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一)

羡云 仨狸猫仆 3986 2019.11.14 20:41

  “你为什么要帮我?”钟琪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她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晶莹剔透的脸上,除了因为流泪太多而有些通红的眼眶,其他的都已经恢复成了常样。说话的语气冷而傲,但是其后所含盖的情感却很简单。

  沈黎望着她,晶亮的眼眸很是温柔。她的心中有万千情绪闪过,然而细纠过去却又暂时理不清原因和结果。因此,沈黎只是微微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不忍、或许是多管闲事,我自己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总之钟小姐若觉得能听,就听听;不值得听,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钟琪似乎有些怔忪,缀满了浅黄色小花的藤蔓被风一吹,立时有细小的花瓣飞落下来。她顺手接了枚细弱的花瓣在手里,静静的端详了一番,而后才低声道:“这会青州,大约有无数人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吧。”

  她的话跳转的太快,沈黎愣了愣随即道:“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她说着往后退开两步,对着看过来的钟琪和黎玥指了指自己,“若不然,我只怕早就只能一根绳子吊死在东华殿了。”

  东华殿,是她正式册封县主时所住的宫殿。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沈黎突然想到了那里,甚至于还想起了那位总是冷着一张脸的惠妃娘娘。

  “天底下有那么多张嘴,你若死揪着别人嘴里的话过日子,那还去嫁什么人,不如索性将头发绞了去庵里当姑子。噢,不对!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要是怕是非,还不如一根绳子吊死更清净。”

  黎玥睁大着眼睛看她,一双眼睛闪啊闪的,末了忽然撇过头去,用帕子极快的摁了摁眼睛。等她回过身头来,眼睛变得跟旁边的钟琪一样红通通的。

  沈黎不由自主的想,这二人倒像极了一冷一热两只可爱的小兔子。她双手交拢在身前,一时间也有些眼眶发热。低头用力闭了闭眼睛,随即才抬起头来对着钟琪道:“今日是我第一次出席你们这边的节宴,不能离开太久。我得去换衣裳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不管怎么样,你的家人里边总是有真心疼你的,去听听他们的意见,也许就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黎玥站起身,目光在周围逡巡一周。随即眼睛一亮,顺手摘过一朵娇嫩欲滴的紫色飞云,俯身别到了钟琪的鬓发上。“人生路还长着,妹妹多往前看。”

  她们俩个起身走出院子,在跨出院门口的时候,沈黎清楚的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谢谢。”

  白净的嘴角微微抿起,她在浓郁的花香中微微笑了笑。

  江水携泥沙冲击而下,无数沟渠成了平地,又有无数平地犁成沟渠;

  正如在人的一生当中,有许多微末之事,发生的时候毫无存在感;很多年后回想起来,却能发现其在自己一生当中,产生的重大影响远超过其他很多意义非常的时刻。

  珍二奶奶在她们甫出院门没一会,就刚刚好出现在前边的甬道里。她什么都没问,只是极热情的上前招呼她们:“少夫人歇息好呢?我刚好在前边遇见了取衣服回来的徐姑姑和青杏姑娘,怕她们迷路就一道领着过来了。耽误接少夫人的功夫,实在是万分抱歉。”

  沈黎的眼角浸染的笑意更深了些,钟家的这几个少奶奶倒个顶个的都是十分有趣的佳人儿。“无妨,正好和三小姐聊了一会天。”

  珍二奶奶闻言眼睛飞快的闪了闪,抬手指着旁边那处绿意盎然的院子,“这里是白芷院,从它穿过去就到了后头的明月花房。少奶奶先去厢房换了衣服,咱们从明月花房那边回去,顺便可以看一看花房秋花盛开的景色。”

  “好,就依二奶奶说的。”沈黎点了点头,那边青杏和徐姑姑快步过来福了福,捧着包袱跟在了她的身后。

  如果刚刚那处院子是百花搭建的篱笆,这边却是别具一格,围墙是用低矮、梗直的小绿叶树做经过修剪后做成的。

  沈黎深呼吸一口,也没多去观赏院中的景色。

  刚刚一遭谈话虽则简略,却也让她精神感觉到了十分的疲惫。且马上又要回到那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宴会上,她不得不抓紧时间将刚刚自己胡乱翻腾的思绪清理干净。

