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四)

羡云 仨狸猫仆 2160 2019.11.17 20:30

  书房内的黄铜香炉正丝丝吐着暖烟,午后的阳光淋淋洒洒的从窗格子里照进来,给钱清冷的室内增添了一抹暖意。

  长安将顾韫批复好的一摞公文,小心地放到各自归属的匣子里。

  青色的布帘子由外往内打开,一身劲装的长平从外边走了进来。见长安在内,他的步子一顿转而看了眼上首的顾韫。

  “无妨,说吧。”顾韫抬头看他一眼,继续写着手下的东西。

  “是。”长平恭谨的应了声,“黎州来信,三娘失踪了。”

  长安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开口道:“出了什么事,三娘怎么会失踪,派人去查了吗?”三连问一迭声地说完,长安看见长平朝他露出了诧异的眼神。他心下慌的不行,却很快朝顾韫单膝跪了下去。“属下无状,请公子降罪。”

  顾韫神色中闪过一丝疑惑,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本是严肃俊逸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似有所悟般对长安抬了抬手,“不必急,先起来听长平把话说完。”

  “谢公子。”长安趁着起身的姿势,将额角冒出来的冷汗擦去,转而把目光望向长平,眼神急切而炽烈。

  长平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被长安打断而懊恼,一双沉静无波的眼睛注视着顾韫的方向,继续不紧不慢地道:“先前布置好的人,三爷都已经派了出去。咱们随时可以对他们动手,只是三爷说‘打鼠怕伤到玉瓶儿’,想请公子示下,处理是宜轻还是宜重。”

  顾韫的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悦。“这事我前头已经说过,将黎州的事情全权交给三娘处理。三爷是鹤房的老人,这种事情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长平默然,一双眼睛微微垂下。事实上三爷和他早就知道这事不合规矩。但法外尚且能开恩,更何况三娘是个女子。这么多年一颗真心错付,大家实在不忍心在这个当口再拿规矩说事。可是公子的话也没错,要是上头的人都不按章程来办,那以后如何约束底下的人。

  长安在一旁急的不行,偏偏公子和长平又都说的很隐晦。他只恨自己脑子不灵光,不能凭着只言片语就可猜透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顾韫将手中的公函合上放在一边,站起身踱步到书案前,对长平吩咐,“给长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然后,”他望向一旁坐立不安的长安,“你亲自去一趟黎州。册封的旨意马上就要到,余下的人都留在青州,不要再出门。”

  两个人同时应了声“是”,不待长平再开口,长安已经急迫地快步上前,拉着他走到一边。两个人刚开始还刻意压着嗓子,不过等长平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个明白,长安一张脸已经气地通红。

  “无耻之徒,枉费三娘这些年对他一心一意,事事都替他想在前头。竟为了个官家小姐,就做出这种背亲弃主的事来。我真是瞎了眼,竟没看出他是个这样的人。”

  长平轻轻的咳了咳,示意长安不要激动,毕竟还在公子书房内。

  长安勉强压着一腔怒火,一把抓着长平的胳膊道:“你刚刚说三娘失踪,咱们在那边的人可有知道她去向的。她一个姑娘家,又刚刚去到黎州,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有个好歹,岂不……”

  岂不什么,长安嗫呶了半天,也没说个一二出来。他心里急的不行,偏偏又还记着男女之间的禁忌。自己终究只与三娘有同袍之谊,如何能过多言语人家的事情。

  “三娘没事。”还好长平懂他,很干脆地回答了他的担心。“公子早让三爷做了安排,绝不会让三娘出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等等你说公子早就有安排?”长安睁大眼,一张老实俊秀的脸上顿时露出惊诧的表情来。

  长平奇怪地看他一眼,“当然,三娘去黎州前,公子就安排好了。反正公子既然吩咐这事你去办,那我先去跟三爷回禀一声。你待会跟长乐交接下,明日一早就要动身了。”

  “好,那你先去吧。公子这里有我,你看到长乐让他直接过来找我。”长安松开长平的胳膊,有些恍惚的接口。

  “嗯,那我去了。”长平点点头,又去跟顾韫行礼告退。

  黑松油的屋门吱呀一声,屋内重新陷入一片宁静。

  长安有些迷茫的转过身朝顾韫看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公子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忤在那做什么,过来把这些公函封好。”秋光微微有些刺眼,顾韫眯了眯眼看过来,淡淡地开口道。

  长安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过去,手上照常整理着桌子上的公函,眼睛却克制不住的一直往顾韫那边看。

  “心里在怪我?”顾韫停下手中的动作,往后靠在椅子上看着他平心静气地开口问道。

  “属下不敢。”平安扑腾一声跪下,“只是属下想不明白,公子既然明知那人品性,为何还要将三娘推到黎州去。以鹤房的手段,完全可以人不知鬼不觉的背着三娘将这事解决干净。”他说着又猛地磕了个头,“属下不是觉得公子做的不好,只是想三娘一个女孩子,遇上这种事情如何禁受得住。毕竟……毕竟她喜欢那人,喜欢了快八年。一个女孩子,最好的时间都耗在了那上面。”

  顾韫揉了揉疲惫的眉心,看着面前神情急切而又痛苦的长安,思绪突然有些飘飞,

  他想,自己前世是真的输的不冤。很多事情其实早有征兆,只是他一直不曾关心或者注重而已。所以才会在这些微小的事情上折戟,因为忽略了人心的重要,所以败在了人心的上面。

  “你觉得八年的时间够不够长,长安?”

  “公子……”

  “如果一个人八年都没看清另外一个人,不把事情的真相摊开来,你真觉得她能看清吗?即便我可以在背地里替三娘插手这件事情,可是三娘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个问题你不要代入三娘去思考,你将自己换到三娘的位置上想想,想明白了后再告诉我。”

  长安低下头去,默默地按着公子的吩咐仔细思考起来,良久方才低下头去,声音艰涩地回道:“属下明白了。”

  “你此去黎州,我固然有全你一片心意的想法,但更要紧的是我希望你让三娘站起来。你刚刚有句话错了,一个女孩子最好的时候不一定是在青春豆蔻的这几年,只要她愿意,人生当中的任何一段都可以是她最好的时候。”

  “属下一定谨记公子的吩咐,”长安面上一喜,知道这是公子还愿意让三娘跟在他手底下做事的意思。“公子册封之日属下无法在场,属下在此先行贺喜公子。”他说完按照王府的规矩,老老实实的给顾韫磕了三个头。

  “你倒难得机灵。”顾韫面容宁和,眼神却有些沉切悠远。他重新从架上取了一管羊毫笔下来,在新铺开的宣纸上,略微思考了会,当着长安的面写下古拙潇散的七个字:事已往,不追,最妙!末了又在左端落款处补上:馈赠长安。

  长安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他看了眼那幅字,有些不安道:“公子怎么写送给属下呢,要是留您的落款,三娘肯定会很开心。”

  顾韫将镇纸压在上面,打算让它自然风干。“我既成亲有了家室,这种引起误会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

  “啊,是夫人会不高兴吗?”长安愣愣地问道。

  顾韫顿了顿,抬头用带着些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长安。“去前头接长乐吧,我想你们应该还有些话要相互交代。待会等收拾书房的时候,再来取这幅字。”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我的读者都很高冷,嘤嘤嘤,给大家鞠躬!   留个言给点票票吧,谢谢~

2019-11-17 2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