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羡云

仨狸猫仆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16上架
  • 24.28

    连载(字)

55位书友共同开启《羡云》的古代言情之旅

舵主一只小月月 弟子羽冧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公子梦醒归来

羡云 仨狸猫仆 2163 2019.10.16 17:00

  红绡帐暖,一夕春度。

  屋内的滴漏已经走到卯时初,金猊幽幽地吐着冷香,帐外的红烛也已燃烧大半。

  刚刚还寂静无音的雕花大床,先是猛地一晃。随即过了不知多久,一只骨节分明又略显苍白的手从帐内伸出,将艳丽的织金红纱帐拨弄开来。

  不一会,一个穿着白色中衣的青年男子从纱帐后坐起身来。

  十八九岁的年纪,直鼻星目、丰姿如玉。只是面容端肃,另有一种与年龄不合的深沉内敛。

  不知刚刚是做了什么噩梦,光洁的额头上冷汗一层覆着一层。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闭了闭眼,将之前的恍惚驱散开来,起身走到了外间,倒了杯冷茶一饮而尽。

  旁边窗户缝隙处钻来的凉风,吹散了他头上的闷热。他将壶里剩下的凉茶倒到盆里,拧了块帕子将冷汗擦了。

  收拾完,男子似乎还是觉得有些闷晕。默了一瞬,他索性推开面前的窗户,迎着扑面而来的晨风和雾气深深吸了口气。

  窗外雾蒙蒙的,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在雾中还看不大真切。一个圆胖胖的黑影子鬼鬼祟祟地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嘴里叼着的东西发出哼唧哼唧的叫声。

  他先是一愣,随即幽潭一样的黑眸轻轻一闪。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扣了扣窗棱。

  大黑猫闻声回过头来,嘴里的小东西顺着它的动作又挣扎扭动了几下,哼唧的声音越发大。见青年只望着自己不说话,大黑猫原地停顿了一会,就继续往西厢房那边去了。

  木墙边角有丫鬟专门给它留的一道小门,不过转瞬间圆滚滚的屁股就消失在了门洞里。

  这季节虽已立了秋,但屋子里还是闷热闷热的。窗户一打开,暑气跟外面的晨雾清凉对换,比屋里的冰盆释放的冷气还要来得让人舒爽。

  青年将窗户就这么敞着,也没再去管。转过身去,目光在屋内来来回回逡巡着。一处处、一桩桩,如墨一样的星眸里面,翻滚着尘嚣暗流。一时间让人分辨不清楚,里面蕴含的到底是怀念多一点,还是怅惘多一点。

  这会新婚还没半月,家具都是簇新簇新的。阔别久远的那些陈旧时光,一点点地随着这些久违又带着点亲切的物什,涌回了他的脑海里。

  梧桐院在他最后的记忆里,已经是个冷清、破败的院子。他们搬出去后,院子除了住惯了的鸟雀还在每日高歌窜跳,再没有什么其他热闹气息。虽有他的吩咐,下人们还是会去定时打扫,但是没有了主人的院子,终归日渐苍凉了。

  而现在,轩窗外的梧桐树苍劲翠绿,花架上的花草争奇斗艳,露水在上面摇摇欲坠,晨风在其间自在徜徉。树下大理石桌的椅干净而整洁,新装上不久的小池子汩汩冒着泉水。

  屋子里窗下的黄花梨卷足榻,铺着崭新的锦褥隐枕。榻上的红木小坑桌,在不远处红烛的点照下发着暗色的光亮。红木座上的青釉抹红瓶里,插着一枝半开的莲花。

  青年轻叹一声,嘴角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思绪瞬间飘出了很远。

  刚成亲那一年,她最喜欢窝在卷榻那里。旁边的小几上,应季的甜品点心从不间断。美人卧榻、素手执书,两人眼神交汇间总有无数的意味。

  只可惜那时的他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平静的生活下面往往会隐藏着风暴来临前的征兆。

  琴瑟和鸣,之于普通人家已是难得。何况还是两边各怀目的的政治婚姻。家族稳固、政治太平,或许是他们的愿望太过奢侈,以至于在庞大的世事倾覆下,任凭如何小心翼翼他们的生活还是在现实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他的目光从东次间、明间、西次间里的摆设一点点的滑过去,内心里的那股酸涩膨胀的他两眼肿痛。

  手指抚过一旁的琉璃画屏,他像是终于不堪承受回忆的重量,背靠着一侧的紫檀案几慢慢的滑坐到了地上,将头抵到了胳膊肘围着的膝盖上。

  不远处的红烛噼啪了一声,并蒂的灯花在空中绽放开来。

  他背对着这一幕并没有注意到,只是在烛火的闪耀中,有什么闪烁着细碎光亮的东西坠落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寂静无声的内室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喃。

  他猛然抬起身,因为久蹲发麻的身体差点往前倾倒,随后又很快扶着案几站稳了。

  快步走回内室,刚刚还安稳睡着的人此刻正满头冷汗,浓淡有度的新月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规规矩矩放在胸前的双手几乎要将下面的薄被扭成麻花。

  不过略顿一瞬,他马上伸出手将对方扶起拢进了怀里。用帕子擦去冷汗,又将汗湿的额发拨过一边。身上的里衣已经能摸到湿意,明显不能穿了,不然明日肯定得着凉。

  他记得她身体一直不大好,总是断断续续的靠药将养着。

  怀里的人昏沉沉未醒,只是眉目间略安宁了一点。轻手轻脚的给对方将湿透的里衣脱了,用薄被裹着拢靠在拖过来的大迎枕上。

  昨晚已让人取过一次水,隔间悬窗下面的炉子上还温着一壶热的。他拎过来兑了一盆温水,又取了干净的里衣出来。等一切弄完,他这才歇了一口气仍复上床搂着对方娇软的身体躺下了。

  只是仍旧睡不着,脑袋里像是有好几百只大鼓在同时敲打一样,不得安宁。

  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头,是痛的;拢了拢怀里人的身子,是温热的;暌违了十多年,在颈项处的清浅呼吸也是真实的。

  死而复生?话本里倒是听的不少;然而死后重生回到十几年前,以他前世不长不短的一生来看,绝对是闻所未闻的。

  是华胥一梦,还是世间真有大梦轮回;思绪太过混乱,连个梗概都还没理出来。

  晨晓亮起的天光就已经慢慢投射到了院子里,外面传来下人们轻手轻脚走动的声音。

  有各种熟悉的,仿若隔世的声音在他耳畔依次响起。间或夹杂着几声急哄哄的猫叫。

  怀里的人静静的依偎在他怀里,他的目光掠过去,随即突然记起了什么,伸出手去轻轻拨开了对方手腕上玉色的镯子,一道细而白的疤痕露了出来。

  是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重修于11.13下午!

2019-10-16 1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