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无怪无知纨绔膏粱

羡云 仨狸猫仆 2538 2019.10.25 11:35

  高大蜿蜒的白墙里面是大大的院落,一排排房屋被粉墙黛瓦隔成一个个单独的院子,曲曲折折的夹道横行其中。

  海棠苑位于桃花巷最里头,是水月楼最大也是最有名的一处院子。

  钟三公子的生辰宴是早就定好的,从巳时中开始,院前的青石板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就没停过。

  外面人声鼎沸、娇声笑语,穿着粉嫩的丫鬟们端着食盘穿梭在坐席间。

  靠最里面的一间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内明窗净几、挂的是名人字画、摆的是白竹青松,没有半分欢愉的气氛。

  身量高挑的青年坐在回廊上,正对着院子中央。槿树上的花朵白而密,洋洋洒洒的随着风飘散在庭院各处,远远看着跟落雪一样。

  水蓝色的外衣铺陈在地上,藤缕雪光的扇柄上握着的手指白如冷玉,在日色的照耀下发着薄薄的、玲珑剔透的光芒。

  几个人勾肩搭背的从后头拉开的木门,一齐涌了进来。

  一个人上前按着青年的肩膀,笑道:“你在这里生根长苗的赏花,倒让我们在那里好等。”

  旁边另一个人用扇子敲开他的手,笑道:“阿瑾不喜欢被人搭肩膀,你呀次次不记打。”他说着又转过身随便踢了个垫子到一旁坐了,“今天堂上有青松酒,可惜席上的都是饿狼,一上去还没几下就没了。”

  顾瑾偏过身去笑着看了看他:“这么好,怎么没给我抢一壶下来。”

  先前用手搭着他肩膀的人,直接在木廊上坐了。“啧啧,别听他的。钟三一早就吩咐二娘给你留了,知道你来,钟三这几天嘴都要笑的咧开了。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那肯定第一个紧着你。要不是知道你不好那口,只怕这院子里那两朵姐妹花也得奉给你。”

  顾瑾在他们几个身上转了一圈,“魏行呢?”

  “那是一匹没笼头的马,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怎么坐得住。”坐着的人笑道,手里拿着个雪白的梨子,一抛一接姿态随意的很。“今天绮妹妹也来了,说真的你都十八了,王爷到底对你是怎么个安排法。你们府里如今也没个正经的女主人,总不能真让你那新入门的大嫂去筹划吧。”

  “那有什么不好。”顾瑾伸手去接了他的梨子,“不都说长嫂如母么?”

  那人笑笑,只是拿扇子隔着虚空指指他。“你倒看的开,说起来你那大嫂长的怎么样?不都说太子妃倾城倾国吗?”

  顾瑾摇着扇子跟着笑:“我府里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这几日太忙,难不成我们这些当小叔子的单独闯到人家新房去。”

  先前说话的人奇怪的望他一眼,只是周围人多口杂的,不好再往里说,因此笑笑也没再多问了。

  倒是旁边的人被勾起了兴趣,“诶,我也听说过。可惜不能入京,不能一瞻芳颜。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被人过度美化也不一定。京城那帮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眼睛都长在天上的,就是他们茅屋里的厕纸那也要夸得比咱们南域高贵的。”

  “你这张嘴啊,积点口德。别什么话,都往外放。你没见过,难不成你大哥他们没见过吗?那可是能让卫二公子念念不忘的人。”

  “唉,卫二也是。就那么一面,就跟苦行僧一样守了这么多年。真要有那个心,当年就该开口,这么搓搓磨磨的,除了折腾自己还能成什么事。”这个说话的是钟家三房的五公子,叫钟信。与这一批人不同的是,他是唯一一个正房出身的,只是并不受宠。平素一直都是与大房的钟三,以及顾瑾这些人走得近。

  另一边的楼蔷,是前头拿扇子敲人手的。他笑着道:“京城的名姝怎么可能流落出来,就是咱们顶头的王府,不也只能将就着娶了人家四小姐。要我说这太子妃如何我不方便评判,只是这沈府的做派,委实有些人让人看不上眼。”

  “就是,说起来那沈家二小姐的境地,可真跟咱们钟五有点像。钟五虽然爹不疼娘不爱,到底锦衣玉食的在身边养大了。不像人家沈二小姐外边长大,临到头还要来被自家人做补头。”

  钟五心有戚戚,不由也有点感怀。“这也是姑娘家老实,换咱们上去不给他们捅个补不上来的窟窿不算完。”

  楼蔷笑道:“这就更可见沈大小姐的魅力了,闹成这样还是风风光光的入了太子府。”

  顾瑾在一旁跟着微微笑着,并不参与进去。他跟顾韫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却都是不喜欢高谈阔论的人。但他与顾韫不一样的是,

  他虽不喜欢说,却总是能坐在怡然自得的坐在人群里,且让人不以为忤。

  “沈家小姐。”他想起那日喜帕下的惊鸿一瞥,带着让人怜惜的惊惶与失措。容貌应该是较之沈大小姐有差距的,至少被传为倾城倾国的只有一个。但是那双眉眼的落处,实在是让人觉得有趣极了。

  几个人聊了一会风月,也没多停留,转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开头的人是冯亭,他的父兄如今是克州的镇边将军。“你们听说了吗?胡戎那边又不安宁了。”

  钟五翻了个白眼,拉长个声音道:“听说了,那又怎么样。反正天塌下来,也跟咱们没什么关系。”

  倒是楼蔷和顾瑾板正了些脸色,“是大闹还是小闹?”

  “听说闹得挺大,不过他们年年冬天来临之前都要闹几次的,只是今年早了点。”冯亭只是随口一说,实在的消息到不了他这里来。

  楼蔷跟顾瑾对视一眼,眼里的笑意散了些许。

  这话顺口被带过,其他人都没有过多的关注。大家聊了一会,又鼓噪道:“我们再去前院看看,今天月珠和云珠都要上出云台跳舞的。平常这可难见,咱们单请总是推三阻四的。”

  大家都招呼着往外走,知道顾瑾是不去的也没喊他。倒是楼蔷特意落后了几步,等人出去了才道:“瑾哥你空个时间,我们一道喝喝酒。”

  顾瑾点点头,笑道:“好,再等几天,我单请你。”

  “好。”楼蔷放下心,又道:“这会钟三过不来,我们也是他喊着过来陪你坐坐的,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无聊。瑾哥你要是打算走了,也去跟他打个招呼,可怜他对你这片心。”

  顾瑾仰头笑道:“得亏这里没外人,不然传出去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嗯嗯,那我先出去了,瑾哥你要是有什么,直接喊屋子口候着的丫鬟吩咐就是。”

  “去吧去吧,你再这么啰嗦,我都怀疑你是转了你大哥的性子了。”顾瑾用扇子抵着楼蔷推了推,脸上尽是揶揄的笑意。

  楼蔷推门走了出去,离开前还替他把门重新拉好了。

  这群人是南域年轻一辈中,被定为玩乐圈子的那一辈。长辈们不需他们太出色,但也不能太不出色。总之就是在长辈定下的这么个方不方、圆不圆的规矩里,混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但顾瑾是特殊的,镇南王似乎没给他定什么规矩,顾韫也没限着他的脚步,只是他自己单独游离在权利圈子外。

  这一点钟三看不明白,他只是很粘着顾瑾。对顾瑾比对家里几个兄弟还亲,从小黏到大。但楼蔷看的很清楚,他与这个圈子很多人都不一样。他是很有能力的,也很有手段。真要动起心机来,他家现在当权的大哥真斗不过他。但他也没去争,似乎很甘于长辈们定下的规矩,庶不干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