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终)

羡云 仨狸猫仆 14 2019.11.23 22:40

  廊上的灯一盏盏的亮起来,院子里笼罩在一片橙色的灯光下。

  沈黎让人在木廊上摆了个躺椅,又挪了个黄铜荷叶边的炭炉放在脚踏前。再裹一床毯子躺在上面看着梧桐和二雪在院子里嬉闹。毯子上还带着白日晒过的干热,混合着上面的熏香,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今日知道的事情太多,她需要用点时间捋一捋,尤其是云家和顾家的关系;

  在顾韫母亲过世前,云家是出了名的护短。当年镇南王妃在内院被暗算,云老太公领着三个儿子连夜赶到青州,为自己唯一的幺女讨公道。

  可以说东院如今的太平安生,正是当年那一场风波留下的最大成果。

  先前她和青杏猜测是朝廷,毕竟朝廷这些年确实对南域动作不断,她的这桩赐婚就是最好的印证。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如果当年的事情真是朝廷派人做的,云家难道就平白无故吃下这个大亏,莫说南域没反,云家当时还是守边的大将。真要是朝廷做出这种事来,以云家的地位,真要狠下心来造反,莫说天下,至少整个南域会乱掉一半。

  身为掌权者,应该不会轻易做出这种事情来才对。

  那么,如果不是朝廷,又是谁呢?

  庭院里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枯黄的落叶和树枝咔呲一声落下来,敲打在瓦上。

  写给云州的书信,已经让紫陌加急送了出去。

  唉,真希望还是在云州。想问什么几步路就能问到,不过如果在云州,想来她也不会遇到这么需要耗神的事情。

  莺蓝在一旁捧着热的榛果奶酪过来,“都说入冬要贴膘,才能御寒。夫人倒好,反而越见吃得少。小厨房里的人,都在担心是不是自己厨艺退步,以至于让夫人没了用饭的胃口。”

  沈黎笑着摇摇头,“你既知道跟她们没什么关系,怎么不出言安慰一声。”

  莺蓝举了举手中的淡青色小盏,抿着嘴笑道:“这种事情奴婢当然要代主子宽慰一二,这不专门弄点心的夏妈妈就特地磨了榛果做了这个来,就这么一小碗,可是费了一两个时辰。本来她们还准备了点果脯,我想着主子平素就不大爱吃,就没端过来。”

  “劳你们费心了。”沈黎接在手里,吃了一勺,似是想起什么,停下来吩咐莺蓝道:“去把果脯送点给徐姑姑,就说今日天晚了,我明日用过早饭请她来喝茶。”

  “是,等夫人用完这一盏,奴婢就亲自去厨房领了给徐姑姑送过去。”知道沈黎这样安排自有深意,莺蓝也不多问,等沈黎用完奶酪就端着小碗笑着下去了。

  沈黎看着院子里在暖黄色灯光下飞舞的枯叶,按着小几起身往前走了两步。乍然离开火盆和毯子,被冷风一吹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青杏忙将披风给她披上,“夜里风大,夫人要不还是进屋去歇着。”

  “不必了,我就在外头吹吹。”沈黎想了想,又吩咐道:“青杏你去替我下个帖子,请玥姐姐下午过来我这边聚一聚。”

  青杏迟疑了下,想了会还是上前低声道:“楼夫人毕竟是燕京黎家的人,

  夫人真的要拿今天的事情去问她吗?”

  沈黎摩挲了下自己冰凉的指尖,她明白青杏的意思。兵者,诡也。朝廷既然能在那么早开始布局,接下来自然要不间断地徐徐图之。譬如黎家突然安排女儿嫁入南域楼家,譬如她。“我相信玥姐姐,她不会骗我。就算朝廷真的设了局,我也不能因为怀疑而对身边所有人都抱着不信任。去安排吧,青杏。”

  “是,夫人。”

  粉色的花树在月光的笼罩下,浮上了一层薄薄的光雾。

  宴席过半,众人都有些微醺。

  顾瑾独自一人坐在远远地木廊上,随意打量着这一院的喧嚣。

  穿着妖娆的侍女,柔媚的偎依过来,似乎要凑到他面前调笑,却又很小心的止步在了距离他半寸的地方。“主人在老地方已经备好美酒,只等公子驾临。”

  顾瑾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在对方终于受不住将要转开身子的时候,冷冷开了口。“我现在就去,带路吧。”

  他提前离席向来是做惯了的,那边的人只是扬声问了两句,就没再理会。

  侍女低眉顺眼的领着他拐过重重游廊和花树搭起来的藤萝架子,最后停在了一处四面都是轩窗的屋子前。“公子请稍等,奴婢这就进去禀告主人。”

  顾瑾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任由那个侍女进了屋子。

  庭院中的花树被风吹得刷刷作响,花瓣像碎雪一样飘了下来。

  他的眼睛从飘散的花瓣上掠过,想起那晚大哥书房里的夜谈。也许大哥已经有所觉了,否则怎么会突然跟他讲那些话。

  他真的是卫家的女子生的孩子吗?他的母亲真是为先王妃威逼而死?这就是父王要把他放到钟妃院子里抚养的缘故吗?

  他向来是知道的,父王待他比待其他兄弟姐妹要亲厚的很多。即便是在主院长大的大哥,跟他也是不能比的。他从小迷惑于这一点,偶尔也会生出些骄矜而又洋洋自得的心理。

  嫡庶又怎么样、出身又怎么样,谁能比得过他在父王心中的地位呢?若不是钟妃及时的教导,或许他因着这份心情,早就长成了另一幅样子。

  那么大哥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假设他们真是处在对立面的兄弟,假若他真的想要对那个位置争一争。

  “公子终于来了。”志得意满又带着压制不住的兴奋,正是他往日见惯了的卫家人做派。顾瑾收回飘远的思绪抬起头来,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今晚月色甚好、酒意醺人,顾瑾突然十分畅快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咱们兄弟俩,从小到大就是别人眼里明晃晃的靶子。阿瑾,大哥希望你记住,出门行走在外,不管遇到多为难的事情,大哥这里总有你的一席之地。不管能不能解决,总之是可以给你兜着的。不要行错路,因为可以回头的机会太少了。”

  “是啊,我来了。您多次相邀,我却现在才来,还请不要计较在下的失礼之处。”顾瑾客气地对着站在门边的精瘦中年人,微微欠了欠身,语调恢复成了之前的温柔谦和。

  中年人的眉头皱了皱,似乎有哪里觉得不对劲,但即将得偿多年心愿的喜悦还是冲淡了这抹突如其来的疑虑。他拉开门,恭敬的侧了侧身。“那么,请进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