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等闲变却人心

羡云 仨狸猫仆 3088 2019.10.30 11:30

  “大哥?”顾瑾咽下嘴里的点心,又喝了口茶,这才慢悠悠的道:“跟咱们想的不一样,他想扶钟愿,弃钟原。”

  钟妃手中动作一顿,“钟愿?大房那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是。”顾瑾将茶杯放过一边,“矮子里面拔高个,大约也就只剩这么一个合适的了。”

  钟妃冷笑一声,“那倒是,除了这个,其他都是自私冷血占了个全。”见顾瑾还要去拿盘子里的点心,忙伸手去拍开来。“吃这么多干吗,垫垫肚子就行了。既然你大哥已经有了主意,咱们就先不要去管了。倒是你的婚事,你自己究竟有没有打算?眼下你大哥已经成了亲,你父王八成就会让人替你相看了。”

  “娘看着办就是,难不成我还能有什么自己的想法。”顾瑾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提这事永远都是散漫的样子。“反正都是不能自己做主的,娘看着哪边顺眼就选哪边吧。”

  钟妃被他气笑了,“又不是我娶媳妇,要我看着顺眼做什么。本来我也认命了,胳膊拗不过大腿,反正你又不会继承爵位,燕京贵女娶了也就娶了。谁知道一翻身,你就跟你大哥掉了了个。如今反倒成了难题了,总不能把你大哥议过的姑娘,再去给你议一遍?不拣那些,其他又都差那么些意思。”说到这,钟妃不由得叹了口气,一时间也有些怔住了。

  顾瑾倾过身,捉住钟妃的衣袖摇了摇。“要实在娘觉着没什么合适的,就从钟家挑一个吧,老太公这些年明里暗里也看顾了咱们不少。钟家那边大哥有了安排,咱们不好动,但是我的亲事大哥不会插手的。”

  钟妃眼睛一红,忙拍开他的手,用帕子擦了擦脸。“不要胡说,恩情是恩情,跟你的亲事有什么相关。至于钟家,能帮的帮一把,帮不了的就看他们各自的命吧。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支,老太公他自己心里有数的。”

  顾瑾见她这样,忙讨好的道:“知道了知道了,不过我年纪轻,还得娘先掌掌眼。等娘看好了,我再去挑。”

  钟妃被他哄得哭笑不得,见小菊已经领着小丫鬟提着食盒候在门口,只得推一把道:“去吃你的饭吧,早点吃完早点去休息。瞧你这眉头皱紧的样子,就知道你这几日还有的忙。”

  夜静悄悄的,越靠近十五,月儿越圆。

  沈黎又是在一脸冷汗中醒过来,身边的人呼吸沉缓,她慢慢的转过身去打量沉睡中顾韫的面容,一行热泪突然滚落到了枕头上。

  她有隐隐约约不好的感觉,明明现在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顾韫还在睡梦中,却觉出了些许不安。他伸出手去揽近旁的人,不想却触到了一手湿意。一脑子睡意顿时化作清明,忙睁开眼去看沈黎,“怎么了,又做噩梦?”

  沈黎只是怔怔的看着他,半晌方才挤出一丝笑意道:“我也不知道,醒来总记不住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韫将她揽到怀里,心里却有了不安。这双眼他是看惯了的,一点点的变化他都能感受的到。刚刚那一眼,几乎与前世沈黎伤透了心时的眼神一般无二。他的心里隐隐浮出一个猜想,想起沈黎开始做噩梦正是从自己前世梦醒回来那一天。

  如果大胆些猜测,也许上天不独厚爱他一人,或者连同前世的阿黎也一道送了回来。

  夜凉如水,两个人都是心事重重,虚汗、冷汗不知道出了多少。幸而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挣扎不过几下,一夜的功夫就过去了。沈黎后半夜模模糊糊睡着了,早上一起来精神还算过得去。

  鹅黄色的衫子,再配缀着玉簪花的簪子。沈黎自己瞧着镜子都笑了,“小时候看着那些夫人们的打扮,总想着等以后自己成了亲,一定要打扮的比她们还要富丽堂皇,却不想莫说富丽堂皇,如今连多戴几个珠钗都觉得麻烦。”

  青杏在一旁笑道:“平常日子这么素净倒是无妨,只是马上就要中秋节宴了,到时候免不了要去应酬,到时候可躲不过。”

  一想到马上就要到来的各种应酬,沈黎就有些头疼。呜呼哀哉的叹口气,“先偷得浮生半日闲吧,哪里能管得了那么多。”

  “什么那么多?”两个人正说笑,顾韫在外头揭了帘子走了进来。他昨晚没睡好,心里又惦记着事情。在外头的书房处理完几件紧要的事情,马上转回了里头。

  长安是个嘴严的,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反倒是一道跟着进来的和颐,很是奇怪的打量了他好几眼。

