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散本戏五

羡云 仨狸猫仆 3719 2019.11.11 15:31

  楼夫人提到钟琪,沈黎自然就想起了那晚顾韫与她交心时说过的话。不过如今观楼夫人神色,想来顾韫那日还说的含蓄了。

  “这事,我倒确实听大公子提过一句。”她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侧过身去看着楼夫人。“姐姐特意提她,可是还有话要交代?”

  楼夫人稍许沉默,眉梢不易察觉地紧了紧,却又很快恢复神色,笑道:“公子那边想必已有略述,我提这一嘴,也不过是让夫人有个准备。”

  这明显是有话要说,却又因为顾虑到什么而坎坎坷坷。能让一个爽落的人这样纠结,未出口的话可能是于她有妨碍的。

  念及此,沈黎笑着道:“姐姐有话尽管说就是,纵有为难处,妹妹听后只记在心里,也断无旁人会知晓。”

  楼夫人叹口气,“我这话若不当听,夫人就随便过个耳。只是受人之托,又于夫人确实没什么大碍,我推却不过方才应承下来。南域这边的局势,夫人想必也有所了解。您的身份特殊,暗地里想要借着这个作势的人不少。钟琪这样的性子,又是钟家人。明晃晃的现成枪炮,有心人绝对不会放过。以夫人的聪慧,想必也一定有所预料。所以我不得不多提这一句,便是关于钟琪的。她虽性子不好,却有一点:绝不是那种暗地里使刀的人。”

  沈黎心中浮起一抹兴味,眸中流光碎影闪过,倒有些好奇那位能说动楼少夫人的人。“夫人是要我后日提防有人借刀杀人?”

  “是。”楼夫人苦笑一声,“话说到这里,我也不瞒夫人。我来南域两年多,出门跟人打交道却极少。一则是我的身份,二则是我性子执拗,不耐烦与人周旋。所以南域这些女眷里面与我走的近,还能彼此相亲的实在不多。偏偏这有限的唯一一个,却刚好入了钟家的门。王府如今跟钟家越走越远,相公也多有对我劝说。但我是拧惯了的,小时候如此,大了更加改不过来,希望夫人不要以此见怪于我。”

  钟家人?沈黎想起顾韫对钟家的评价,不由好奇道:“不知是钟家的哪位少夫人?”她说着又认真补充道:”姐姐让我不要见怪,我却想说我也是与姐姐一般性子的人。后日的宴会说不好就要出来几句口角,姐姐跟我提前说声,到时候也免得我伤及自己人。”

  楼夫人撑着桌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眉心处垂下来的南珠晃荡的仿佛要坠落下来。“我果然没看错人,夫人的确值得我以故人称道念了几年。”她伏过身子,对着沈黎轻声道:“我姓黎,是黎家排心字辈,闺名心玥。不过在此处,只取了后头一个‘玥’字。夫人若不见弃,可以闺名呼我。至于托我说情的那位,她是钟家长房的三奶奶,三公子钟愿的媳妇。”

  楼夫人报了自己的闺名,沈黎有心结交,自然要投桃报李。“玥姐姐口口声声说把我当知交故人,言语间却仍是客气的很呢。我名字玥姐姐是知道的,表字有些出奇。长辈寄予我一生平平顺顺,所以取为‘容易’。”

  这何止是出奇,简直是闻所未闻。黎玥惊讶的睁大眼睛,过了好半会方才道:“虽未听别处出过这样的表字,却能从中看出妹妹这位长辈的一片拳拳之心了。既如此,我往后就在私底下唤你为‘容妹妹’”可好。”

  “当然好。”

  容妹妹,沈黎不由自主的弯了弯嘴角。竟然无意中契合了容叔叔的姓,使得那份私底下的依赖近乎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来。

