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

羡云 仨狸猫仆 6590 2019.11.12 20:43

  隔着好几步远,沈黎都能感觉的到这位钟家大奶奶的急促。只见她步子迈的飞快,一袭红裙的后摆旋转的几乎要飞起来,后边的丫鬟要靠小跑着才能跟上。

  “少夫人千万恕罪我的失礼,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倒累的三夫人和楼妹妹,先替我迎了少夫人的大驾。”

  人未到声先闻,这位钟大奶奶倒是个可人儿,将话一通全说了,沈黎若真是心怀芥蒂,必是无话可驳了。

  沈黎注目看去,只见钟大奶奶长着一张长长的圆脸儿上,眉眼很是丰姿娇艳。,身上穿着大红领儿的白纱衫子,配着一色儿的大红满绣广纱裙。胸前挂着大红线离宫锭穗子的香串,走起路来香风阵阵。她紧走几步靠上前来,朝着沈黎端敬的福了福,又与云三夫人和楼少夫人相互见了礼。

  “钟大奶奶客气了,我也刚下马车,才与三舅母和楼姐姐说几句话。”沈黎嘴角微扬,欠了欠身。她的身份虽在燕京不够看,但放到南域这边倒还是绰绰有余。

  钟大奶奶听到沈黎十分亲近的喊云三夫人为三舅母,眼神跟着闪了闪。“少夫人身份尊贵,岂容得我们闪失。”她说着又上来扶了沈黎的手,看样子颇为热情“里头人已经差不多齐了,我伺候着少夫人一道进去吧。”

  “那就有劳大奶奶了。”沈黎侧身让了让,“还得大奶奶在前头引路,我跟三舅母、楼姐姐在后头跟着。”

  钟大奶奶本是为表亲近,才特意上前扶了沈黎的手。这会见对方退让避开,转而和楼少夫人一左一右立在云三夫人两侧,不由眸光暗了暗。不过转瞬,她又露开笑脸道:“那好,我就在少夫人面前托个大,走前一步。”

  这座园子占地极广,虽是名为梅园,却另有无数奇花异树遍植其间。一路经过的曲槛回廊、松亭竹阁,倚山跨水,层出不穷;下面流淌的池水粼粼,香荷馥馥,再兼之高柳垂阴,走在其中犹如仙境。

  沈黎几个跟着钟大奶奶走了好一会,才终于听见耳畔响起阵阵乐声,想必是已经靠近宴客的大花厅了。

  一路上前有钟大奶奶逗趣,旁有黎玥的细语介绍,虽不闷但到底好一番受累。沈黎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也跟着有些冷意出来。云三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对她摇了摇头。

  沈黎无声应下,这梁子却记在了心里。钟家琢磨着给自己下马威,她正好攒着等以后一并发作。

  进了院子,原先被遮挡的视线一下子开阔起来。远处木质廊屋围着池子中央的水榭歌台,呈弧形摆设着八桌桌椅,。薄薄的纱幔一层层的悬挂下来,可以遮挡水榭那边投过来的视线。廊屋上的桌子前已经坐了些人,院子中间的桌子旁边也是。

  看得出钟家今日请的客人不少,光是内眷就不下数十位。见到钟大奶奶领着人进来,各处人群不约而同的静了静。

  有人笑着迎上前来,也有人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更有人自以为遮掩的很好,其实那股不屑的态度仍旧明晃晃的停留在她们的脸上。

  然而不管如何,场内诸人不管年龄大小,还是需要向身为从一品的洛阳县主行礼的。

  沈黎今日出门,特意带了宫里送过来的徐姑姑。这些日子她虽一直被沈黎冷落在别院,却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不骄不躁、不诽不谤,过得很是自在。今日沈黎带了她来,她立时就知道自己这趟的使命所在。

  此刻见了场内情形,不由冷哼一声,端的是做足了宫中女官的样子。她也不朝着那人发难,只是上侧前一步冷着脸朝领头请安的那位中年妇人道:“这位夫人就是此间宴会的主人?”

