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愚妾造势风头起

羡云 仨狸猫仆 2520 2019.11.01 11:30

  “请我过去?大公子怎么说?”沈黎惊讶道,她自入府跟西院那边打的交道寥寥无几。一则是王府本身的规矩,二则是钟妃治府的手段,两边向来都是各自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如今突然闹这一出,西院是想要在她面前动一动?

  “大公子已经过去了。”紫陌回道,“长安刚刚遣人过来的时候特地跟咱们说了,那边有大公子照应,夫人尽管过去无妨。”

  沈黎不过思付片刻,便起身道:“青杏过来替我更衣,紫陌你亲自领人去请父王院子里的卫姑姑,让她无论如何要过去一趟。”

  “是。”紫陌福身应了,马上转身去了。

  那边莺蓝和斐绿听说西院出事,也马上领着乌蔹她们转了回来。

  沈黎换好衣服,对着莺蓝道:“你们照常在这边,乌蔹、百合跟我们一道过去。”她顿了顿,又道:“中午的饭食多加几道菜,去跟长安请教下二公子饮食上是否有忌讳的地方。”

  “是。”几个丫鬟忙都齐声应了。

  从她们院子去到西院,有好长一段路程,沈黎也没走的很急,反正顾韫已经过去了,她这个长嫂的位置都没坐热,也不必上赶着出头。

  “这位冯夫人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二公子的生母?”沈黎一边走,一边问身后跟着的乌蔹。

  乌蔹点点头,“是,不过冯夫人不受王爷喜欢,性子又不太好。二公子满月后,王爷就将二公子送到了钟妃的房里。”

  沈黎皱着眉,这又是何道理。钟妃那时也才过门一年多,又不是不能生。这样平白放一个妾侍的孩子过去,让人怎么想。而且据说这位二公子在府里的待遇,仅次于顾韫,就是钟妃的亲生子女都没法比得上。

  这座王府,古怪的地方还真不少。沈黎的眼神里多了些凝重,也多了些愁绪。

  等到沈黎领着人赶过去时,蘅兰院已经清好了场。

  几个过来看热闹的妾侍被各自送回了自己的院子,只留下两位公子以及还在哭哭啼啼的冯夫人。

  院子里的下人早就避开了,屋子里只一个老婆子和一个大丫鬟还在一旁劝着冯夫人。

  沈黎将一干人留在屋外,只带了青杏和乌蔹进去。

  顾韫迎上来,捏了捏她的手心。“父王不在府里,只得让夫人过来一趟。”

  顾瑾也是一脸疲惫,俊秀的脸上还有两道抓痕。他上前来朝沈黎拱了拱手,“辛苦嫂嫂了。”

  沈黎皱了皱眉,吩咐一边的青杏:“去让人取伤药过来,二公子受伤了。”

  顾瑾忙摆摆手,“不碍事,一点小伤而已。”

  沈黎端重了颜色道:“二叔此言错矣,马上就是各家的中秋节宴。二叔深受王爷看重,必定也要跟着各方应酬。况且二叔的议亲,又是正当时的事。各家有好女儿的府里,必定也要借着这个时节相看一下。二叔这样顶着抓痕出去,让别人如何想?”

  沈黎一连番的话,问的顾瑾讷讷无言,便是冯夫人的哭声也不由自主的变小了。沈黎让乌蔹倒了一杯茶,亲自奉给冯夫人,又温声劝道:“夫人可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不妨跟我说说。这天气又干又燥,夫人这样哭坏了身子,岂不还是叫二公子心疼。”

  冯夫人还在气头上,一把挥开沈黎递过去的茶,热烫的茶水顿时飞溅开来。沈黎躲避不及,左手被撞到了一旁的楠木茶几上。

  “夫人。”乌蔹一声惊呼,顾韫快步过来捉住沈黎的手,仔细检查了下,幸好只是红了点,没有其他损伤。

  “大嫂没事吧?”顾瑾也忙抢步过来,问道。

  沈黎不动声色的揉了揉左手的手腕,摇摇头:“没事。”