  “我跟青杏在说笑呢。”沈黎笑着答一句,又忙指挥几个丫鬟去摆碗筷。

  顾韫拉住她,“先别着忙。”又朝一旁候着的莺蓝道:“现下早晚外头凉,再去取一件外裳过来给夫人披着。”

  “是,姑爷。”莺蓝抿着嘴笑着去了。

  不一会就取了件米白色的大袖衫来,顾韫接了亲自给沈黎穿上,又替她理好袖领,这才道:“过几日在外头的场合多,你身边跟着的这点人还不够。我让和颐挑了几个熟悉这边的人给你,到时候要是你有不知道的,也可以有个照应。”

  沈黎这才知道他还带了和颐来,忙推开他嗔怪道:“带了和颐来怎么不早说。”

  外边的和颐仍旧是一身简单的常服,老老实实的站在东次间那边,正跟梧桐大眼瞪大眼。

  脚边的二雪吭哧吭哧用力的挂着他的衣摆,努力在往上爬。

  “和颐来了,快去那边坐,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她知道和颐相当于顾韫一块长大的伴读,情分又很好,因此每次见着都很客气。

  “哦。”和颐低头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这个给你,我今天起一大早去买的,乐平坊的银脂角。”他说完就递过去给沈黎,眼神却还有些依依不舍。

  沈黎忙接了,又瞧见他神色,不由笑道:“我让莺蓝倒到碟子里,待会一起吃。”

  “好。你尝尝,要是喜欢我下次就多买点。”和颐飞快的应了,俯身捞起二雪一道往西次间花厅那边走去。没走两步,梧桐也一个起跃跳到了他的肩膀上。

  几个丫鬟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又都犹豫的看了眼沈黎。

  沈黎笑着摇摇头示意没事,也跟着走出来的顾韫一道坐了过去,又对着已经坐下来在那里洗手的和颐道:“你大哥之前也没说你要来,都没准备。你看看桌子上有没有喜欢的,要是没有我再让莺蓝她们去厨房做。”

  和颐洗完手,去看桌子上的菜。他其实刚刚已经偷偷打量过,只是都有盖子遮着没瞧见。这会盖子揭了,他的眼睛扫过一道心心念念的,立刻眼前一亮。听到沈黎问他,当即指着那道菜道:“这个就很好,我很喜欢。还有那个鸡丝面,我也要宽的。”

  他说话直来直去,换做讲究多的,可能会觉得很无礼。沈黎却无所谓,她受够了别人一句话九曲十折,和颐这样反倒对了她的脾性。

  顾韫扫和颐一眼,面上看不出什么,只是道:“你倒是半点不见外,专点你嫂子喜欢的吃。”

  和颐被他这么看一眼,也不管。很理直气壮的端起自己带过来的那碟银脂角,往沈黎这边一放:“你尝尝,这个很好吃。”

  沈黎却不过他的面子,伸出筷子去夹了块吃了。脸上的神色先是一怔,随即喜道:“这是去了骨的鸡爪?”吃到嘴里软糯又带着点脆,味道酸酸辣辣的,她到南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爽口的小食。

  “是。”和颐点点头,随即朝着顾韫看了看。

  顾韫笑了笑,给沈黎夹了一筷子淮山。“早上别吃太多这个,要是喜欢,让和颐隔个几天就去给你买点。”

  沈黎夹起那块淮山慢悠悠的吃了,又笑道:“可别这样,就是一口吃的,不必这么费事。待会让长安再去给莺蓝她们买一包回来,等她们研究透,就知道怎么做着吃了,何必还要辛苦和颐天天早起跑一趟。”

  和颐在一旁认认真真的喝完粥,插话道:“这个今天没有了,莺蓝她们很会做吃的吗?”

  “是,我们在云州,遇到什么好吃的,都是让她们跟着吃几次,回去就能做出来了。”沈黎笑道。

  “那我明天再去一趟,你们待会想要吃什么写个单子,我明天一道多买点回来。”

  “行。”

  饭后,顾韫带着和颐去了东厢房的书房,沈黎则带着青杏去接见新来的几个侍女。

  “云州回信了吗?”一进书房,顾韫就开口问道。

  “没有。”和颐摇摇头,“昨晚西院冯夫人着人去请了二公子几次,不过二公子都推脱了。”

  “嗯,看紧些冯夫人。二公子那里要是找你要什么,你都安排给他。”顾韫一边坐下,一边道:“让荀老先生去一趟云州,不拘用什么方法,总之与容庄主见上一面。如果能在庄上住下,更好不过。”

  “是。”

  “还有,把前些日子黎州送回来的那瓶药一道交给荀老。两边的通讯不要断,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报过来。”

  “好。”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给新增收藏的那个小可爱鞠躬,谢谢苏桐的推荐,么么哒~

2019-10-30 1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