  钟大奶奶一见沈黎和这位姑姑的脸色,就知道不好。她一边咬牙暗恨那些人连个场面活都不愿意做,一边又觉得这位沈少夫人太过端着,存心是为了下他们钟家的面子。见沈黎不语,只让身边的女官开口,不得不挤出笑容回道:“这位是我的婆母,钟家长房的荀夫人。”

  徐姑姑点了点头,这才向着那位荀夫人欠身道:“奴婢未服侍少夫人前,是惠妃娘娘身边的一等宫女。蒙陛下看重,担心县主年纪小在外受人欺负,所以特地指了来照顾县主起居出行。今日奴婢见着在场一些客人,实在礼节堪忧。然而竟也为荀夫人所邀的座上宾,端的是教人疑惑。”

  沈黎眼眸闪亮,她发现或许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一些想错了。她与这位宫中出来的徐姑姑,不该是彼此防备或者纯粹利用的关系。这世上还有比后宫磨砺出来的人,更懂得女人间弯弯绕绕的吗?更何况她缺的,又正是内宅交锋这一块的经验。

  荀夫人四十往上的年纪,顾绣八团花的墨绿妆花通袖上衣,配锦绸八面宽缎裙。人长得慈眉善目,眼神却带着锐意。见得徐姑姑问罪,她也没辩解什么,只是第一时间赔礼道:“是妾身的不是,没有及时为大家介绍少夫人的身份。大家伙绝没有对夫人不敬的道理,只是一时间眼拙,没有认出少夫人的身份。请许我代她们向夫人和姑姑赔罪,万望少夫人和姑姑海涵这一回。”

  徐姑姑面上的表情没变,只是从容的敛了敛身。“承夫人的面子,那么这一回我们县主就不计较了,还望下回诸位恪守本分。”

  “姑姑说的是。”荀夫人躬身应了,又笑着侧过身道:“戏台班子都已经搭好了,还请少夫人这边走。等您入了座,我们这边就可以开始了。”

  沈黎微微一笑:“荀夫人客气。”她说着又侧首看了看云三夫人。“三舅母与我一起吧,玥姐姐先去稍坐一会,我待会再寻你一起看戏。听大公子说青州这边属玉堂班的台戏最为有趣,到时候还得姐姐为我解说一二。”

  黎玥觑了眼面色隐隐有些发暗的钟大夫人,心里笑的不行。“好,我就在这边,你有什么事情随时遣人来喊我。”

  廊屋上虽然宽敞,但到底人多。沈黎只带了徐姑姑和青杏,余下的都留在了院子外头供下人休憩处。

  一架架百纱百花图画屏,从廊屋中间的隔梁上垂下。两边各自挂着一架百花篮,四面左右尽是各样花灯。外面水榭歌台上已经明光闪烁,锣鼓喧阗。

  沈黎跟着云三夫人一起入了座,余下以荀夫人为首的一干诰命夫人彼此相让了下,也跟着坐了下来。

  座中的人以沈黎品阶最高,荀夫人二品,剩下的也都是些四品恭人、五品宜人之类的。

  都是南域这边的贵妇人,大家还没捧着沈黎年纪这样小的贵人过。又加了刚刚那一遭,一时间气氛都有些怪异。

  沈黎也不急,自己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旁边的一位长相柔美的夫人就顺势开口笑道:“少夫人喝着觉得如何?这茶是梅园独产的,名为‘梅意’。一年也就收成几百片,非得是贵客中的贵客,不然荀姐姐还舍不得拿出来招待呢。”

  听着声音柔柔弱弱的,沈黎心中一动。

  这话一出,座中的人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位蜜合色碎花滚边上衣的妇人,笑着指了指那位开口的夫人。“也就你这样混说,荀夫人才不生气。你还未喝单单只闻了这香气,就知道是什么茶,难道不是喝多了的缘故。偏偏又说的这么贵重,可见是单为了拔高你的身份。你就仗着荀夫人疼你,尽在少夫人面前胡说吧。”

  “柳夫人这话说的,咱们胡妹妹的身份还需要拔高吗?我可听说了,这回燕京下来的旨意,可不止册封大公子为世子一道,还有加封胡妹妹诰命的旨意呢。”

