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羡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散本戏三

羡云 仨狸猫仆 3149 2019.11.09 11:30

  因着顾韫说的今日请了楼少夫人过府,沈黎不得不天还没亮就跟着顾韫一道起了身。

  顾韫的衣着打理向来都是亲力亲为,这会见沈黎跟着起来了,就一边系着领子一边道:“怎么不多睡会,天色还早。”

  沈黎踩着绣鞋走过去,伸出手给他整理衣领。“还不都怪你,这种请人过府的事安排的这么仓促。我跟那位楼少夫人之前都没见过面,少不得要找乌蔹她们先了解一二。今日又刚好撞上底下管事人回话的日子,两头碰一起可不得赶早起来了。”

  顾韫好脾气的听着她抱怨,语气软软的,像有根羽毛在他心口挠痒痒。

  入了深秋,外头的天气一日比一日寒凉。南域这边的天气也转的快,一个多月前还在靠着冰盆排扇过日子,一个月后却已经要穿两件衣衫。

  他接过青杏拧好的热帕子,自己擦了脸。又亲自去接了给沈黎的热帕子递给她,笑道:“是我的不是,不过等你见着楼夫人,就知道前现在的担心是多余的了。说到底下的人,你管家也有段日子了,可有人耍滑头或者找事的?”

  沈黎用热毛巾敷了敷眼睛,又仔细擦了脸。等那股困倦感过去,这才吁了口气。“那倒没有,你先前用的人,都是些得力的。账目、回话也都很清楚,我上手快多亏了他们往日的仔细。所以这次中秋安排赐下去的东西,我都依照着各人的功劳加了赏赐。”

  “嗯,可以。”顾韫想了想,又道:“母妃在的时候,逢年过节会让厨房那边准备些点心赐下去。咱们东院现在就我们两个,厨房的活计不会重到哪里去。你要是想加恩,厨房那边倒是可以考虑让她们加工赶制一批。”

  沈黎眼睛一亮,这确实是个办法。

  之前云州年节的时候,大家也会聚到一块吃个饭喝点小酒什么的。只不过因为大家平日里主仆间的等级,并不会如世家府邸这样鲜明,所以反倒没有几个人会认为这是施恩的表示。

  “那就按云哥说的,我带的人里面也有懂燕京那边吃食的厨娘。这些日子本来也是闲得很,云哥这个法子倒是省了我许多费神的功夫。”

  沈府大约也知道这桩亲事于她十分有愧,所以南下的人里只送了两个管事娘子并几个小丫鬟。余下的都是礼部那边,按照县主品级给她配备的随嫁人选。这里面是否安插了暗探,又是不是真的一心奉她为主,沈黎是不会耗神去想的。

  反正外院的人统统交给了何管家去调配,婚后第三日就把名单交接的明明白白。若是南域有心,自然知道怎么处理。反正只要顾韫的心是向着她的,她也不必事事强出头。至于燕京怎么想,又怎么安排,就不是她能管的事情了。

  当初东宫属官对着容叔叔前倨后恭的做派,沈黎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她并不是毫无依仗,只是做惯了认死理的事。就如同她刚入王府时的那份小心翼翼,未尝不是抱着独善其身不掺和两边的想法。

  但顾韫以诚待她,她自然也要投桃报李。先前安排的人手已经分派下去,短期内还出不了什么结果。倒是南域这边世家间的关系,以及派系间的斗争要好好注意下。

  两个人说着话,外头的莺蓝在帘子外头请示道:“早饭已经提过来了,公子和夫人可要即刻用?”

  今天的事情多,沈黎停下来道:“摆箸吧,我们马上过去。”

  大约外头也是真的事多,顾韫吃早饭的速度都比往常快些。只是临走前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跟沈黎叮嘱道:“我就在外院,有什么事情就让青杏她们去二门给长安传个话,我马上就能知道。”

  沈黎心下熨帖,面上却笑道:“知道了,云哥你就放心的去吧。”

  顾韫这才接过青杏递过来的披风,起开帘子出去了。

  等顾韫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外,斐绿才低声笑道:“公子对夫人真是太上心了,咱们自己的府邸自己的院子,来的又是公子朋友的家眷,难不成还能欺负了您?”

