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故梦难言

羡云 仨狸猫仆 2695 2019.10.27 23:42

  沈黎哭了个酣畅淋漓、痛痛快快,末了抽抽搭搭的用帕子擦了把脸,对着顾韫不好意思的道:“大公子你接着说,我就是刚刚控制不住,不碍事了。”

  顾韫看着一张哭花了的脸,有些心疼也有些忍笑不禁。前世沈黎从没在他面前露出这一面,克制、有礼、进退相当,像是隔着重山重水看着近,实际很远。

  他摸了摸沈黎的头,带着点笑容继续道:“南域四大姓,想必你应该早就有所耳闻。我们顾家是一直在青州的,几百年来没挪过根。先皇下旨在青州建立护军府后,各大家族在这里也跟着建了府。之前跟你说过,王府的一应庶务是钟妃在管着。她比我母亲晚进府一年,心思聪明、谋于成算,以后你应该少不了要跟她那边打交道。“

  两个人前头的话一出,心里都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因此沈黎开口也就少了些顾忌,多了些直接。“钟妃娘娘对你好吗?”

  顾韫拍了拍她的手背,“还算好。”说到这他顿了顿,目光里闪过一丝犹豫,却又继续道:“燕京未赐婚前,钟妃本想让我相看下钟家长房的三小姐。”

  沈黎的眼睛还红着,听了这话先是心里一突,随即扯着顾韫的衣袖笑道:“那肯定对你不错了,毕竟先前是要顾着你未来钟家姑爷的身份。”

  顾韫听出这里面还有别的意思,他毕竟比现在的沈黎多活了二十多年,一眼就能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嗯。”

  沈黎原是以为顾韫会跳过这句话,不想对方竟然老老实实应了。她又气又恼,又不好对着这没发生的事情发脾气,只得扭过一边不理。

  顾韫扶着她的肩膀,有些宽容的叹口气。“钟小姐来过王府很多次,但我从不知道她长什么样。”这话的潜台词,自然是我未曾正眼去瞧过人家姑娘。

  沈黎扭着帕子,觑他一眼。“那多可惜,说不定人家也是倾国倾城的才貌呢。”

  顾韫哭笑不得,想起前世顾瑾跟他感叹:“你不爱这个女人方好,你爱她她反而容易成你甜蜜的负担。”他看着沈黎这会娇态痴憨、黑眸潋滟,心里一刹那间闪过前世对方误以为他不忠后的神情,立时便道:“论相貌,应该不会再有人比得过沈家大小姐。但百样人自有百样人的看法,不会每个人都凭相貌去检视自己的心意。”

  一提到沈家大小姐,沈黎就有心还要呛一句,却又想起容叔叔的嘱托,只得按捺下来道:“我就是随口跟你开个玩笑,你接着说。”

  顾韫捉着她的手,一同靠在床头的大迎枕上。“我不会与钟家联姻,往后也不会与其他家联姻。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自己是已经做好了打算的。”

  “我先跟你说说其他三家:钟家如今进益不前,不足为虑。云家因着母妃的缘故,如今与王府也只是面子上的关系。卫家……“顾韫说到这,脸上露出一点带着嘲讽的笑意。”卫家估摸着会找关系到你这来,他们的心太大,只怕南域这‘不入流之地’还不在他们眼里。总之这家人阿黎你日后记得离远点,免得一着不慎就被牵扯进燕京跟南域的纠纷里。“

  沈黎看着他笑,这寻常的聊天倒像是剥离了他们俩个天然对立的出身。她能听得出来顾韫是在教她辨别敌友,躲避将来可能出现的麻烦。

  握着的手有一层厚厚的茧,是长年累月拿笔握剑积累出来的。肤色倒很白,她都有点自愧弗如。”你对我说的这么明白,就不怕我反身就给燕京去信?我虽在这院子没出去,但外面人怎么看我,我还是能猜得到的。大公子给我个明白话,我可不想自己猜来猜去最后反而摸错了方向。“

  顾韫低着头也去看沈黎的手,不知道究竟怎么回答才好。用谎话胡诌过去是不行的,以前世他对沈黎的了解,她最恨的就是欺骗和隐瞒。可是要如何把起死回生,又回到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说出来呢?