  这话一出,大家都恭喜起了胡夫人。

  那位胡夫人忙飞快的摆了摆手,“圣旨没到一日,便都做不得数。今日是荀姐姐的宴会,少夫人为主宾,你们都别取笑我了。不然喧宾夺主,我下次都不敢在荀姐姐和少夫人面前出现了。”

  荀夫人用帕子擦拭了嘴角,宽慰胡夫人道:“胡妹妹何必如此客气,我跟少夫人都不是那等吝啬的人。正好这几日大家轮着做东,妹妹如今身份贵重一重,不如改日一道请了我们也去热闹热闹。正好你跟少夫人同来自燕京,想必也有无数的话可以说。”

  云三夫人见着众人话题只在别处打转,就朝着沈黎指了指近前的那个碟子,“这道点心你尝尝,是用时下的琳琅果酥炸的。这果子不易保存,所以只在青州这边能见到,你试试看看味道如何?”

  一桌子的人各怀心思、嬉笑打趣,看似面面俱到带着沈黎的面子,偏偏又让她句句插不进嘴。

  沈黎本就不是个嘴利的,因此也就噙着一丝笑,看那边戏台上的清唱。

  云三夫人看着也是一个静默的性子,为了不让她感到无趣,估计也是想了好久才想出眼下这个主意。

  “好。”沈黎笑着应了,又主动夹了一个给云三夫人。“舅母也尝尝。”

  “少夫人真是孝顺,云三姐姐有福气了。”那位柔柔弱弱的胡夫人停了先前的话头,也看了过来。“先前瞧着大公子性情冷肃,倒是与云三老爷来往的少。如今少夫人进了门,又与云三夫人这样相亲,以后云府可就热闹了。”

  “胡夫人说笑了,我身为甥媳,孝敬舅母自是应该的。便是大公子,也不过就是性子冷了点,心里还是极挂念三舅舅三舅母的。”沈黎像似没有瞧见一桌人的神色,坦然自若的回道。

  后头伺候的徐姑姑目光在这一桌人的脸上逡巡一周,随即低下了头。

  那位胡夫人也是愣了愣,随即笑道:“原是如此,原是如此。”

  荀夫人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沈黎,又跟座中几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个表情。

  前头打岔的那位夫人又出来笑道:“可不是,所以才说成了亲就是不一样。如今大公子有少夫人知冷知热,可要羡煞一帮大小伙子了。”

  “来来,咱们得专为此庆贺一杯。”一桌子人纷纷举盏喝了一杯,就开始一边看着台上的戏一边闲聊些话题。

  院子中央的席位上,一位穿着绯红团花银丝绣衣裳的妇人,瞧着那边的动静撇了撇嘴,“这派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大公子迎娶的是燕京的公主呢。”

  这位洛阳县主今日的做派,大家自然都有无限看法,但懂事的都不会眼下这个时节再来多嘴。不说别的,荀夫人已经算是她们这群人当中地位、品阶最高的,刚刚还遭了训斥呢。

  见无人附和她,说话的那位妇人不由冷哼一声:“怎么,就刚刚那一下,就都被吓成了锯嘴的葫芦?那这才哪到哪,以后还有的熬呢!”

  这边怎么分说,沈黎自然是听不到的。丫鬟们等着两轮唱戏过了,躬身请示荀夫人。“甜汤已经备好了,请问大夫人是否先上过来?”

  荀夫人笑着点点头,又对着沈黎道:“青州这边的特色,主人家都要提前预备下甜汤。供正宴前客人润喉用,府里厨娘的手艺不敢说一等一的好,却好在食材都是底下人亲手侍弄的。夫人待会尝尝,要是觉得好,我再吩咐人给夫人带一盒回去。”

  “好,多谢大夫人关照。”沈黎朝着荀夫人笑了笑,点头应了。

  后边侍立的梅园丫鬟们,开始依次上前撤下她们面前的茶盏,准备上新的碟子。

  给沈黎这边添换的是一个圆脸儿的小丫鬟,长得肉嘟嘟的,笑起来有个小酒窝。虽然看起来年纪很小,但手下动作却很稳。沈黎对着她笑了笑,小丫鬟脸一红却也马上局促的回了一个笑。

