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既论十年事,抛书示鶺鸰

羡云 仨狸猫仆 2261 2019.10.29 11:43

  中秋快要到了,南域这边每年都会由各家轮流做东办一些中秋节宴。今年顾韫成了亲,镇南王就将王府这边的宴礼交给了他和沈黎统筹。

  这样的宴礼,名单是很有讲究的,往往很多风向都能从这上面看出来。接下来一年要不要带你玩,或者以后要不要再一起玩,这个名单都是一个暗示。

  “大哥这是打算放弃钟家?

  “何出此言?”顾韫不答反问。

  “钟家如今唯一得用的就是一个钟原,倘若大哥不愿提携更进一步,那么其他家必定会跟风而上。钟家日后无所倚重,只怕倾败就在这几年。”顾瑾坐在下首的椅子上,认真道。

  “这上面我不是邀请了钟愿吗?”顾韫点了点桌子,说道。

  顾瑾抬起身子,想了想又站起身来走到桌前道:“钟原与钟愿,别人不知道,难道大哥和我还不清楚。”他轻轻的叹口气,徐徐道:“这就是外人眼里大哥和我的关系呀,大哥这样突然拉钟愿一把,先不说钟愿愿不愿意领这个情,钟原那边前头的心血就全部白费了。”

  “小金。”顾韫突然换了个称呼,眉目间带上些疲惫。

  顾瑾怔了怔,这个称呼大哥已经很多年没喊过了。这是他们兄弟俩独一份的秘密,当年他还不懂字义,瑾和金,他觉得“金”更贵重,于是偷偷摸摸的跑到主院去跟顾韫说,我以后就叫“小金”,要当父王心里最贵重的那颗金子。他记得当时顾韫被他震惊到连笔都掉了,虽然后面被他撒泼打滚逼得应承下来,但又很郑重的嘱咐他:这个小名只能他喊,不许告诉别人。

  “我对钟原之前算的上尽心尽力,对钟宜也从没有假言辞色。但似乎这也并未阻止他们的看法:我帮的不够多。”顾韫合上批阅的公文,“我不愿以恶意去揣度别人,但绝不惧于迎接别人的恶意。我们是至亲兄弟,一道长大的情分也不同旁人。阿瑾,你做任何事,我都希望你记着这一点。”

  顾瑾的表情凝滞了下,随即微微一笑,“这真叫人为难,母亲的院子这几日都要被送信的人堵满了。”

  “那就吩咐门上,不要再接。”顾韫并未多做停顿,直接道。

  “钟家到底是南域的百年大家,即便现在已经不如前了,大哥也该徐徐图之,何必一下子就下这么一剂猛药。”见顾韫不为所动,顾瑾只得又道:“大哥这是铁了心要扶持钟愿,可他是异族之子,就算将来能在钟家出头,也可能与咱们不是一个心。咱们虽不需要给燕京多大面子,但这国门总得该是镇南王府的责任。”

  顾韫笑了笑,将另一个本子往顾瑾的方向推了推。“你看看。”

  顾瑾疑惑的拿起来,飞快的扫完,抑制不住的惊讶道:“南蛮?可是那一族不是从来不在中原露面的吗?”

  “我不愿在你面前批判钟家,但你从这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钟家所谋之大。卫家现在按捺不住,我还可以理解,但钟家我实在是不知道他们的依仗何在。”顾韫站起身来,拉开了旁边架子上的舆图。“小金,顾家虽然是众星拱卫,但也是孤独的。十州之地,可成一国,也可成过桥踏板。人心永远是不足的,咱们这个位置并不好坐,也并不好走。”

  顾瑾将本子放回去,仔细的来回打量了好久顾韫,随即微笑道:“难道成亲,真能改变一个人吗?我总觉得大哥今天与之前,有很大的不同了。”

  “也许吧。”顾韫用手指了指庆州,“小金,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日光一点点的倾颓,,直到最后一缕光亮从外面的樟树上落下。外面的冷风吹得一阵又一阵的,长平搓了搓手,用手肘拐了拐一旁的长安。“哥,你说咱们主子跟二公子聊啥能说这么久啊?就连咱们俩个都不能近书房门口,得在院子这边守着。”

  长安低着眉道:“估计是二公子的婚事吧,如今各家都盯得紧。二公子又只差大公子半岁,也是该到议亲的时候了。”

  “那需要这么隐秘吗?又不是什么大事。”长平嘟囔道,

  “主子的安排,哪里轮的到咱们来议论。说什么,都听着就是了。”说着长安又看长平一眼,“你最近倒是话多,我看你还是少跟长乐一起,尽学他那些多嘴的毛病了。”

  长乐苦了个脸,“好吧,长乐哥今天还说晚上去西街吃暖锅子,哥你去不去?”

  “不去,你们去吧。”长安顿了顿,又道:“记得把长福喊上,他年纪小,你们别老不带他。”

  “知道知道,那可是哥最疼的小弟。”长平做了个鬼脸,想了想又道:“那要不要去喊一声和颐大哥,他现在就在府里,虽然平日不跟咱们一块,但这种吃东西应该不会拒绝吧。”

  “不必,他不吃你们爱吃的那些。你要真有心,就去他带点乐平坊的鸭嘴酥回来。他这几天忙的火燎火燎的,连饭都没来得及好好吃。”

  “行,保管带到。”

  南域秋天来的晚,北地这会树叶都开始发黄了,南域这边却还是郁郁葱葱的。

  在书房里陪顾韫待了一下午的顾瑾,走出门时刚好看到一片绿色的香樟叶从枝上飘落而下。

  白如羊脂玉一样的手指在暖黄的灯光下,接住了那片形状完好的叶子。“真的是秋天了呀。”语气里带着点喟叹,又带着点怀念。

  他拢了拢衣袖,快步走了出去,经过院门口时还对着站在那里的长安和长平笑了笑。

  两个人飞快的行了礼,顾瑾只是笑着摆摆手,也没跟往常一样跟他们说几句笑,径直转过园子月洞门往西院那边去了。

  到了西院,他没先回自己的院子,反倒先去了碧芜院。钟妃正在灯下理着单子,见他进来不由笑道:“怎么去了这么久,吃了饭没有?”

  “没有,专程来娘你这里蹭饭的。”顾瑾扑到一边的榻上坐下,又拿着茶壶接连倒了好几杯水喝了。

  钟妃忙让一边的丫鬟出去给他准备吃的,笑道:“我还当你大哥会留你用饭,怎么现下看你这个模样,难不成你大哥连杯水都没给你喝么?”

  顾瑾摇摇头,“大哥现在是成了亲的人,晚饭哪能跟我一起用。”他捏过桌子上的点心咬了口,“我又接了一堆子事,实在没胃口再在大哥那里吃。”

  钟妃的神色顿了顿,对着一边伺候的其他几个丫鬟摆了摆手。“去给二公子打点水来,再让小菊多加点二公子喜欢的菜。看着点油,别弄得太腻。”

  一屋子的人转瞬只剩下他们娘俩,钟妃拿着帕子去替顾瑾擦了点心屑,“你大哥怎么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