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二)

羡云 仨狸猫仆 3093 2019.11.15 23:01

    老婆子面色一变,没料到自家二爷胆子这么大,竟敢在今日这样内眷云集的时候把朋友带到明月花房来。

  她犹豫着看向沈黎和黎玥,“夫人,真是不凑巧。这里既有客人,老奴服侍两位夫人往别处去休息吧?”

  黎玥苦着脸看了眼自己的腿,她是实在不想走了。这一路走来已经费了老大的力气,又刚吃完饭没多久,本来就是提着气奔着休息来的。好不容易爬上来又要走下去,再到下一个休息处,还不知道要多久。

  可是上面确实有人,又都是男性。虽然她已经成亲了,不用守那么多避讳,但这样贸贸然的上去也实在失礼。

  她想了半天,发现确实没有第二条路好走,只得叹口气正要应下。

  沈黎却突然淡淡开口道:“来不及了。”

  她们这一堆人上来,动静不小。上面的人,要是有机敏警觉的,肯定会察觉到她们的到来。

  沈黎留意到就在黎玥冥思苦想的这一会,昆云亭上面已经没有人说话了。

  她微微仰着头,以一种奇异又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上面。

  她刚刚似乎隐隐约约听到其中有一道似曾相识的声音,像是在某地某个极为深刻的场景留下过很深的印象。

  她可以肯定那绝不是一次普通的场合,那个记忆里的声音也绝不是萍水相逢的寥寥之谈。她的目光无意识的在周遭扫过,最后停落在一旁的黎玥身上。

  脑海里似有一道白光闪过,熙春楼,那场辩论,当时那个屏风后的人!

  沈黎不由得后退一步,又猛地停了下来。她一把抓住黎玥的手,嘴唇颤抖着张了几下,就要开口时,她看到了黎玥茫然的眼神,于是涌到喉咙口的话又瞬间停了下来。

  是了,这世上不说声音,便是相貌,也可能出现,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情况。那么现在她只是听到声音像,也不能说明什么。

  一念至此,沈黎满怀激动的心情顿时平复下来。她的眼睛低垂着,脑海里继续回忆着当年那场酣畅淋漓的并肩战斗。

  偶尔也会再次想到亭子上面那道声音的主人,不知道是不是茫茫人海中真有这样的缘分,竟然能远隔千里相遇在另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过道里的风大而凉,因为走路催生的闷热在静立的过程中一扫而尽。

  就在这一片寂静中,探头探脑的小厮从山壁后露出小半个脑袋来。

  老婆子等到这会,已经知道自己今日这趟差事办差了,回去后必少不了大夫人的一番训斥。但事已至此,少不得只能设法补救一番。

  对比起二爷的生气,她还是更担心因为小厮不长眼,而冲撞了两位夫人带来的后果。

  “鬼鬼祟祟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滚过来给少夫人和楼夫人请安?”

  “啊。”那小厮先是一呆,随即猛地反应过来。能被府里大夫人身边,得脸的老婆子这样捧着的少夫人,那不就是燕京来的洛阳县主。今早他还听到二奶奶送二爷出门的时候,提了好几嘴。

  小厮一时也顾不得回去跟自己爷打招呼,忙从山壁后边紧走几步下来,先是作揖又想着要跪下。结果左脚拌右脚,差点直接踉跄滚到沈黎她们面前。“小的二六,给县主……不,少夫人还有楼夫人请安。”

  二六,二爷六六大顺吗?这位钟家二爷倒是会取名字。

  “起来吧,上面是你家二爷在招待客人吗?”沈黎拂手让他起来,温声问道。

  “是……是的。”大概是太紧张了,小厮答的磕磕巴巴的。

  “夫人问你话,有什么就答什么,慌张成这样是前天夜里做了贼吗?”老婆子见小厮这样,不由开口训道。

  沈黎闻言看了眼黎玥,对方朝她无可奈的微微耸了耸肩。

  沈黎不欲跟那个老婆子在这种地方计较,因此只是出言安抚二六道:“你别怕,你家公子既在上面待客,那我们就不上去打扰了。你上去服侍吧,我们现在就回去了。”

  “二六,你做什么呢?叫你下来看什么情况,半天磨磨唧唧的也不知道赶着上去回个话。”带着呵斥的声音,从山道上转了出来。

  沈黎抬起的脚步不得不又放下,她转过身去,跟那位因为一干女眷突然出现在眼前,而变得目瞪口呆的钟二公子打了个照面。

  对面的人先是迷迷瞪瞪看了她们一眼,随即瞬间满脸通红转过身去。他身子背着,只往后拱着双手道:“抱歉抱歉,不知两位夫人光临此地。冲撞之处,还请海涵。”