  不过说到钟家长房,虽然沈黎不大记人名,但关于钟家她还是仔细留了一耳朵的。钟家如今力捧的是长房的钟原,但乌蔹说过顾韫这边更欣赏长房的庶子钟愿一点。

  想到前头顾韫的态度以及乌蔹的话,她挑眉望向楼少夫人,道:“姐姐先前的话我明白了,姐姐且把心放回肚子里,我自有定论,到时候绝不教姐姐为难就是。”

  两个人又说了会话,等到中午用了饭楼夫人方才告辞离去。

  到了第三日卯初,青杏几个早早的起来梳洗了,分成两拨人。一拨往内院去服侍两位主子梳洗着装,一拨往垂花门那边去检查出行车马及行装。

  屋子里顾韫早就起了,等她们将热水提进来就先去了耳房梳洗。沈黎昨日一直在忙着筹备府里十五日晚的各色礼事,脚不沾地的连口水都没时间喝。晚上也歇息的晚,此时被唤醒好半天还有些迷糊着醒不过神。

  水红色的单绸衫妥帖的附在主人身上,在灯下发着浅浅的柔光。美人星眼半睁、似醒未醒,顾韫转过屏风刚好看到沈黎这幅模样,他收敛起心下的悸动,用刚刚还带着水汽的手贴了贴对方的额头。“快起来,待会过去还有好大一会闹。得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不然身子撑不住。”

  沈黎懵懵然的顺着他的手蹭了蹭,等那股凉意顺着额头传到她脑海里,她才猛地醒过神来自己刚刚在做什么。端重、矜持,“轰”的一声,她的脸瞬间比案几上那红烛还要红的多。

  她悄悄抬眼看了眼顾韫,对方已经背过身往架子那边走去了。只是声音里,明显带着三分笑意。“先起来,我去给你绞个帕子净脸。”

  沈黎哪还敢耽搁,慌忙趿着绣鞋起了身。

  他们两人的梳洗,有顾韫在的时候从来不用下人伺候。因此青杏几个只在那边给他们将待会要穿的衣服备好放在香笼上熏着,又将沈黎的妆匣取出,预备着待会要用的首饰。

  一通忙下来,东方已是有些发白了。

  莺蓝从食盒里将早上吃的早点挨个放到小圆几上,又轻手轻脚的摆好了碗筷。“厨房里新做的杏酪鸭子粥、燕窝鸽蛋汤。里面就几滴油汁,混个味儿不腻,主子放心多用点。”

  沈黎亲自给顾韫盛了一碗汤,笑着打趣道:“庄子上送来的那几只鸭子还没吃完吗?我怎么瞧着这几天的食材尽围着这个转了。”

  “已经是用完了,今天就只一道汤了。七八年的老鸭子,炖起来十分香美。说是姑爷喜欢,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连着几天上这个。”莺蓝在一旁也跟着笑回道。

  顾韫低着头慢慢喝完一碗汤,这才带着点笑意道:“都是庄子上几位老人的心意,年年也就这么一回。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叫她们另备了上来。”

  “我倒还好,不大挑嘴。只要收拾的干净,不带那些腥味就可以。”沈黎喝了小半碗粥、一碗汤就放下了筷子,“这杏酪搭鸭子熬粥倒是别致,云哥你多用点。”

  两个人用完早饭,漱了口这才起身让青杏几个服侍着换衣服。

  顾韫一身玄色的金线暗纹绣麒麟的袍子,外罩水色银丝绣褶子衫,里面的中衣只露一个亮白色的银绸交领。他身量极高、肤色也白,性子本就端谨,再加金冠玉带一束,更显得剑眉如墨、气势逼人。

  沈黎在一旁给他理了理里面的中衣交领,又接过青杏捧着的玉佩及其他挂件亲自给他系上。“待会去了席上少喝点酒,你上次酒醉回来可是连着难受了两天。”

  “嗯。”顾韫点头应了,过了会又补充道:“好。”

