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至明至昏君臣

羡云 仨狸猫仆 3002 2019.10.22 14:30

  两个人回到屋子里休息,沈黎贪眠,到了时辰还在沉睡。顾韫也不喊她,只是去书房前叮嘱青杏备一盏枫露,待她起来用。

  其实午憩两刻钟就足够,不然多了容易陷入昏睡,起来反而很不舒服。

  沈黎换了衣服,用冰毛巾敷脸反复几次,才稍微好受了点。

  枫露冰冰凉凉的,喝着也很舒服。她撑着头想了想,慢半拍的吩咐莺蓝:“去给大公子也送一盏。”说着又想起长安几个估计总有一个两个是在旁边服侍的,又补充道:“让厨房送一壶绿豆汤去前院。现下日头热,看看东院以前有没有给下人备解暑汤的规矩,要是没有就请长安去问问大公子,以后每天备一缸怎么样?”

  莺蓝福身应了:“是,奴婢这就去办。”

  青杏在一旁替她扇着绢扇,笑道:“奴婢之前倒是问过一嘴,像是没有的样子。没分开过之前,咱们东院这边虽然账目一直是由何管家直接打理,但这种小事府里都是一样的。眼下咱们刚接过手就安排这个,西院那边瞧了会不会多想?”

  沈黎笑看她一眼,摆手让迟疑顿在那里的莺蓝自去安排。“不是这个事,也会是别的事。想要两不相扰各自关起门来过日子,那是不可能的。既如此,倒不如索性早点分开了明路过。放心,如果真的不妥,大公子那边会遣人来说的。”

  青杏想想也只能这样。便没有继续再劝。

  日头还在半空,吹进来的风都是温热的。要不是屋里摆着冰盆,沈黎觉得自己能一天沐浴五六次。

  梧桐跟小猫崽也不在榻上窝着了,都跑到青砖上摊着。屋梁架的高,四周又是地下打上来的活泉水环绕,青砖上确实凉凉的。

  沈黎看着它们叹口气,她身体不能吃太多冰冷的东西。一日的冷饮,青杏都是盯着量的。

  “青杏你去把之前翻的那本地理志拿过来,我再翻翻。”转来转去更添热意,沈黎干脆坐下来打算看会书。

  “是。”主子耐不得热,青杏一边想着找什么办法解决,一边打算进内屋去找那本书。

  她刚放下扇子,斐绿一脸汗的跑了进来。“青杏姐姐,公子让长安送了一个四排扇进来,正在外头候着。”

  青杏怔了怔,又掏出帕子递过去。“什么四排扇?”

  斐绿比了半天,发现自己讲不清楚,只得道:“我之前也没见过,长安大哥说是给夫人纳凉用的。”

  青杏见了她这副急的汗津津的样子,笑道:“你先歇一歇,我去接人进来。”

  转过照壁,远远的就瞧见了长安垂着手候在那里,后面两个小厮抬着一个用布罩盖着的东西。

  见青杏带着两个小丫鬟过来,忙都垂了头。

  “青杏姑娘好!”长安问了句好,又侧过身将后边抬着的东西露出来。“现下屋里头热,公子吩咐属下从库房寻了这个排扇过来,给屋子里散热用。”

  青杏笑着福了福,“劳烦长安大哥了。”

  长安忙避开这一礼,笑着回道:“不敢当,都是给主子当差。不知夫人眼下方不方便,属下直接让人抬进去,顺便给几位姑娘演示下怎么操作。”

  “那正好,我们几个还担心不认识露了怯。夫人正在看书,不碍事的。”

  长安朝后面招了招手,对着青杏拱拱手:“还得请青杏姑娘在前边引下路。”

  青杏抿着嘴笑了笑,“辛苦长安大哥和两位了,这边请。”

  几个人从游廊一道转回了屋子,长安三个给沈黎请了安,又将前头的话说了一遍。

  沈黎等他们揭了布罩,先打量了一会,这才笑道:“做工这么精细,倒像极了咱们以前放着看的美人灯儿。”

  莺蓝在一旁笑道:“主子先让长安大哥装上看看,咱们以前可只见过手拉着转的三排扇。这四排自己能转的,还是头一回见。”

  沈黎就笑着点点头,冲着长安道:“也是,劳烦了。”

  长安忙拱手道:“这是属下的分内事,夫人客气了。”

  组装并不复杂,动手的人又都是分外利落的。因此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装好了。

  扇面是绢纱做的,有点像芭蕉叶的形状。只不过上面画的,却不是之前说的美人灯上画的美人像,而是一些名瓷古文的图本。

  这倒让人觉得新鲜,沈黎是很喜欢这类型画册的,她屋子里攒了一大堆,都是容大庄主遣人给她收集的。但她来这里后,还没当着顾韫看过。带过来的书,也都还好好的封在箱子里,不存在说被其他人看到的情况。

