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至深至浅家族

羡云 仨狸猫仆 2308 2019.10.23 11:30

  青州顾氏、骞州钟氏、陵州云氏、安州卫氏,被誉为南域四大顶上家族。

  南域十州的兵、矿、工、商,这四家几乎占据了一大半的资源。

  沈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书页,这可真有点意思。

  燕京是这样,南域也是这样,做主的都是世家大族,君王的力量反而很有限。

  若单单是主昏臣智,这局面倒好解。偏偏如今主不昏臣不蠢,造成了两相煎熬的局面。

  沈府受今上和东宫的庇护一举做大,是大家眼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孤臣。主胜则沈府盛,主败则沈府灭。

  她四岁离开沈府,后面再没跟沈府的人接触。但大江南北,沈府的名声在士族与百姓间却很旺。这不仅是沈氏对追随君上破釜沉舟的孤注一掷,更是因为沈府无人能及的两儿一女。

  沈家大公子年二十三,十五岁以东朝最年轻的状元身份入翰林院,后转六部轮值。如今不过七年,已是东宫三少之一的太子少师。

  沈家二公子年二十二,十四岁与陆家长子并列武试第一,后为避嫌被皇帝钦点为当科武试榜眼。一直效力于天子三禁卫之一的天武卫,现下已是天武卫统领。

  而沈大小姐之名更甚两位兄长,她以美貌闻名于市井,又以才识智慧传于高门。

  按理说这样聪明又美貌的女子,该是政治场上最佳的利器。就沈黎了解到的消息来看,上京中为沈大小姐倾倒的贵族子弟绝不在少数。

  这些贵族子弟大部分出门于高门,背后的家族在燕京乃至整个东朝都有很重要的地位。

  如若君上和沈家真要为了破开当今的局面,沈大小姐当是他们最好的武器之一。

  甚至有人为此开过局,赌沈家这朵倾国倾城的名花最后会落到谁家。

  然而随后燕京赐婚南域嫡长子,南域却又上书求娶沈家女。世人眼里沈家只一个女儿,南域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大家出手接招,都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随意。唯独处于弱势的沈家,很认真的接了招。

  放养在外的四女儿强行去要了回来,随后塞到了赐婚的圣旨上。

  与沈家大小姐如出一辙的眼睛,与沈大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型;外人只要一看沈黎的模样,再加一番回溯旧事,就都知道她的身份没做假。

  沈府铁了心不要脸保大弃小,自然不会去考虑小女儿的痛苦。

  她在这世间真正的家人,从没征询过她的意思;就像十二年前被突然送到别庄,十二年后回来代姐应嫁。

  世人的劫难,各有各的形状;而沈府是压在她前十六年最大的一个劫,咽不下去丢弃不了又无法与人说;

  她小时候特别黏容隐,恨不得跟块糖一样粘在他身上,去哪里都要跟着。偏偏又惧怕惹的容隐厌弃,而收回递给她的手。

  那时候她还不到五岁,却已经很能看懂大人的情绪。即便容隐对她宠护到了极致,可她的性格里依旧带着敏感自卑。

  这种性格煎熬了她十六年,时时像个小火弹一样滋滋燃着引线,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引线烧完就炸了。

  幸好容隐懂她,嘴毒、护短的师兄看透了她。

  沈府的替婚,是点燃小火弹的最终引线,却也是割掉这个脓包最趁手的利器。

  往前她不必再承受沈府无孔不入的阴影,就算将来在南域过得不幸福,她身后还站着云庄和师兄。

  世间的道路千万条,她不心甘情愿扛着,没人能逼迫她。这世间总不会再有,大过父母血脉的羁绊。

  这事换别人,甚至就是她那位大姐,也许都会比她更决绝、更潇洒。

  但她这样执拗和拖泥带水的性格,却只能用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让她走出来。

  就如容大庄主说的:“宁天下人负我,绝不我负天下人。”

  她不愿欠不喜欢的人一点点的恩情,必须要还的干干净净甚至还有多,才能理直气壮的活着。

  容叔叔点着她的额头:“这是我见你最后一次退步,再有下次我必不饶你。”

  随即容大庄主遣人北上燕京,以“沈黎与沈府一刀两断为前提”的唯一条件,答应这桩婚事。

  她可以是燕京的洛阳县主,是北地的宗室女,但绝不能再是沈家四小姐。家谱、族谱除名,在断恩书上摁上沈家家主与沈黎的指印。

  每一步都十分稳妥的,把所有的退路与空缺堵死,是真正的、斩筋断骨的再不相干。

  在这中间,沈黎没有见沈府任何一个人,甚至都没有踏入燕京。

  东宫与云庄交换的条件,沈黎只需在成亲前三日入京。

  这三天沈黎在沈府完成了受封、赐婚、礼训三个仪式,全程恭敬有礼,便是最古板姑姑也没能挑出什么错来。

  容叔叔曾经叹息过她的性子,对什么心灰意冷到极点的时候,反是能做到最好的时候。

  窗外的蝉声一声胜似一声,如同云庄夏日晚上池塘里的蛙叫声一样喧嚣不已。

  沈黎一点点的按平书页的褶皱,不知不觉又叹了口气。她的心一点点的沉静下去,再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这时候更清醒。嘴角弯起来,眼尾露出来的神色也是柔柔的。

  腕上的玉镯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着,带着清暑静心的凉意。

  南域的世家大族,一个个在她面前展现开来。遮蔽了世人耳目的隐秘,也一点点的被剖析开来。

  沈黎用手抵着胸口,默默的在心里喊了句:“容叔叔。”

  这是她每当遇到什么只能自己解决的困难时,惯常用的动作。似乎只要这样一喊,就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新生活已经铺开,同床共枕的人目前也很好。

  从没有独自去闯荡一番天地的沈黎,突然很想为自己去试试。

  她是不能只窝在内院,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内宅女子的。她需要过得很好,比这世上很多人都好。这样才能让自己心甘情愿丢掉那些过去,去适应新的生活。

  纵然将来那些人前程似锦,但她在南域也要是另一番好风光。

  悄悄话:

  这几章其实就是侧面交代这本书大致的背景,以及女主上世为什么会悲剧的原因;

  原生家庭带给她的一切都太糟糕了,简直就是把她锁死在了黑暗里。而云庄跟师兄是她仅剩的光,偏偏这个光上世也没长久(后文会交代)

  而前世顾韫是一个么得细腻感情的工作机器,他的担子太重了。一个基石不太牢靠的领导者(后文会慢慢交代为什么不牢靠),对于沈黎他能分出来的时间也很有限。

  所以你很忙而我很容易多想,旁边的人稍微搞点小动作,翻船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的。

  PS:又多了一个小可爱,开心~

  请大家也跟我说说话嘛,其实是因为不知道到底自己写的表达好了没,嘻嘻。

  请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下午还有一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