  心里装着事情,换衣服也换的极快。青杏在后头重新给她整理发髻,徐姑姑则主动上前替她整理起了衣裳。两人的视线一触而过,沈黎突然笑了笑。“姑姑,今日辛苦你了。”

  徐姑姑手中动作略微停顿,马上又继续道:“为主子分忧,是奴婢的本分。夫人这样特意言谢,倒让奴婢惶恐了。”

  外边黎玥陪着珍二奶奶在院子中说话,但隔墙有耳有些话终不可说的太直白。

  沈黎微微摇头,伸出手放在了徐姑姑的手上。“我为我先时对姑姑的无礼道歉,希望姑姑看我年纪小的份上不要计较。”顿了顿,她本想继续补充些什么。却又在思付片刻后将余下将未尽的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时机不对,可佐证的依据也不足,再等等吧。

  但尽管她的话还没说完,一直压在心头的那份沉重却不知不觉的减轻了许多。

  也许人终究是需要同伴的,就算手头握有足够的筹码。但太孤独,总容易变得患得患失。

  徐姑姑终于将她的最后一个扣子系好,抬头对她十分温柔的笑了笑,语气里带着与之前不同的温柔和慈和:“夫人比六皇子小三岁,在奴婢这儿还是个孩子。纵有什么,也都不碍事的。”

  “谢姑姑宽怀。”沈黎侧过身去对着屋子中的铜镜照了照,镜子里的姑娘明眸潋滟,眼角眉梢洋溢着与之前凝重完全不同的放松。

  她有些怔然的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随即端正了神色。“我们走吧!”语气恰到好处的贞静自持,让人无法分辨其中蕴含的情绪。

  珍二奶奶陪着沈黎和黎玥回到宴席中,荀夫人和云三夫人一道亲自起身迎了上来。

  兴许是应酬了太久,又或许已经得知了后院的事情。这位矜贵的钟家大夫人,眼睛里终于也有了些疲惫。她的目光从珍二奶奶面上一扫而过,随即欠身向沈黎道:“府中的宴席已经摆好,夫人可还要赏一会戏再过去入席。”

  沈黎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梅园甚广,今日走的太多,倒真有些腹内空空了。”

  荀夫人笑了笑,旁边的钟大奶奶忙凑趣道:“那咱们赶紧过去,不然待会饿着了少夫人,大公子岂不是要觉得咱们太小气,连饭都不给贵客吃饱。”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或许是心境变了的关系,明明这些人与之前表现出来的神态没有任何差别,沈黎却觉得从中居然也感受到了些末的善意。

  大家纷纷凑趣,荀夫人就直接应承了道:“那咱们早些过去,刚刚收到明泉那边的消息,最新一批的‘荷花月’送过来了。先前我怕赶不上,就没安排。这会既送过来了,正好请大家一起尝尝。”

  人堆先是静了一瞬,随即胡夫人捂着帕子笑道:“不得了了,咱们今日这趟可真是来的值!”

  她说着又转过身朝有些不解其意的沈黎笑着解释道:“这‘荷花月’是咱们青州数一数二的果酒,梅园一年只得数十坛。镇南王府虽是必送的,但少夫人今年入秋的时候方入门。‘荷花月’不宜久放,想必还没尝过。今日荀姐姐竟然如此大方,将千金还买不到的名酒放到宴席上来喝。大家伙有幸托了少夫人的面子,终于能侥幸喝上几杯。”

  沈黎笑着颔首,“哪里是我的面子,明明是荀夫人好客。”

  一行人以荀夫人和沈黎为首,浩浩荡荡的转去了明月阁。沈黎心下暗道:“钟家对这个‘明’字,倒是犹为钟爱。她知道的,就已经有明月花房、明泉、明月阁。一座园子这样重复取字的,倒是第一次见。”

  黎玥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拧着眉,在想什么呢?”

