩不明。

  谁也不知道,这片天,会变成什么样!

  而在这样的气机笼罩下,仙神退避三舍,生怕沾染什么因果,卷入杀劫之中。

  于是乎,那些潜伏于山林的魑魅魍魉,伺机而动,火中取栗。

  这是它们为数不多的时间。

  仙神们怕染红尘,它们不怕。

  因此,汉朝国境,各地发生大大小小的叛乱,像那遥远边疆,更是战火燃烧,群魔乱舞。

  白帝城。

  就像杨戬说的,当贵族们的新鲜感过去,白帝城的“客流”渐少,但,这个世间,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

  尤其国富民强后,王公子弟、富贾巨商,闲来无事,开始求长生、延寿命。

  白帝城最好卖的东西有三样,猴儿酒、养阳丹、驻颜丹!

  一粒养阳丹,百金难求,一壶猴儿酒,千金难买,一枚驻颜丹,叫那六宫粉黛抢破头。

  有这些需求,自然吸引更多山野散修,来白帝城交易,像那小摊小贩,全无“神仙”形象。

  真以为修行之人全是出尘之士,不沾烟火?

  大谬!

  便是仙神,尚争一炷香火,何况那些连仙都未成的“凡人”?

  不成仙,皆为凡俗!

  况且,修行有“财侣法地”之说,那“财”,可排首位。

  城主府。

  沈伦知道刘彻登基后,权衡利弊,先赶回白帝城。

  听着老乌鸦汇报情况,沈伦没有高兴,反而皱紧眉头。

  等老乌鸦说完大致情况,沈伦揉揉额头,看似繁荣昌盛的白帝城,其实正笼罩在一场劫难中。

  这一劫,不可避免。

  沈伦非常清楚这点儿,前世他创业失败,就是死在这一劫上,有外因,有内因。

  当公司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内部不可避免会出现矛盾,人心思变,有人激进,锐意进取,有人保守,只想守住眼前利益,无论哪种抉择,都会导致更大的矛盾。

  至于想两全其美,太难,世间哪儿有那么多两全其美,更多的是“舍”与“得”。

  同时,公司幼小时,无人在意,但成长起来,那些被威胁到利益的集团,会坐视不理?

  许多道理,并不会因为时代的改变而改变。

  后世的理论,放到白帝城上,也说得通。

  曾经,也有一个年轻人,给沈伦分析过,他叫屈白。

  一人计短,想到他,沈伦询问老乌鸦。

  长安城。

  又一年冬,长安城被白茫茫的雪盖住,这一年的长安城发生了许多大事。

  新帝登基,年轻气盛,群臣商议改制,意图泰山封禅。

  汉初承秦制,尚黄老,为新帝不喜,他在寻找一种新的治国方案。

  太史府别院。

  已经蓄起胡须,拢着鹤氅的屈白坐于亭中,旁边是来长安后,他结交的几位朋友。

  从白帝城出使长安,屈白起初并未受刘启重视,之后他献丹给栗姬,得见窦太后,陈清利弊,最终,刘启打消出兵意图。

  说来简单,其实,每一步,都布满杀机,稍有不慎,他屈白就得人头掉地。

  长安城是如今南赡部洲最繁华的城市,而越是繁华,掩藏着的黑暗,越是浓重。

  屈白要应付的不仅仅是朝堂,还有隐藏于暗处的魑魅魍魉,不知其数的刺杀,有次,一支箭矢穿透胸口,离心脏只差丝毫,但,这还不是最危险,真正可怕的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手段,诅咒、异术……等等。

  所幸,长安城是一国之都,气机汇聚之所,仙神手段难施展,而沈伦,也给他派了侍卫,替他挡下不少明枪暗箭。

  如今,他算是站稳脚跟。

  但,新帝登基,一切又都变得陌生起来。

  “幸好,我听了城主的话,没有押注刘荣,否则……”

  屈白想起当年在白帝城,提议投资太子刘荣,助其成王,或是窦太后看好的刘武,却都被沈伦否定,反而让他多关心当时不被看好的刘彻的事情,心有余悸。

  那时他还很不解,毕竟,刘荣担任临江王时,体察民情,兴修水利,极得民心,刘武则深受窦太后宠爱,至于刘彻,那时还没声息,直到馆陶公主嫁女陈阿娇给刘彻,才逐渐显露峥嵘。

  屈白接触过刘彻,这个年轻人,看似玩世不恭,却有着雄主之姿,自比秦皇,方才继位,便意图改革,但,如今的朝政,掌握在两个女人手中,他真能如愿吗?

  “屈兄,屈兄……”

  一阵呼唤,将屈白从思虑中唤醒。

  “司马兄,何事?”屈白看着青年,道。

  “今日董国相讲学,你去不去?”青年问道。

  屈白知道,青年口中的“董国相”叫董仲舒,新帝继位,这位讲《公羊春秋》的经学博士,被任命为江都国国相,即将赴任,这是他临走前的最后一次讲学。

  屈白刚想说去,忽觉有风拂面,瞥见一只乌鸦落在雪枝梢头,便道:“我还有些事,诸位自去!”

  “好吧!”青年稍有遗憾,喊上朋友,道:“等听完董国相讲学,我们再去喝酒。”

  离开太史府别院,屈白回到白帝城给他买的住宅,当年跟着他的书童,此时也是成熟稳重的青年,并且娶妻生子,替他打理着住宅。

  嘱咐书童不见外客后,屈白走进后院,几株梅树掩映中,一座书楼独立,楼外守着个精瘦矮小的汉子,他穿着单衣,抱着双臂,闭着眼睛,连积雪落满全身都不知。

  屈白朝此人作揖,听尹玉说这是一位妖王,唤作猕猴王,那白帝城的猴儿酒庄便是他家的。

  即使他不是妖王,几次三番替自己挡灾解难,都值得自己尊敬。

  猕猴王并未搭理屈白,要不是老乌鸦吩咐,他才懒得来给人守门,当侍卫!

  里面那只猫妖倒是很乐意。

  尹玉是只猫妖,太乙仙境界的猫妖,亦是巫山群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屈白方推门而入,完全化作人形的尹玉已经候在门内,软玉温香入怀,驱走冬天的寒冷。

  “娘子,外面……”屈白干咳。

  “别管那个臭猴子!”尹玉拂袖,门便关上。

  尹玉是老乌鸦派来保护屈白的,之后,就像许多志怪小说描写的那样,干柴烈火……

  温存片刻,屈白整整衣冠,道:“娘子,急唤我归家,可有要事?”

  尹玉便道:“确是有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