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霜寒透幕,应许护月云轻

羡云 仨狸猫仆 2349 2019.10.26 11:30

  顾韫今天在外边跟底下的人喝了好多酒,坐上马车的时候人都有些昏沉了。

  都是母妃和他身边的老人,长年累月的给他奔波在外,一年到头能安稳休息下来的日子不多。这次回来大家先是在府里喝了一轮,又在外面轮着做东。感情都很好,顾韫也很给面子,尤其是今天,忙完了的二爷、三爷、五爷都在。

  大家敬的,他敬几位长辈的,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年轻的都在起哄,还是三爷出来打圆场。让长乐几个上去陪着,先让长安送了顾韫回府。

  沈黎早就得了消息,一早就在门口接了。

  扶着顾韫去内室躺下,正要转身去给他倒醒酒汤。衣袖却被迷迷瞪瞪又坐起来的顾韫拉住了,他伸出手指了指外头。“我给你带了炒板栗回来了,你记得吃。”

  沈黎一愣,刚刚忙乱中长安是递了一包东西给青杏,之前忙着照顾顾韫也没注意到。她其实不太喜欢醉酒的人,又臭又难伺候。容叔叔跟师兄都不常喝酒,只有场面上过不去的时候才会点饮几杯。

  “好,我先去给你倒醒酒汤。待会等你睡下了,我就去吃。”沈黎抬手用帕子替他把粘湿的鬓发擦了擦,正要扶着顾韫躺下,就被顾韫直接拉过去抱到了怀里。

  呼吸带着暖风,吹到了她的脖子里。双手也没用多大力,却带着很温存的依赖。沈黎原要推开的手顿了顿,随即也伸出手搭在顾韫的腰上,声音轻柔的哄道:“是不是不舒服,那以后不要喝这么多了好不好?”

  顾韫的头埋在她的头发里,闷闷的:“好。”

  两人这样安安静静的坐了会,沈黎才扶着顾韫躺下,却又只是睁眼看她,将躺未躺之际突然又紧了紧握着的手。“还有一只银蝈蝈,我那日见你很喜欢,今日出去便给你买了。你待会去看看,喜不喜欢?”

  沈黎手中的动作一滞,心下又是感动又是有点没来由的想笑。

  那只蝈蝈,其实不过是卫姑姑案上随意摆着的一个玩意儿。小时候燕叔叔带着师兄总喜欢去捉这些来玩,她还因此被师兄拿着蝈蝈捉弄过。喜欢够不上,只是在这边乍然见了,不免有些感怀。没想到居然被顾韫注意到,还记在了心里。

  寻常那样寡言少语、闷葫芦的人,醉了却有点黏黏的缠人。话都吩咐完了,还是不肯撒手,非要紧紧握着。

  她的内心一边觉得这样不妥,不屈不挠的反复提醒着,自己要时刻保持着警醒;一边却又觉得心里充斥着一股温暖,那温暖渐渐盈满了心间,如同夏日里的微风、冬日里的暖阳一样,让人有种懒洋洋的舒服和放松。

  青杏抿着嘴笑,去端了醒酒汤过来。沈黎一勺一勺的服侍着顾韫喝了,又让青杏几个去外间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她面子依旧有些薄,当着人这样亲昵总有些不自在。

  屋子里静悄悄的,外边也没风,幸而还有四排扇,也不知道机括怎么设置的,能这么无声无息的飞快转动。

  顾韫喝了醒酒汤,又过了这么久,其实已经有些清醒了。他注意到了自己还在握着沈黎的手,柔柔软软的却又带着一股坚韧。想张嘴说话,却发现嗓子有些哑。

  沈黎好笑的看他一眼,“大公子是不打算把手松开了?”

  正常到这,顾韫就该松开手了。但他自从额外拥有了二十多年的记忆后,整个人似乎都变了些。这下又喝了点酒,更是比往常不一样了许多。他单手撑着坐起来,想要自己去拿茶杯喝水。

  沈黎瞧不过去,只得替他揭开了盖子,端了递过去。

  顾韫喝了水,等头脑清明了些,索性仍复坐起来倚着床头:“阿黎,我们说说话吧。”

  沈黎的笑意顿了顿,他们之间的称呼其实一直都有些奇怪。比如青杏他们几个,不是尊称顾韫姑爷而是一直喊大公子,她自己喊不来相公这个称呼,也是跟着胡喊大公子。顾韫虽然一直没说什么,沈黎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总改不过来。要是成亲当晚改了还好,现在越往后越不容易改口。

  顾韫这样带着点天然亲昵的喊她,倒让她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在这之前会这样子喊她的,从没有别人。容叔叔都是喊她小幺,师兄则喊得很随便,哪天喊什么都得看他心情。

  沈黎坐好了看他,“大公子要跟我说什么?”

  顾韫眼神温和,手却有些紧绷,沈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肯定要被攥红了。

  “我字云开。”他说完这四个字又陷入了沉默,隔了好一会才继续道:“是母妃取的。”

  沈黎坐正了些,这位素未谋面的婆婆其实被容叔叔多次提到过,但她嫁入王府后,却很少看到这位王妃的痕迹。除了告祖的时候,与她的排位有过一面之缘。

  传闻是个很温柔却又很果敢的人,年轻的时候是云氏出了名的美人,就连圣上都曾动过纳妃的心思。

  顾韫轻轻拍了拍沈黎的手背,示意她放松些就好。“我对母妃的记忆其实也不多,她在我六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沈黎也用力握了握他的手,想给对方一些安慰。

  “她的身体不好,生我的时候中了内院一个侧妃的暗算,她选择了保我。尽管外公舅舅他们找遍了名医,可也只是让她缠绵病榻多活了六年而已。”顾韫在说这些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很平淡,只是声音有些暗哑。“大约也是为此,外公他们都不太喜欢见我。因为我的到来,让他们失去了最宠爱的女儿。”

  这话说的平静,可是内里的脆弱却显而易见。沈黎想说什么,喉头却哽住了。

  她是最能深刻体会这种心情的人,沈夫人生她很不容易,折腾了两天两夜才生下来。大家都说很凶险,据说那时候沈夫人在产房哭着大喊“不要生了,我不要这个孩子了”。她要是再迟出来片刻,也许这世上就没她了。虽然本来也没什么她,不过真到了那个地步,沈府替嫁的窟窿谁来填呢?沈黎不由的笑了笑,觉得自己想的还挺多的。不过顾韫比他幸运,至少他的母亲是真心爱他。

  顾韫看着她,突然伸出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没关系,你以后有我。”

  手心干燥、温暖,遮在眼睛上有种很奇异的安宁感。沈黎眨了眨眼睛,她突然冲动的想管它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为什么要去顾虑那么多。她拉下顾韫的手,仰着头低低的道:“大公子,我也可以抱抱你吗?”

  顾韫没有半分迟疑的将她搂过去,沈黎闷在他的胸口,他能感觉的到湿意。他不是很善于柔情蜜语的人,以前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这会却很苦恼极了自己的这份不足。轻轻顺着沈黎的后背,另一只手很稳靠的搂着她的腰,好让她不要因为脱力而滑下去。

  “以后我们的孩子会好好的,绝不会再遭受我们经历过的一切。”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感谢“阎月一瑞”的推荐票,抱着四皇(我家一岁小橘猫,头像里那只胖胖的)给你鞠躬;如果大佬还能给我留点建议,我再带三只给你鞠躬!   另外我会找时间修理一下行文里面的细节,请朋友帮忙看,说太平淡了,没有小乐趣夹杂其中。   希望大家也能给我多提点建议,好让我能及时修正并提升,谢谢~

2019-10-26 1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