  倒还算有点教养,知道避过脸去。

  黎玥拉了下沈黎的手,扬声道:“我跟少夫人在下边游园子,逛累了就想找个亭子歇一歇。不想真是凑巧,竟然跟二爷凑到了一块。我倒不知钟府的规矩,竟敢在女眷众多的时候,携这么多外男进入内院。”

  钟炘心下叫苦,又偏偏无法分辨。这事放在其他女眷身上,他倒不用担心。但竟然好死不死,刚好撞上顾韫的新婚夫人。

  镇南王府本就是王爵之府,这位少夫人又是皇帝钦封的洛阳县主。一想到接下来因为今日的冒失,将要带来的后果,钟炘恨不得就在此地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他被楼夫人问的哑口无言,只得艰难往后抱着手赔罪道:“少夫人,我真不是故意的。要知道您要来,我一定早拉着他们出去。不不,打死我今日都不敢带着他们进来。”

  “喂,钟炘。你和你家二六怎么回事,下来一个不见回一个,难道这里有吃人的妖怪不……不成!”

  最后两个字像被人掐住了喉咙,只勉强露出了一个含糊不清的气音。

  他还在干瞪眼,不知道如何是好。上面余下的人大约是等急了,竟然一个接一个从亭子里走了下来。

  他们本来兴味非常,打定了要借这个机会,再好好取笑一番磨磨唧唧的钟炘。结果等看到钟炘背后的女眷,顷刻间消声哑语。彼此左瞄右觑,如同学堂上第一次被夫子提起来答问的学生,束手束脚不知如何是好。

  这转道口就那么宽,人一多顿时显得拥挤起来。大家不得不你挤我、我挤他,最终把转角处挪腾的严严实实。

  沈黎的目光从一溜人身上滑过,又想起刚刚那个如空海花铃一样十分悦耳的声音。只可惜对面的人都在目光闪躲或避开他处,没有一个像是能发出那道声音的人。

  钟炘心里咬牙切齿,口中还得缓和场内气氛。“我们已经在上面休息了许久,少夫人和楼夫人既累了,就让柳妈妈服侍着上去歇息一会。我们这就走,绝不打扰两位夫人。”

  大家一听,顿时纷纷拱手附和道:“是是是,确实到了该走的时候。少夫人和楼夫人请,我等这就下去。”

  沈黎微微欠身,“多谢几位公子相让,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不,少夫人客气。您尽管请,我们先告辞……”旁边的人猛地拐了他一肘子,说话的人牙齿差点咬到舌头,又醒觉过来马上改口道:“那我们先告退了,少夫人慢行。”

  那人说完,众人依次大气都不敢出,逃难似的从山道上快步往下走去。

  等那些人只远远的剩下一个背影,黎玥这才像是憋了半天捂着肚子笑道:“我差点没忍住,笑死我了,一个个跟个鹌鹑似的。容易,你不知道她们平时多嚣张……”

  沈黎微微笑了笑,正要说话却突然皱了皱眉。她转身往亭子那边的山道方向转去,一个穿着浅紫色华服的青年,正步态悠然的从转道口走出。

  他的眉目像锋利的刀刃,露出的表情却又如同三月的春风,小小的痣点缀在他的眼角,给他俊美的脸上又添了一丝禁忌的艳色。

  刚刚还捧腹大笑的黎玥,顿时猛地收住了自己的笑容。因为过度仓促用力,一张脸被胀的通红。

  沈黎朝着对方欠了欠身,心里浮出一抹奇怪的感觉。她想,这个人应该就是刚刚那道声音的主人。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当年屏风后与她一唱一和、堵得满场人哑口无言的人。

  那个青年目光清淡的随意从她们身上掠过,就在要不声不响移开的那一刹那,他忽然看见了沈黎未低头时的脸。

  她的神态安然端庄,却又在眼角眉梢偷偷露出些不易察觉的好奇。眼窝的轮廓很深,笑起来眼睛会弯成一泓新月。姣好如樱花的嘴角,抿紧后会露出旁边的小酒窝。

  青年的手无意识的拽过自己腰间垂着的一枚吊坠,握紧在手心。他的眼睛有如实质从沈黎身上逡巡来逡巡去,目光大胆而无礼。在触及到对方挽起的发髻时,面目上的表情有如重锤一般,顷刻破碎下来。

  沈黎疑惑的抬起头,瞧见对方神色变幻莫测的看着自己。她心下微微一动正要开口相询,却见对方突然哑声开口:“你是谁的夫人?”

  柳婆子还没反应过来,一直在后边默不作声的徐姑姑突然往前一步,躬身禀道:“回这位公子,这是我们镇南王府大公子的夫人。”她的语气谦和,动作却不卑不亢刚好几步挡在了沈黎跟前。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第二更。   又是断网的一天,等好了再修。   给大家鞠躬,谢谢!

2019-11-15 23: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