  甜汤有序的呈上来,轮到沈黎时又是那个圆脸小丫鬟。云三夫人正要给她介绍,却听后面惊呼一声。徐姑姑猛地上前两步扶起还没反应过来的沈黎,一碗甜汤差点兜头盖脑的泼到她的身上。

  只可惜徐姑姑虽然动作快,但到底甜汤倾下来也就一瞬的功夫。

  幸得那个端汤的小丫鬟,在甜汤将要泼下来的那一刻,反应极快的转了个弯。一碗汤有一大半泼到了她自己身上,只濺出来小部分到了沈黎的裙摆和衣袖上。

  周围几桌子的人顿时安静下来,沈黎瞧见圆脸小丫鬟后边,有个穿银色比甲的小丫鬟,脸上闪过一丝懊恼,只是很快又掩饰了下去。

  服侍的人跪了一地,青杏用帕子先仔细擦了擦沈黎衣上的污渍,又低声道:“已经洇进去了,得娶更换的衣服来。”

  云三夫人也在一边仔细瞧了,见沈黎没有受伤才松下一颗提着的心。“先去后院换了衣裳,免得粘在身上不舒服。”

  荀夫人早起身走过来一边,朝着沈黎赔罪道:“下人粗手粗脚,差点伤到夫人,实在该死。请少夫人先去换衣服,这里我一定给少夫人一个交代。”她说着又朝几个凑过来的年轻媳妇中的一个指了指:“秋丫头,你来请少夫人去客房更衣。”

  沈黎面色冷凝,指了指那个圆脸小丫鬟。“找大夫先给这个孩子看看,刚刚甜汤都落在她身上了。我瞧着她是个极好的,不像是会出这种差错的人,还请荀夫人一定查个明白。”

  “是,少夫人放心。”荀夫人应了,又赶紧吩咐一边的人。“扶这个丫头先下去找大夫看看。”

  那个小丫头噙着一眼睛泪,却还倔强着不出声。只是闷头给沈黎和荀夫人磕了个头,让人扶着下去了。

  黎玥从几桌开外的地方快步走了过来,拉着沈黎仔细检查一番后方松了口气。“好歹没有烫到,我可是跟大公子做了保证,一定护好少夫人的。”

  众人听到她提起大公子,脸色又变了变。

  旁边的秋三奶奶,热情的走上来扶住了沈黎,柔声道:“下人们的不是,少夫人千万不要为此气坏了自己的身子。我带您先去内院换个衣裳,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咱们回来再说。”

  那边胡夫人也起身道:“少夫人没事就好,只是我少不得也要打扰一番三奶奶了。”

  大家转过身去,便见她袖子上也沾着好大一块痕迹。

  见众人都望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刚刚躲避的太急了,一时没留意到。只是少不得要和少夫人一起叨扰三奶奶一件新衣裳了。”

  秋三奶奶忙笑道:“这不算什么,承蒙胡夫人看得起,是我的荣幸才是。”

  这盏甜汤泼的如此费心,沈黎少不得要陪着她们演完这场戏。她倒要看看,幕后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因此见秋三奶奶热情相邀,她吩咐了青杏去取车上的衣服后,就一道站了起来。

  丫鬟们缀在后头跟着,她跟秋三奶奶、胡夫人还有非要跟过来的黎玥,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穿过中间的庭院又过几处幽轩画阁,方到了一处月洞门前。秋三奶奶正要带着她们往左边的游廊转,胡夫人却忽然笑道:“我听说梅园里头的明月花房是极出了名的,今日凑巧得了这个机会,不如三奶奶一道领着我们去看看。”

  秋三奶奶沉吟了下,想着明月花房附近也有供休息的客房,从这边过去反而离明月花房那边近一些。因此便也笑着应道:“那也行,等咱们先去旁边的客房换了衣服,我再领着你们去明月花房看看。”

  几人又走了一会,黎玥担心沈黎懊恼,假做打趣道:“我如今算是终于明白,为何梅园美名传播广盛的原因。下一回我可不敢随意跟你们走了,好歹得给我抬一座软轿,不然光走路就能累死个人去。”

  钟三奶奶笑着用帕子打她一下,“懒得你,你家那位以后是要走武将之路的,你当家眷的就这么几步路都撑不住,说出去多下楼公子面子。”

