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点滴热意攒心头

羡云 仨狸猫仆 2620 2019.10.21 11:30

  沈黎本是随口分解的话,却不料引出大公子要将处理公务的书房搬到内院来的话。

  这可不行,不管她和自己带来的人心里怎么想,该避嫌的地方始终还是要注意。他们才成亲不久,南域的门门道道都还没摸清楚。要是为这么一句话,到时候出了疏漏,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过就是淘气一句,大公子如何就这么认真了。”沈黎假意将话题揭过去,心里却有点紧张对方这句话的意思。

  毕竟容叔叔给的卷宗里面绝没有一个词,陈述顾韫有爱开玩笑的习惯。反倒是字字句句全都在说对方,是个十分端重、冷肃的人。

  当时她看的时候,还顺道取笑比拟了下容叔叔。“性子沉闷点也没什么不好,只要相貌及得上容叔叔的一半就好了。”

  容大庄主当即给了她个冷眼,转头就让人将顾韫的画像铺了开来。

  在场的自然没有人昧着良心、假装眼神不好去说顾韫长得不好,燕叔叔更是当场拍着腿道:“这小子长得不错,配咱们家丫头绰绰有余。就是眼神冷了点,看着不大像会疼人的模样。”

  燕叔叔如此说自然不是觉得她相貌不好,沈府出来的姑娘哪有相貌不好的。

  但若往实处讲,担得起倾国倾城美名的,整个沈府也就一个沈大小姐而已。天下美人何其多,所以她绝不会顺势就生出什么,顾韫对自己一见钟情的想法来。

  顾韫见沈黎大大的眼睛微垂着,双手扭着帕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回忆了下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话,瞬即就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他也不去辩解,反而十分自然的去牵了对方的手。“夫人刚刚入府,里外还不熟悉。待会用过饭,我再陪你四处走走熟悉下环境。不过我刚刚的话也是真心的,少年夫妻哪有刚成亲就分开两处的道理。你要是觉得陪我处理公务过于烦闷,到时候就在院子外或者主屋这边玩耍就是。”

  沈黎张张嘴,最终还是没有继续拒绝。都不是蠢人,话要是说的太过直白,就失了温情。

  她微微一笑,也没挣开对方的手,只是顺势摇了摇,带着点娇意道:“也行,不过东厢房的打扫你可得自己找人安排。我倒不怕人说,但到底年纪小,不喜欢被人嚼舌头和找事。大公子既有心,就顺道帮我揽了这事,别到时候反叫我因此吃了挂落。”

  今天之前,她是绝不会说这话的。倒不是不敢,只是总有些小儿女心性。毕竟不是那等真正门当意合的夫妻,燕京这样的做派,不说南域本身的野心,久了总会有闹起来的由头。自己小心谨慎、克己复礼点,总好过一不小心到时候成了哪边起事的由头。偏偏今早起来,连续承了顾韫两回体贴照顾,沈黎的心思不可避免的就松泛了些。

  谁还不是被宠着长大的娇娇女,沈府眼光高看不上她,但云庄可是把她当正经小主人奉着的。又有容叔叔那样霁月风光、世间难有的人替她时时操心、事事照顾,若能过得舒服,谁稀罕什么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日子。

  顾韫拉住她,又抬起另一只手替她理了理掉下来的碎发。沈黎的头发细而软顺,又不喜欢用那些头油膏脂,因此总有些细碎的发丝从发髻里跑出来。

  “好,这事我先暂且替你揽下,等你熟悉了再接过去。你放心,这个院子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传到外头去。我不敢说不会叫你受一点点委屈,但只要我这头的都不会教你为难半分。”

