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谁是邻家子(一)

羡云 仨狸猫仆 2064 2019.11.25 23:02

  花香伴随着夜风一道从窗户口吹进了屋子,屋里的摆设入目皆是奢华。

  顾瑾的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落脚点,这份琳琅满目已经比大哥书房的器具摆设,还要更刺激人的眼球。

  真奇怪,他明知道自己的母亲出自卫家,看待事情却还是像一个格格不入、仿佛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旁观者。

  “公子这边坐,这里实在太过简陋,只能让公子暂时委屈会了。等改日咱们在这边安下了,再给公子好好接风洗尘一顿。”中年男人语调里的兴奋一直没有断过,他将顾瑾让到上首的位置坐了,自己大刀阔斧的在下首的圈椅上跟着坐了下来。

  顾瑾微微笑了笑,没作声。这话说得他实在不好接,他是青州顾家的二公子,却在青州听到别人说要为自己接风洗尘。这感觉,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刚刚引路的侍女,低垂着眉眼端着两盏茶送了上来。中年人的手在侍女的手上一顺而过,又笑道:“去叫厨房里弄几个小菜,再取几坛‘皎月白’上来,今晚我得和公子不醉不归。”

  “皎月白?”顾瑾抬眼,有些讶异。

  皎月白、荷花月、暮夜回是南域最出名的三大名酒,喝起来味道各有千秋,但却都是让人口齿留香、隽永流连的好酒。且因为是世家大族内部所制,很少流到市面,被人称为一两千金还有价无市。

  “是,招待公子可不得用好酒。”中年男人抖着小八字胡,大手一挥笑道,“对了,还没跟公子自我介绍下。我单名一个真,在卫家排第二,厚颜可当公子一声二叔。”

  顾瑾微微笑了笑,从容地欠了欠身:“卫二叔好!”他面上带着笑,对这场会面却已经冷下了那股莫名其妙的心情。想起这段时间的躁动不安,顾瑾在心里自嘲地叹了口气,他终于明白大哥说的那句,你随时可以找我来谈是什么意思了。

  卫真却因着这一句卫二叔,彻底放开了之前的那份假惺惺的端着。他开始唾沫横飞地跟顾瑾说着卫家这些年的发展,以及接下来在青州的打算,如果忽略里面的那股沾沾自喜,或许语气会更显得恳切一点。

  “你大舅舅也很是挂念你,不过他如今管着卫家本家那一大摊子事情,抽不开身。让我见到你,无论如何都要问一句好。还给你带了好多礼物,我明天让人给你送到府里。还有你三舅舅,你别看他性子老实不爱说话,其实心里也挂念你的很,这不他这次来了青州,也很想跟你见上一面。你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一家人自己坐下来吃个饭,好好说会话。”

  顾瑾的神色微微一顿,笑道:“我一直在府里不怎么出远门,交际也不广。之前还不怎么觉得,现在看竟然连几位表兄弟都不如了。”

  卫真大手一摆,笑道:“你是太拘着自己了,年纪轻轻的就该及时享乐才对。我听说你在外边都不让人陪的?”

  大概没料到这个是自己长辈的人说话这么直白,顾瑾被喝到嘴里的茶狠狠的呛了下。他还没反应过来,这份失态倒让卫真很愉快的笑了起来。他摸着自己的小胡子,顺着顾瑾的话接着往下道:“说起你那堆表兄弟,有个人你真得认识下。就是你大姑姑的孩子,现在放在你三舅舅名下的卫鹤之。那小子别看年纪轻,可真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长得又好,咱们老卫家倒腾到一块,也不一定是那小子的对手。当然大侄子你除外,你出身高,长得也不差,就是在屋子里闷久了。要是早点出来练练,不一定比他差。”

  他说着又有些嗟叹,“唉,造化弄人。咱们老卫家最出息的俩个孩子,竟然都是姑小姐出的。”

  酒和小菜已经被侍女悄悄端了上来,大约是顾忌着顾瑾以往的习惯,卫真也只克制着用眼神在对方身上扫了两圈。毕竟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虽然之前信来信往说了大半年。到底不好在晚辈面前太过火,来之前他大哥对他千叮万嘱,要他在事情没有定下来之前决不可放肆。

  他虽觉得大哥小题大做,但到底还是听进去了几分。因此对着顾瑾,倒没一箩筐将卫家的底子全部说出来,只拣着自己认为无关紧要的说了。

  千金一两的酒,顾瑾略微喝了几杯就停了手。他在这絮絮叨叨中有些出神,让自己父王念念不忘,甚至不惜得罪云家也要暗度陈仓的母亲,真的是出自眼前这个所谓的二舅舅身后的卫家吗?

  夜凉如水,青石板街道上静悄悄的,只剩檐角下的灯笼在寒风中一晃一晃的。

  “回世子,二公子今夜去了卫家三老爷在如意楼的落脚点。截至这会,约莫已经有一两个时辰。”长平勒着缰绳,靠近马车旁低声朝着里面的顾韫回禀道。

  这么快吗?顾韫从袛报中抬起头来,想起前世顾瑾在和卫家接洽过后的情形,心里闪过一丝凝重。“咱们的人,还守在那里吗?”

  “是,不过看着那个二老爷不像个顶事的,手底下的人倒是功夫不错。大家伙也不敢靠的太近,怕惊动了院子里暗处守着的人。”长平踌躇了下,还是道:“要不还是换三爷的人过去,属下担心现下这情况,过去的人打探不出什么来。”

  “不必。”顾韫不做犹豫的拒绝了。

  寒风从帘子一角钻了进来,马车里安安静静的,外边的长平没有再说话,顾韫理了理披风上的毛领,思绪似乎又回到了前世那时候。

  “哥,我多希望那个时候你能拉我一把。告诉我,不管我是谁,我都是你弟弟。我在心里念了很多次,可是始终不敢跟你说。”

  带着血的手,狠狠地攥着他的衣角。“哥,你今天能来,我真的很开心。对不起,哥;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一定不会跟你置气。”

  袛报在他手里慢慢皱成一团,顾韫敲了敲车壁。“派人盯紧卫真还有卫鹤之,让人给楼子期送信,约钟愿出来见一面。”

  “是,世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