  她们二人言辞亲近随意,沈黎这才反应过来黎玥先前说的人,就是面前的这位秋三奶奶。

  几个人又说笑几句,正要往前走,就听见篱笆后头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二妹妹何必如此着急,你让三妹妹自己来说。我们说太多,除了给三妹妹多增痛苦也没有什么其他益处。”

  “二嫂这么说,就是在说我存心给三妹添堵啰?难不成我们一母同胞的姐妹,还能害她不成。”

  “二妹妹切莫胡言乱语,我可没那个意思。只是你刚刚让三妹妹去跟少夫人争,我且问你一句,三妹妹拿什么去争?圣旨当头,之前又没什么三媒六聘,连个两家的口头约定都没有。只不过是太公他老人家,想着大公子是个好的,所以想让钟娘娘帮忙成全了三妹妹的一番心意。眼下大公子都已经成亲了,二妹妹不好生劝着三妹妹放下,反而三不五时的撺掇三妹妹去接近大公子。我倒想问一句,二妹妹是想做什么?”

  “哼,二嫂这样翻来覆去的盘问我。我一腔姐妹赤城之心,本就没什么好怕的。反倒是二嫂……”

  秋三奶奶尴尬的看后边跟着的几人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是出去打断的好,还是悄悄带着沈黎她们换条路才好。

  园子里说话的两个人,大概都不是柔婉的性子,一来二去火药味越来越浓。沈黎暗叹一声,想起黎玥的话,不由也开始有些同情那话头中间的三小姐。若是说她之前心中还有些芥蒂,眼下却也烟消云散了。

  听其他人的形容,论相貌、才情这位钟琪小姐便是放到燕京,那也是脱俗出众的。平日里想必也深受长辈的喜欢,万千宠爱长大。只是偌大一个家族,即便只算本族,想必孩子也不会少了去。长辈们的精力有限,多宠这个一点,难免就会忽略其他的一点。

  家里尚且如此,更莫说府外。以她为类比,纵然自诩样样不比人差,但有沈大小姐在前头,谁又还知道她这个默默无闻的沈二小姐?

  黎玥在一旁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两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眼旁边正也是一脸惊讶的胡夫人。

  她朝着黎玥摇了摇头,指了指来时的路,打算悄无声息的原路返回去。既为那个钟琪小姐留几分面子,也全了这位秋三奶奶的脸面。

  只是正当她们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明月花房那边却传来一声惊呼。

  不管是院子中的钟琪三人,还是篱笆后的沈黎她们,不由都是一惊,这在场的莫非还有别人。

  里面的珍二奶奶眉目一肃,扬声道:“谁在那边鬼鬼祟祟?”她的话音一落,立时便有丫鬟循着声音走了出去,拉开了那边篱笆的莲花门。

  沈黎不由又暗叹一声,这位珍二奶奶真是错行一步。这种时候就该让钟琪和她二姐先行离开,再着人去盘问那边到底是谁才对。这样直接当着正主的面,去将人找出来。万一是个难缠的,除了让钟琪难堪、钟家女孩子名声受堕,又有什么别的好处呢?

  莲花门一开,院中人瞬间脸色发白。那边四位夫人正尴尬的立在门后,其中一位面色惶然的由丫鬟扶着。她的脚边不远处有个鸡蛋大的鹅卵石,想必刚刚这四位夫人也是跟沈黎她们一样的想法,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其中一位却一不下心踩到了那块鹅卵石,导致丫鬟惊呼去扶。

  那几位夫人还在面面相觑,沈黎她们身后却又传来一声惊呼:“少夫人你们怎么还在这,可是三弟妹也记不得客房的路了。”

  一连串又急又高的声音由远及近,沈黎觑旁边的胡夫人一眼,不知道这一位接下来该是什么心情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感谢“御楹媝笙”大佬的打赏,开心的转圈圈;   感谢“简单昵称、苏桐、羽林”的票票。   我今天发的晚了,非常抱歉。   另据说打赏就要加更,连着票票和打赏的份子一起加更了。   我很开心有你们在陪着我,以后我会努力提升笔力的。   为了稳定提升,更新时间改到每日的晚八点半;   给大家鞠躬,爱你们。

2019-11-12 20: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