  这话说轻点,是夫妻间的情话。说重点,就是关乎沈黎在南域往后的生存地位了。

  世人都是捧高踩低,燕京有大族,南域自然也有。更甚者燕京的大族,可能会因为帝王的喜好、时事的沉浮,而变得不够稳靠,但南域却没有这个隐患。

  这里的世家大族老点的几百年都扎根在这里,繁衍生息。新点的也是跟着东朝的建立一道立起来的。

  论综合实力与大势上的地位,自然是以镇南王府为尊。但若论起底蕴与分量,总也有另外几家是能与镇南王府平起平坐的。

  譬如如今掌管镇南王府庶务的侧妃钟氏,就是出自南域渝州陈郡的钟家。虽然不知道为何愿意屈身王府为妾,但至少可以看出这些世家大族的相互关联之深。

  平素很少许诺的人,说出来的话是很重的。

  沈黎这样极易在心里装事的人,在不熟悉的环境里,鲜少流露真情。乍然听到这句许诺,那对棕黑透亮的眼睛,慢慢的就浮起了一隙光泽。

  声音不知觉的有些哑,“大公子说,我就信。”她心里很是觉得眼下的气氛不对劲,自己与顾韫两人的进展似乎过于迅速又不符合常理了点。偏偏顾韫这样的人,他对着你很认真说话的时候,你是绝不可能觉得假的。两个人就这样手拉着手、相对而立的杵在了院子里头。青杏领着剩下的人,早早就避到了远处。

  已是正午,日头还是有点烈的。幸好院子里梧桐树够高、叶子够密,旁边的小池子汩汩冒出来的池水,也是机括转动从地底下打起来的冷泉。

  但站久了总会有点热,顾韫刚刚重回十多年前,看眼前人自然怎么看怎么都不够。要不是怕吓到对方,他甚至想伸出手去抱抱她。明明早上还肌肤相亲过,但心里就是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渴望。

  梧桐在一旁见无人出声,踏着矫健、优美的猫步就过来了。先是围着沈黎的裙摆蹭了几圈,又原地打了几个滚。见两人都低头去看它,迟疑了下又在顾韫的鞋面上蹭了蹭。

  沈黎被它这么一弄,顿时醒过神来。情急的挣脱顾韫的手,又带着孩子气的迁怒瞪了无辜的梧桐一眼。等缓过了那股窘意,这才道:“大公子先进屋去换身衣裳吧,马上就要用饭了。”

  顾韫眼里浮起一抹笑意,点点头仍是很温和的应了:“好。”

  屋里的水是早就下人备好了的,顾韫去耳房简单梳洗了下又换了身干净透气的衣服。等他从里屋出来,莺蓝几个早领着人将一应菜肴摆在了西次间那边的桌子。

  两个人都不是喜好奢靡的人,下边的人体察上意,每次虽然只是几个菜,但都是费劲了功夫、专检精细的食材做的。

  绿油油脆软的秋葵,摆的是瓷白的碟子。沈黎自己吃了几筷子,喜欢的很。又招呼着顾韫道:“大公子也试试看,虽然是你们这边的特色,我倒看你很少动筷子。”

  食不言、寝不语,这原是大家族的规矩。但云庄就沈黎一个娇娇孩子,从小时候起见着什么都要跟容大庄主叨叨半天的。哪分什么用饭、睡觉,非得讲的口干舌燥才能停一停。容大庄主在这种无关大雅的小事上,又不舍得拘着她,旁人更不会多说。反倒是她自己,后来出的门多了,见识了外人的做派,这才在很多事情上守着规矩了点。

  顾韫虽然吃的清淡,但一直不怎么喜欢秋葵这道菜。幼时模模糊糊的记忆里,倒记得好像母妃很喜欢。但到底不可考,他也不是喜欢去找人盘问的性格,因此只当偶尔掠过的念想,不常放在心上。

  这会听沈黎笑着请他尝尝,筷子不知怎么的顺手就拐了过去。夹起来吃了口,虽没吃出什么特别喜欢的味道,但心里却多了点没来由的高兴。

  两个人一起吃饭,沈黎吃到喜欢的,总会给顾韫说一说。不管顾韫之前吃没吃,待她说完总会去再补一筷子。

  一旁服侍的青杏和莺蓝相视一眼,眼睛里不约而同的都露出了笑意。

  纵然不是那等柔情似海,但如这样体贴顺意也是很不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