  沈黎手指头无意识的卷着玉佩上的璎珞,心里头有些奇怪。似乎顾韫对她的一些习惯和喜好,掌握的很清楚,且能恰如其缝的迎合到位。

  长安带着人组好了,又亲自给青杏几个演示了两遍,等她们都能上手了,这才告退。

  出了月洞门,跟在长安左边的那个小厮就开口道:“难怪咱们主子这么上心,夫人真好看。”

  另一位立刻就不服道:“肤浅!难道咱们公子见过的美人还少了吗?就说钟家那位小姐……”

  长安回过头看他们一眼,“不要在背后妄议主子的事情,还有别家小姐的事情更不要再提。要是因为口舌之过替主子招了是非,到时候你们担待的起吗?”

  两个人忙应了,“咱们也就在长安大哥你面前说说,心里头都有分寸的。”

  长安性情稳重,也不是多话的人。

  “主子即已成了亲,大家说话做事都自己把握好度。还有十二你待会让鹤房安排几个丫鬟,去打扫下梧桐院的东厢房。主子外边的东西,你们几个亲自去搬。”

  “是,只是咱们这边尽管能保证不传到西院,但是西院那边的人精肯定还是能知道这点子变化的。到时候要是问起来,可怎么好?”其中一个摸了摸头,有些踟蹰道。

  “那是咱们该操心的吗?咱们只管做好分内事,我瞧着公子手中肯定有章程的。”不等长安回答,另一个又嘴快的回道。

  长安看他一眼,“十二说的对,这些事情不需我们操心,把主子吩咐好的事情加紧做好就是。”

  四排扇一动起来,周围几尺内的闷热顿时散了好多。风又大,沈黎喝了口茶舒服的叹了口气。“这才该是人过的日子。”

  青杏笑道:“大公子倒是事事替主子上着心,咱们云庄之前都没见过这个,可见是特意做出来的。要是别的地方市面流通了,庄主肯定是要收拢到咱们庄子里头去的。”

  “你倒提醒了我。”沈黎支起身子细细的享受了一回,“回头得问问大公子,他这匠人的手艺方不方便卖。不方便的话,咱们只能从这个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门道,能给容叔叔送一个过去。”

  斐绿在几个人性子中最活泼,听了这话不由笑道:“天可怜见,世子爷对主子的尽心可绝不下于庄主。您这样厚此薄彼,小心世子爷又跟庄主吃醋。”

  沈黎皱皱鼻子,撇嘴道:“有叔叔的一份,就绝不愁没有师兄的那一份,我还不知道吗?就是每次他那张嘴说出来的话,最让人讨厌。”

  她这话一出,几个大丫鬟顿时笑了。云庄谁不知道比沈黎大两岁的世子爷,做的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就是日常与沈黎在容大庄主面前争宠。

  屋子里一凉爽了,窗外院子里梧桐树上的蝉声也不觉得扰人了。

  笑闹了几句,莺蓝就去厨房里打算做几盅甜品给沈黎下午吃着玩。斐绿则和青杏一个在一边绣着帕子,一个替沈黎打玉佩上换着用的络子。

  沈黎让青杏拿出来的书,先前已经粗粗翻过了一遍。今天听了顾韫高祖的事,不由的又重新翻起南域这边的世家列传来。

  化外蛮族之地是如何沈黎不清楚,但中原这个据说开化了无尽历史长河的地方,是最喜欢将各色人和物分三六九等的。

  新朝建立之初,明面上彼此还会有些克制的友好;而一旦这个朝代历经三朝五朝,那不管什么老顽固、妖魔鬼怪都会脱掉伪装蹦出来。

  “南蛮子、北夫子”,南北两地的隔阂是随着东朝的建立一道起来的。

  第一代的镇南王是东朝开国第一个异姓王,这不仅仅是由于他的赫赫军功,更是因为他替太祖掌控着支援国库一半的经济命脉。

  太祖在封王之日,拍着镇南王的肩膀指着山河舆图说:兄长当与我举天下业、共襄盛事,自死不相疑。

  他们确实做到了,从生到死几十年,南北不疑。但是后世几代子孙,各色权与利交相倾轧,坦荡的君臣、兄弟,终究成了变相的“王与马共天下”。

  PS:看到多了三个小可爱收藏,开心!

  今天多更一章~

  前面可能会有些生涩,希望能得到大家多多指导。

  我不敢轻易大修,怕直接修坑了。先写顺了,再回头慢慢修。

  再次给大家鞠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