  就算他敢说,她也愿意听。可是有头必有尾,有因必有果。

  他没有把握知道了前世一切的沈黎,还愿意留下来陪在她身边。他知道的,她的依仗从来不在燕京。要真让她知道了前世的事情,眼下南域跟燕京这点事情也绊不住她离开的决心。

  顾韫在踟躇,沈黎也没有催他。她从来不介意等,但介意等来的却依旧是不好的结果。

  “我去燕京迎亲的时候,曾经跟魏世子见过一面。”顾韫终于下决心开了口,他的内心有一股钝痛,却又不得不如此。“我们聊了很多,大多都是关于你的。阿黎,你有一个好叔叔,也有一个好兄长。具体的细节,你师兄不许我跟你细说。但我对他做过承诺,只要我在一日,必定在南域让你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损害。“

  沈黎愕然抬起头,她知道师兄必定会出手,但她没料到师兄居然直接找上了顾韫。

  “所以我将南域的……”

  “师兄应承了你什么?”沈黎突然打断道,她坐正了身子,也抽出了自己的手。“能让大公子做下如此承诺,想必师兄一定跟大公子达成了某种交易。”

  顾韫愣了愣,大抵没想到沈黎的反应这么快。他在心里松了口气,眼里的笑意更盛了点。“没有任何交易,我那时候虽还没见着你,但是也已经知道了这桩婚事的内情。我跟魏世子只达成了一个口头约定,假若有一日你想离开南域,他随时可以接你离开。”

  沈黎呆呆的仰着头,“就这么简单?”

  “是。”顾韫笑着点了点头,“阿黎,我并不是一个以女子终身幸福来交换权势的人。倘若我是这样的人,我该早就娶了钟家那位七小姐。钟家虽然势颓,但是基业还在。如若联姻,对镇南王府的助力肯定会更大。”

  沈黎原本还在惴惴不安的想东想西,结果一听这话顿时弯弯的柳叶眉一挑。“大公子既然这么心心念念那位钟小姐,何不学王爷的,一并娶了来当侧妃。以后咱们东院我是不方便出面应酬的,不如也将一应庶务交给她,这样东西两院都姓钟。钟家虽然败落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不准真能让大公子更上几层楼。”

  顾韫瞪她一眼,没好气的拉过她的手拍了拍。“我给你解释这个,你又说那个。我给你解释那个,你又说这个。那烦劳夫人指点指点,我到底该如何开口才是。”

  “云大哥哥在南域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人儿,哪里是我这等小女子可以指导的。倒不如云大哥哥指点指点我,日后该如何伏低做小才是。”沈黎可不怕他,论嘴皮子功夫,有师兄那毒舌在,嘴再笨总也能历练出几分的。她自己说完这两句,随即也跟着笑了。这样刻薄娇蛮,委实不像她说话的作风。

  两个人笑在了一起,顾韫托住她的腰,俯身在她的鬓发上亲了亲。“你这个称呼倒是很好,之前怕你面子薄,不好纠正你。现下倒好,以后就叫云哥吧。”

  被亲过的地方,仿佛被烈日曝晒过,热的惊人。沈黎不敢抬头,让她发现自己红透了的脸,只得捶了捶他的胳膊嗔怪道:“什么‘云哥’,要是叫下人听见了,还不当背后怎么嚼舌头呢。”

  顾韫托起她的下巴,拇指在对方柔嫩的肌肤上扫过。“这院子里头,都是我母亲亲自挑选的人。绝不会有任何一个多嘴的,咱们夫妻情分好,她们心里反而会更开心。”

  “那也不行,哪有正经人家这样喊的。”沈黎哪里喊的出口,刚刚一时情急作怪,这会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塞进去,当作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有的,改日我带你去见见楼夫人,你就知道了。”顾韫眉眼温和,心里想起前世好友对自己的炫耀以及唏嘘。如今看着娇妻在怀,想着也该是沾沾好友的光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抱歉抱歉,这几天有点点事情。等过去了,我再每天多补点。   给大家鞠躬!

2019-10-27 23: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