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造势起往事露风波

羡云 仨狸猫仆 2198 2019.11.04 13:44

  卫姑姑一来,冯夫人立刻偃旗息鼓不敢多嘴。

  沈黎心下奇怪,面上却仍然只是一派笑意。见事情由卫姑姑定下了,就笑着道:“卫姑姑既分派完了,那我和大公子就不在此多做盘桓了。”

  卫姑姑敛身回礼:“分派不敢当,都是依着旧例办事罢了。眼下节礼将近,大公子和夫人一定诸多事忙,就请去忙吧。”

  顾韫对着卫姑姑点了点头,又对着一旁默然而立的顾瑾道:“二弟也一道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找你。”

  顾瑾低着头应了,也不再做声,跟着顾韫他们一道出去了。

  冯夫人在背后无声的张了张嘴,等触及到卫姑姑看过来的眼神,又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去。她在此刻似乎有无尽话,却又无法说出来,只得凄凄切切的看着顾瑾他们走出去。

  卫姑姑见屋子里转瞬空了下来,也不打算多留。蘅兰院的主子上不得台面,这是阖府都知道的事情。大家暗地里都在惋叹二公子摊上一个这样的生母,却又都妒羡王爷对二公子独一份的宠爱。

  “夫人,王爷的脾气您是知道的。愿您莫忘了王爷跟您说过的话,今日虽有大少夫人给您开脱,王爷少不得要给个面子。但这样的脸面绝没有两次、三次的道理。往日二公子还小,府里顾念着他的面子,不好怎么动。如今二公子既大了,您要再这么三不五时的闹一场,只怕将来出个什么就由不得您了。我话到这里,夫人自己好好想想吧。”

  卫姑姑带着人去了,守在冯夫人跟前的婆子忙对着一旁的丫鬟道:“还不快收拾了地上的碎瓷,要是待会伤到了夫人,仔细你们的皮。”

  丫鬟们忙仔细的收拾了碎瓷,等到屋子里没了外人,冯夫人才猛地拉着老婆子的袖子,埋头哭道:“这日子我真的受够了,奶娘。我豁出了命来保他,他却对我半点都不亲近。”

  老婆子扶着冯夫人,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再忍忍再忍忍,等咱们二公子再大点,泼天的富贵在等着您呢。”

  冯夫人用帕子摁了摁脸,抽抽搭搭的道:“也不知道再这么煎磨下去,我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你瞧瞧卫芙这做派,这是眼见着阿瑾大了心思也跟着大了呢。”老婆子忙一把掩住她的嘴,又左右瞧了瞧。等见四周无人,这才正色道:“夫人慎言,咱们都已经熬了这么多年,可不能前功尽弃在这会。王爷的打算您是知道的,卫芙再怎么折腾也越不过她的身份去。咱们在一旁老实看着就好,西院的主儿可也不是好相与的人。

  冯夫人叹口气,素净又柔美的脸上一派愁绪。“也只能这样了,我一个无依无靠的人还能怎么样呢?”她站起身看着院子里那株玉兰花,凄苦的笑了笑:“这玉兰树有多少片叶子,每年开多少朵花,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奶娘,你说我当年做错了吗?若是不那样,我如今至少也能享个天伦之乐,母慈子孝。”

  老婆子在一旁劝慰道:“都是为了二公子好,等将来他会明白的。”

  冯夫人的目光一转,落到空空落落的院子里,怨恨取代了之前的忧愁。“等着吧,等到了那日,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婆子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沈黎回了院子,对着顾韫道:“正好今日庄子里送了新鲜的鲟龙鱼来,云哥你先带着二叔去说说话,等小厨房把饭菜做好了我再让人去请你们。””

  顾韫点点头,又转过身对着顾瑾道:“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顾瑾低着头应了,转身自己去了书房。

  等顾瑾的身影消失在了东厢房,顾韫这才回过身抓过沈黎垂在袖子里的手。他也没问,直接伸出手去揉了揉腕骨的位置。

  沈黎没提防,直接痛呼出了声。她捧着手眼泪都激出来了,波光潋滟的聚在眼眶里,瞪着顾韫。“你故意的?”

  顾韫没让她抽回去,只是牵着她走回屋内,又对着一边的青杏吩咐道:“去把我之前拿进来的那个紫色盒子拿出来。”

  青杏虽然也担心沈黎的伤,但是顾韫的吩咐她自然不好不听。只得担忧的看了眼沈黎的手,去取顾韫要的盒子了。

  顾韫又对着一旁的乌蔹道,“去取个热炭炉。”

  沈黎能感觉得出顾韫在生气,却又不知道他在气什么。明明是她受伤了,怎么搞得好像他还很委屈一样。所以见顾韫不说话,她干脆也就闭着嘴不说了。

  青杏跟乌蔹取了东西来,顾韫打开紫色盒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正正合乎大小的玉盒。顾韫剪了一块纱布,涂好药膏又覆了一层药布后才将银炭炉裹在了里面。

  旁边站着四五个丫鬟,他也没指挥别人,自己又去绞了个热帕子盖在了沈黎的手腕上。目光沉沉的,脸色也是。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都不敢做声了。

  沈黎原还在赌气,见着顾韫这样细致也觉得心下过意不去了。她用眼神示意了下旁边的几个丫鬟,大家都悄声出去了。等屋内只剩她和顾韫,沈黎这才放柔了声音。“刚刚冯夫人也不是故意的,我是更加无辜,云哥你这是在生我们谁的气呢?”

  顾韫身子坐的笔直,手却轻重有度的在帮她揉着手腕。听见她求饶,这才抬头看她一眼。“以后就算要去调和,也要注意安全。你的手本就有伤,自己还不注意。要是有个好歹,将来怎么好?”

  沈黎的脸色变了变,她的来历是不怕人查的。以南域的底蕴,不可能娶一个不知底细的燕京宗室女。但她手伤的事情,便是在云庄知道的人也就近身的几个。她眼神复杂的看着顾韫,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来了。不,这已经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肯定了。

  顾韫其实知道自己的话有破绽,但是他太急了。前世沈黎的手由于一直不太注重养护,到后面连碰都不能碰,一碰就钻心的疼,更莫说提拿接物。刚刚沈黎虽然没怎么表现出来,但他一双眼是时不时要往她那边放的。一丁点不对劲,立刻就能看出来。

  药膏已经烫软了,顾韫揭开来给沈黎一层层的缠上,最后稳稳的轻轻的打了一个结。他将沈黎搂到怀里,沉沉的道:“咱们年纪还这么轻,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府里的事情也好,其他的事情也好,但凡于你身体有挂碍的,都可以往旁边放放。阿黎,我只要你好好的,你明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