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黑白双狸讨人喜

羡云 仨狸猫仆 2310 2019.10.19 11:30

  这猫毛色油光发亮,浑身筋肉紧实,双眼如上等的翡翠一样焕发着墨绿的光泽,浑身上下唯有几缕胡须是雪白的,是个非常英俊的帅小伙。

  沈黎伏在榻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抚着它柔顺的毛。小白猫睁着湛蓝色的眼睛摇摇晃晃的站在榻上,歪着胖乎乎的小脑袋打量着她。

  梧桐大约是在这院里撒欢儿惯了的,也不怕沈黎。见小猫自己在探索,它就眯着眼睛舒舒服服的任人顺着毛自在的睡了。

  小白猫看够了,于是哼唧哼唧摇晃着走过来,抬起小爪子去掏沈黎垂下来的珠链坠子。结果力气太小又站不稳,爪子直接呼到了沈黎的下巴上。

  沈黎下巴猛不禁被搭了一爪子,不痛反而有点痒。她捏着小奶猫的粉红爪子,碰了碰它的头。“芝麻大点儿,胆子倒不小。”说着不待青杏说话,自己撑不住笑了。

  小奶猫爪子细,一只被抬起来,另外三只顷刻就撑不住胖乎乎的脑袋和圆滚滚的身子。它身子一歪,直接倒在沈黎的脖子上。柔软细腻的胎毛,摩挲着沈黎的肌肤,让她心底一片柔软。

  将青云一样的裙摆一拂,沈黎直接盘腿坐到了榻上。小奶猫被托着放到了她的裙子上,沈黎轻轻的摸着它的小脑袋,任由它好奇心重的在她裙堆里爬来爬去。

  青杏在一旁将屋子里花瓶、摆件的插花,换成小丫鬟早上新送来的。等到得了闲,这才过来陪着道:“眼下已经过了十多天,主子您看看是不是抽空见下南域这边的人手?”

  沈黎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她的眉细而黑,偏偏眼睛却很淡,眼尾开着往上挑,不笑的时候自有一种疏离在面上。

  小奶猫顺着她的手臂往肩膀上爬,她也不恼只是侧头跟它来了个温柔懵懂的对视。墙上浅浅的映照着院里树木枝条的影子,沈黎淡淡的开了口:“这事不急,先让他们把手里的事情理一个章程出来,我先挨个看了再传见。不然他们说什么我都不清楚,年纪又这样轻,纵然有容叔叔在上头压着,只怕也震赫不了他们。”

  青杏心下赞同,忙点头应了。

  沈黎又吩咐道:“把咱们带过来的东西也都分理好,面子上该走的人情还是要走走。”

  “是,奴婢这就吩咐人去办。”

  “不必急在这一时,下午再去吧。”沈黎倚着一边的长条高枕,又打量了眼室内的陈设,想了想还是道:“待会用午饭的时候我跟大公子提一句,让紫萤去挑几个我惯常用的摆设出来。虽则不是在故里,有几样熟悉的东西看着,好歹也能有个念想。”

  青杏点点头,抿着嘴笑着打趣道:“主子是想庄主了吧?”

  沈黎横她一眼,又撑着额头叹了口气:“能不吗?”

  ”这种小事大公子肯定同意的,奴婢这几日在旁瞧着,院子外头暂不晓得,这里头却端的是家风谨肃,没有那等饶舌的人,想来是大公子素日治下的功劳。”

  沈黎眼里也带上了笑,刚刚升起的烦闷也消散了些。她虽不在沈府长大,但内里那些腌臜当然不会不懂。手腕当然也是有的,但若心神全耗在这些事情上,总不会让人心情愉快。

  小猫又去捞她的明珠耳坠,结果没站稳直接从肩膀上滚落到了裙摆里。

  沈黎捞着它立稳,笑道:“昨日用的那道凉拌秋葵我觉得味道很不错,你待会吩咐莺蓝在中午的食单添上。”

  “是!”青杏福身应了,又笑道:“确实软脆好吃,奴婢等昨天也沾光吃了。莺蓝还特地拉着厨房的人问了,说是南域这边的特色菜,咱们那边是没有的。”

  “问问好不好活,叫莺蓝盯着点,到时候给云州送点过去。”若说这世上谁最受沈黎心心念念,那自然是她的容叔叔无疑。小时候看见点什么好的,必定要拉着容叔叔讲半天的。若是容叔叔不在边上,不管多远多贵重,那必是要给容叔叔送一份。

  青杏服侍她多年,都知道这些小习惯。“可以晒成秋葵干,吃着也爽口。奴婢请人让庄子上今年多备点,等到了时间就给庄主送过去。”

  “嗯,这些事情你盯着就行。另外容叔叔给备的铺子庄子,你先让七叔见见那些管事。容叔叔亲自给的人,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这会还不到大肆张扬的时候,等今年中秋再一起见见吧。”

  “是。”

  “咱们带过来的人手不少,不必都拘在自己手里。都放出去散散心,几个月的时间也够他们四处走走了。”外面的日头渐渐有些热起来,沈黎摸了把梧桐的胖头,将睡过去的小奶猫放到它边上,自己站起身活动了下。

  “可有紧要处需人特别留心的。”青杏低着声音道,

  沈黎笑了笑:“农工商兵再加一个胡戎,南域十州至少有六七州要走。这不是可以轻忽的事情,请温爷爷和他们多用点心。”她说着理了理自己水云纹滚碎花边的衣袖,“至于燕京的那些人,让他们待在府里就是了。名单让七叔好好理理,别脱了掌控。”

  “是,奴婢记着了。”

  沈黎点点头,说了半会子话,她也觉得有些倦了。昨日到底没休息好,这会精神有些不继。

  轩窗外绿叶缭绕、风动影浮。这院子虽没有多富丽堂皇、繁花似锦,却顶顶合了沈黎的心愿。像极了她在云庄自己的院子,古朴、爽落带着不轻易示人的底蕴,极容易让人心思沉淀下来。

  她领着青杏出了屋子,刚刚还在打盹睡觉的梧桐也跟着几个跃步跑了出来。没等沈黎说什么,嗖嗖几下就上了院子里那颗茂密的梧桐树。

  沈黎回头看一眼,小猫崽倒还在睡得欢。一主一仆都带着些笑意,看着一丛绿里面的黑猫。上午的风从穿堂刮过,带来阵阵舒爽的凉意。她倚着一旁的朱廊,突然抿唇笑了笑,伸手指着被高大的梧桐树笼盖的院落一角的小水池:“那里该弄一个小阁楼,就跟咱们云庄的院子一样,可以叫小鸟在那里喝水完休憩。”

  青杏笑了,又看了眼睁大着眼睛眺望远处的梧桐。“那是咱们白雪性情温顺,不祸害那些鸟儿。梧桐这样矫捷利落,要是扑上去,哪还有鸟儿的活路。”

  沈黎也转过头去看了眼梧桐,还是坚持道:“我早晨可听到鸟叫声了,我看梧桐也就是淘气了点,倒不像是会祸害鸟儿的顽皮性子。”

  青杏也不多做辩驳,只是抿着嘴笑道:“主子待会问问大公子,他若同意,就吩咐人做上。”

  沈黎的帕子在手里扭着麻花,又仰着头看了眼隐在树叶里的梧桐,半晌怅然的叹口气:“这就是嫁人的坏处,做什么都不自由。”

  写点悄悄话:

  前面写点流水先练练手,努力成长中~

  请多多指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