  沈黎偏过身,低声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不知道梅园有多少个明字开头的建筑。”

  黎玥撇撇嘴,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荀夫人已经温声回道:“共有八处。”

  沈黎惊讶的眨了眨眼,“这样的数,可是有什么缘故?”

  荀夫人回看她一眼,目光里闪过一丝辨明不清的情绪。“倒不是为什么别的,梅园是老爷在琪儿及笄那年建的,她小字‘明月’,老爷就请大师择风水位,专门在园子中建了八座院子,以此庇佑她一生享乐常安。”

  这话题摊开来牵涉过广,沈黎和荀夫人都很聪明的在一问一答后,转移了话题。

  云三夫人也拉着她,询问了刚刚的情形。涉及钟琪的脸面,她也就挑着几句回答了。云三夫人见无意外情况发生,也就放心下来安静的陪她们走在一侧。

  “荷花月”不愧被众人盛赞,味道入口薄脆清甜、酒意也很温和。沈黎酒量甚浅,却也抵不过那香味,一时不察竟然饮了数杯。

  幸好云三夫人在一旁守着,见她面颊绯红,忙止住了她的杯子。“阿黎别贪杯,‘荷花月’后劲不浅,喝多了小心回去后身体不舒服。”

  沈黎忙放下杯子,在心里庆幸着轻吁了口气。她来的路上劝顾韫不要贪杯,若是自己反在宴席上喝多,回去后怕是不好交代。

  她放下杯子,其他人倒还在畅饮不停。

  ‘荷花月’平日千金难得,只在钟府和几个世家中流通。今日难得能饱个口福,便是矜持惯了的夫人们也都变得贪杯起来。

  身为主人的荀夫人因为要照顾客人,倒没怎么动杯子。她见沈黎不过三四杯就放下了杯子,立刻带着些担忧的语气问道:“夫人可是觉得这酒味道不大合口味,要是如此,我马上吩咐下人去换夫人喜欢的来。”

  沈黎用帕子摁了摁有些发热的脸颊,摇了摇头。“不,这酒很好。只是我酒量甚浅,不敢多喝。”

  “原来如此,劝酒我就不多劝了。夫人既不能多喝,那尝尝席上的菜式。”她说着又转过身吩咐一旁伺候的珍二奶奶,“用干净的碟子,夹一块那个蟹酿橙请少夫人尝尝。”

  “是,母亲。”珍二奶奶笑着应了,又在后面丫头捧着的盆里重新洗了一遍手,这才用新的银筷子给沈黎夹了一小碟放到她跟前,“夫人尝尝,合不合意?”

  沈黎是吃惯了自己夹菜的,这会见荀夫人和珍二奶奶都在盯着自己,顿时觉得好不适应。但这是席上约定俗成的规矩,自然不好推却。只得硬着头皮尝了一口,连味道都还没尝出来就赞道:“不错,这宴席上的厨子手艺很到火候。”

  另一边伺候的钟大奶奶不由笑道:“得少夫人开口赞赏,是家下人的福气。传话下去,给做这道菜的厨子,赏一袋银锭子。”

  “是,大奶奶。”

  珍二奶奶又笑嘻嘻的给她分别夹了酒糟鸡、松鼠鳜鱼、荻芽河豚羹、一品豆腐,一定要看着她挨个尝一口方才放过去。

  沈黎推却不过,到最后也索性安下心来,慢慢品尝起了送到面前来的菜式。

  反正从厨艺水平上来说,钟府的厨子确实要比镇南王府的好得多。也就事事讲究的云庄,方能匹配的及。

  云三夫人在一旁怕她吃的过抱,容易积食。沈黎一放下筷子,马上就给她倒了一杯绿桔蜂蜜茶,看她小口喝了,方才放下了心。

  吃饱喝足,沈黎正好想着趁此机会去逛逛梅园,也免枯坐在这里,听着众人无趣的闲聊。

  因此用手帕净过手后,她就跟一旁的珍二奶奶道:“我去外边走走消消食,还劳二奶奶帮我跟荀夫人说一声。”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大概明天十点半之前二更,出了点事情

2019-11-14 20: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