  莺蓝在一旁捂着嘴笑,便是乌蔹几个也不约而同的笑了。

  蝉衣觑了眼沈黎的脸色,笑道:“奴婢几个自打进了院子,才算是开了眼界。以前都以为公子是个端谨肃穆的,平日里大家在公子面前行事,那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如今见了公子这样,才知道何谓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了。”

  雪茶也捂着胸口,吐着舌头笑道:“就是就是,公子以前哪来的这样‘瞻前顾后’。奴婢当初被召进来,还担心了好久。现在啊总算是放下那颗提着的心了,反正只要奴婢服侍好了夫人,就不怕招来什么责罚了。”

  都是年轻的女孩子,沈黎又一向是个和气的。大家都知道即便偶尔言语逗趣些,也不会遭来什么训斥。

  青杏抿着唇笑看着她们说了会,这才出声道:“公子有这份心,是咱们梧桐院的福气,但咱们也万不可因此骄躁起来。都把玩趣的心收收,马上那些领对牌的管事们就要进来了。”

  “是,青杏姐姐。”几个丫鬟一道应了,各自出门去准备自己手上的活。

  等到了偏厅,百合拉了拉乌蔹的袖子,正经了脸色道:“公子既如此看重夫人,咱们底下的人就要好好敲打敲打了。不然由着她们生出不同的心思,往后只怕会给梧桐院带来麻烦。”

  乌蔹叹口气道:“早该如此,打从咱们的身契交到夫人手里那天就该想到这层。只是底下的人始终想着夫人的来处,只怕没这么容易收心。”

  百合冷笑一声,“那也由不得她们,你也看到了,是公子亲自安排的。便是和颐公子,也已经归到了夫人这边,更何况是咱们。让蝉衣和雪茶她们去梳理一通,忠心却又不愿意为梧桐院用的,就放出去给三爷他们吧。大家好歹共事一场,也没必要为此坏了彼此间的情分。”

  乌蔹点点头,又笑道:“得亏有你,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办。”

  她们四人一起长大,又一道分去了和颐那边。虽然乌蔹年岁最大,平日里看着也像是四人中拿主意的那个,但其实只有乌蔹自己心中明白,小事她做做主还可以,大事是一定由百合敲定的。

  百合推了她一把,笑道:“你呀,就是性子太软。别人求一求挤几滴眼泪,你就硬不下心肠。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也不能大家全做了恶人,没个人在中间缓冲。只是一点,咱们得认清楚自己真正该忠心的主子是谁。只有这样,才能不行差踏错。蝉衣和雪茶我是不用担心的,倒是姐姐你要好好想想。咱们这里毕竟不比他处,夫人又来自燕京。一念之差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咱们谁都担不起那样的后果。”

  对牌的分派好歹在天光照亮院子前,分派完毕了。沈黎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肩膀,站起身活动了下。

  一日之计在于晨啊,瞧瞧这一早上做了多少事。

  梧桐听到动静睁开眼,跟着在一旁的榻上伸了个懒腰,朝她喵呜了一声。

  沈黎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也不知道怎么这么乖觉。只要她在做事,小家伙连半点动静都不会闹出来,不是在一旁睡觉,就是揣着手默默打量着里外走动的人。

  “表现不错,待会奖励你一条大鱼好不好。”沈黎俯下身去,又揉了揉它的两只耳朵笑着道。

  “喵呜。”梧桐急切的喵了两声,又跳下榻去朝着外间走了几步。见沈黎还在原地没动,它又回过身来“喵”了两声。

  青杏抿着嘴笑道:“夫人何苦逗它,今早为了陪夫人,连丝儿准备的饭食都没吃上,全被二雪抢着吃光了。”

  沈黎眼里浸满了笑意,上前几步跟着梧桐出了屋子,又笑道:“刚刚吴管事家的不是说,送来了几尾鲜活的小鱼吗?去让厨房再加两个鸡蛋挑着蛋黄一起蒸上。对了,还有小山鸡。捡鸡胸脯上的肉,一块蒸熟送过来。”

  “是是。”青杏笑着应了,“如今底下的人都在说梧桐前世不知积了多少福气,才碰上夫人这样的主子,言语间很是羡慕呢。”

  “我这算什么,哪里及得上容叔叔的十分之一。白雪喝的水,都要是一日里最好的山泉水煮沸了出来的。我不过就是给梧桐,在吃食上稍微精心了点。”沈黎不以为然的笑道。

  青杏也不辩驳,只是招来小丫鬟仔细吩咐了,又接着跟沈黎道:“夫人可要先去歇息下,刚刚耗神不少,待会又要招待楼少夫人。”

  沈黎摇摇头,笑道:“不了,省得睡沉了,待会反而没精神。你去泡壶乌梅茶,再让莺蓝把前几日做出来的小点端几碟上来。”

  青杏笑着点点头,“那也好,不过也不能用太多了。庄主可是特别吩咐了奴婢,要看着您忌食辛辣生冷的。倒是红豆饼,奴婢瞧着倒可以上一碟来。莺蓝这几天也算费了许多功夫在这上头,想必口味又与之前不一般了。“

  一提到容隐,沈黎面上的神色都不知道温柔了多少。她伸出手指头点了点青杏,鼻子里”哼“一声。“知道你是容叔叔专程派过来的小管家婆,我哪敢有二话。你去看着办,我在屋子里等着您的安排就是。”

举报

作者感言

仨狸猫仆

仨狸猫仆

感谢“简单大佬”和“苏桐”,感谢各位大佬的收藏。   唉,都不出声,门前寂寞如雪啊。

2019-11-09 1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