  “姨娘,你既是这样半分不听劝,就一个人在这里好好冷静下。是我糊涂,竟然还妄想让大嫂来劝您。”顾瑾一脸灰意的转身道。

  “姨娘?”冯夫人突然挣开老婆子的搀扶,站起身指着顾瑾道:“好一声姨娘,我十月怀胎受尽苦楚才生下你,为了你我费尽心机、受尽分离苦楚,如今你攀了高枝成了人人羡慕的二公子,我却连见你一面都不得。你成日里念着记着的就只有碧芜院的那个,可还记得谁还是把你生出来的亲娘?”她说到这,一张敷粉的脸哭的眼泪鼻涕的,已是不能看。

  沈黎叹口气,朝着一边畏畏缩缩的丫鬟道:“还不去给夫人绞个帕子来擦擦脸。”

  一屋子的人除了冯夫人都不好做声,丫鬟去绞了个热帕子过来,老婆子亲自接了给冯夫人擦净了,也跟着劝道:“二公子这几天也是事赶事的忙,当儿子的哪有不疼娘老子的理。您且歇歇,要是哭坏了身子到时候可怎么好?”

  等冯夫人重新安静下来,沈黎这才重新道:“凡事总有个源头,夫人今日如此委屈,可是有人给夫人添了不是?”

  老婆子按了按冯夫人的肩膀,冯夫人这会也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她心里装着想头,面上顿时客气了几分。也不坐着了,站起身一手抓住沈黎的手。“大少夫人,您如今是东院的主子,不知道我们西院这边的苦。您分派分派,这儿子的亲事当娘的能不能问一嘴?”

  她不说能不能做主,只说能不能问,沈黎自然没法说不能。见冯夫人虽然面上凄凄切切的,眼睛里的热切却遮都遮不住,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然能,不过这会王爷还在为二公子相看中,咱们且先等等。钟妃娘娘素来严谨,到时候定好了也会让人去请过来看看的。”

  冯夫人虽不聪明,却很是知道打直球的道理。“瑾儿受王爷看重,妾身都知道。他的婚姻大事,有钟姐姐掌眼我自然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大少夫人评评理,我不过就想为他定个妾侍人选,他都推三阻四。我虽是没什么地位的姨娘,难不成就一点点主都做不了了?”

  这是小叔子房里的事,沈黎如何好接口。况且这也真是糊涂,正经的亲事都还没定下来,就已经想着去挑选妾侍了。但凡有底蕴的家里,谁能受得了这个。

  她也不去接冯夫人的话头,只是笑道:“夫人也忒着急了,以二叔的相貌品行,那是要配高门贵女的。您想想,但凡有好女儿的人家,如何能接受自己女儿还没入门,女婿就有了妾侍的道理。您不若缓缓,好歹也得等二叔小家立稳了再谈这些。”

  冯夫人找不出话来反驳,又急着心里的事情,正要再胡搅蛮缠一回。

  “这是怎么了,聚了这么多人。”

  沈黎转过去,却是卫姑姑领着丫鬟们走了进来。

  “劳烦大少夫人,还要奔波过来走这一趟。”卫姑姑上前给顾韫、顾瑾还有沈黎见了礼,又转过身对着冯夫人笑了笑:“冯夫人要是有什么委屈的,尽管去跟钟妃说。若是钟妃解决不了的,还有一个主院能够帮您调解。您这样闹,要是让王爷知道了,可就不止一个禁闭能解决的了了。”

  冯夫人瑟缩了一下,她似乎十分惧怕卫姑姑,打从卫姑姑进门来,她就一直噤若寒蝉的低着头。

  沈黎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向卫姑姑道:“夫人大约也是忧思过虑,有些失了分寸,还请姑姑也体谅一番。”

  卫姑姑笑看她一眼,欠身道:“大少夫人说的正是。”她说着又转过身对着冯夫人道:“既如此冯夫人就收拾收拾,在院子里好好冷静冷静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