  窸窸窣窣一早上的功夫不过几瞬就过了,一路上马车晃晃悠悠的,沈黎差点就此睡过去。幸好,还记着今日场面重要,一气借着顾韫的手喝了好几杯浓茶,方才精神好了点。

  等进了今日举办节宴的梅园二墙门,从帘子缝隙处已经可以看到外头垂手侍立的下人。

  顾韫倾过身来,替她拢了拢披风,又在她手上捻了捻,目色温和,“我先去了,要是席上遇到什么事,让乌蔹她们找人去前院找我。”

  沈黎点点头,初始还没觉得什么,等顾韫转过身就要下马车,她却突然又生出一缕慌张,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已经伸出手拉住了顾韫的衣角。

  顾韫回过身瞧见她面上一闪而过的惶然,不由心下一软。“别怕,万事有我在前头担着。”他说着忽然也觉得有些放心不下,想了想又隔着帘子对外边等候的长安道:“去看看云府的马车到了没有?”

  外头长安还没回话,已经有一道爽朗的声音接口笑道:“我跟云夫人都到了,就等大公子带着沈妹妹过来了。”

  沈黎一听就知道是黎玥的声音,又听到说云夫人也到了。瞬间顾不上先前的惶然,忙推了推顾韫,指指外边,急声道:“咱们快出去,别让三舅母和玥姐姐等久了。”

  顾韫嘴角弯了弯,墨黑的俊眼里闪过无数柔光,自己先撩起帘子下了马车又亲自扶着沈黎下了车去。

  站在楼夫人旁边的中年妇人大约四十来岁的年纪,穿着银红纱衬衫,外罩着铁线青纱褂子,玫红单纱裙,青色高底儿花鞋。面貌端庄文雅,看人的时候带着一股祥和之气。见着沈黎望过去,就对她点头笑了笑。

  黎玥在旁先上前来携住沈黎的手,打趣道:“幸亏我聪明,知道咱们大公子舍不得夫人独自进去,早早就请着云三夫人一道过来等着了。”

  顾韫上前给云三夫人见礼,沈黎也忙迎着云三夫人的目光走过去端正福身道:“甥媳沈氏见过三舅母。”

  云三夫人一手扶起她,又一手拉着顾韫。两厢看了看,方才柔声道:“都是一家人,无需如此客气。我早听云开说起阿黎你,今日一见方知云开果真福气不薄。”她说着又从旁边丫鬟手里,接过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楠木锦盒递给沈黎。“这是做长辈的一点心意,阿黎千万不要嫌弃。”

  沈黎忙双手恭敬的接了,又谢道:“舅母赏赐的,定是顶好的。甥媳感激还来不及,如何会嫌弃。”

  弯弯的眉儿下面一双水汪汪的眼,粉团脸儿上时刻带着一抹柔净的笑。言辞应对不卑不亢,既端庄大方又带着小儿女的娇气。云三夫人在心下中意的点点头,又侧首笑看顾韫一眼。“阿云先去前厅吧,别叫主人和其他贵客久等。”

  顾韫恭敬的应了,又拱手道:“那云开先行一步,阿黎就托付给舅母和楼少夫人了。”

  “好,你放心去吧。照顾好你三舅舅,别让他又被人灌许多酒。”

  “是,舅母。”时辰确实有些晚了,顾韫也不好再多做耽搁,只得再看了眼沈黎,带着长安往前院那边去了。

  云三夫人等目送顾韫走了,这才转过身拉着沈黎的手安慰道:“没事,待会有舅母在,别担心。”

  沈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了低头。“阿黎知道。”

  黎玥在另一旁携着云三夫人的手,见此不由忍俊不禁道:“便是有事,有大公子在也不是个事了。咱们先进去吧,我瞧见那边钟大奶奶领着人迎过来了。”

  云三夫人和沈黎回过头去,果然见那边回廊甬道风风火火的来了一堆人。她回过身拍了拍沈黎的手,柔声道:“走吧。”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感谢“简单昵称”大佬的票票,您就是我坚持下去的曙光呀~   嘻嘻,今天晚了点,但是写的多了点,给大家鞠躬!

2019-11-11 15: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