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光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迈向自由的光明大道

春光里 Loeva 3342 2009.11.24 23:28

    春瑛穿越半个月以来,对自己的处境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身为家生子,一出生就是奴隶,要想得到自由,除非获得主人允许,而且有赎身钱还不够,必须是主人愿意放你走。在庆国侯府里,一向有“开恩”放奴仆出府的传统,这样获得自由的家生奴,不但不会得罪原主人,也许还有机会带走自己积攒的财产。如果主人高兴,也许连身价钱都不要了。

  从探听到的情报来看,通常少爷结婚时会放人,小姐出嫁时也会放人,路妈妈还暗示了老太太过世时,也会放人。这些人的身份也是有讲究的,近身的亲信大丫环不一定会放,年纪小不受重视的丫环也很难说,倒是二三等不上不下的最有可能被放出去。而这一点,就是现在的家人所希望的。

  为了获得更确切的消息,春瑛追问:“娘,大姐,去当小姐的丫环,将来真的会被放出去吗?”

  “这倒未必。”路妈妈抬脚上了炕,“十个人里不过四五个而已,自然是要托人情的。你姐姐有老太太做主,不用家里操心,你的人情银子,娘自有体己拿出来,十有八九能成。”

  春瑛心下定了定,又问:“那放出去以后,我们会怎么样?如果我和姐姐都出去了,那你和爹,还有小虎呢?”

  路妈妈好笑地道:“这是什么傻话?放出去的只有你们姐妹俩,我和你爹自然是还在府里当差了。至于你弟弟……”她想了想,微微苦笑,“我和你爹没本事,只好让他继续受苦了……”

  秋玉忙安慰母亲:“哪里到这个地步?我瞧弟弟是个机灵的,日后说不定有大出息呢,若是能派个管事的职司,也算是享福了。”

  路妈妈想想也是,心情也好过些了,春瑛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只有她和秋玉得到自由,家人还是奴仆,这种事实在叫人不舒服。于是她硬着头皮问:“难道就没有咱们一家人全都放出去的法子?我和姐姐在外头,怎么能安心?”

  秋玉笑着点了点她的脑门:“听你这话还算有良心,不过这事也是强求不得。咱们出去,是主人恩典,爹和娘除非有个体面的差事,不然哪里入得了主人的眼?”

  路妈妈却道:“你有这个心就够了。我和你爹自出生就在这府里长大,出去了能做什么?只求你们能够嫁入良家,再不济也能在府中小厮里找个老实可靠的,将来日子过得好了,帮衬你们弟弟一把,等我和你们爹老得不中用了,再给我们几个养老钱,也就罢了。”

  秋玉脸颊微红:“娘说这个做什么?怪没意思的。你不是才做了饭?当心烧糊了。”

  路妈妈这才想起来,忙下炕往门的方向走,走到一半又停下,回头问长女:“家里还有别人送来的年糕,我给你切几块炒一盘青菜肉丝如何?你最爱吃那个。”

  秋玉点点头:“倒也罢了,要多放些盐。我在里头整日吃没味道的东西,嘴都淡了。”

  路妈妈应了出门,秋玉伸伸懒腰,重新在炕上盘好腿,见春瑛脸色变幻,便问:“在想什么?”

  “没什么……”春瑛低下头,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没想到母亲与大姐所说的“放出去”,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自由,只不过是身份上不再是奴仆而已,并不意味着独立自主。她们放出去,就得婚配了,运气好的嫁给平民,运气不好的仍旧嫁给府里的奴仆,将来还是继续受这座豪门侯府的控制。这离她原本的想法差太远了!

  想了想,她问秋玉:“姐,你刚才说,过几个月有两位小姐屋里都要添人,那两位小姐今年多大了?”

  秋玉掐指算了算:“二小姐比你大不到一岁,是十月过的生日,三小姐今年只有八岁,还小呢。”顿了顿,她又道:“最好是到二小姐那里,她与你年纪相仿,等她出嫁,你正是出府的年纪。若是三小姐,只怕没等到她出门子,你就过了年纪,她又不是得宠的,屋里的人还不知道会不会被胡乱配人呢。”

  春瑛立刻便盘算开了:如果她真的无法避免进府当奴仆的命运,那也不意味着她要当一辈子丫环,只要找到好出路,她还是有可能在不长的时间内获得自由的。

  她今年还有几个月就满十一岁,二小姐与她同龄,出嫁时大约有十六七岁,如果嫁得早,十三四岁也有可能,那她最多只需要工作三到五年就能出来了。那时候的她年纪还不大,父母未必会马上把她嫁出去,那她就有时间进行自己的发财大计了。

  万一侍候的是年仅八岁的三小姐……等到她出嫁,那得要多少年啊……

  春瑛立刻便下了决定:“我也觉得二小姐那里最好。不知道她的脾气怎么样?好不好相处?”

  秋玉见妹妹问的是正经事,心里也挺高兴:“二小姐虽是庶出,但她与二少爷同母,在府里颇有体面,老太太也极宠爱她的。她性子还好,很会说话,待人也和善,跟着她的人从来没挨过打,私底下议论起来,也都说她容易服侍,只要把自己的本份做好,她便不会多加为难。”

  听起来似乎不错……“那三小姐呢?”春瑛问。

  “三小姐……她生母蓉姨娘原是太太陪嫁的丫头,被侯爷抬举了做妾,太太却一直淡淡的。三小姐虽然与二小姐一般吃穿不愁,在老太太跟前却算不上得宠,性子也有些懦弱。跟她的人免不了要受些气,偏偏蓉姨娘又极挑剔……”秋玉想了想,谨慎地没再说下去,“总之,能侍候二小姐是最好,不然宁可去针线房,虽说无法放出来,但还算安稳。”

  春瑛心中有数了。

  既然穿越到这个身体里,这个家对她着实不错,她没有吃白饭的道理,恐怕是真的要进府去了,这不但是为了减轻家人的负担,同时也是为了将来的自由考虑。毕竟,无论是赎身还是谋生,都需要钱。

  她决定了,争取到二小姐身边去,不出头,不争先,安安份份,老老实实,熬过这几年,同时把月钱存起来,到了时间交钱就走人,再用剩余的钱充当事业启动资金……

  虽然当奴仆的滋味不好受,但如果顶头上司脾气不错的话,她就当作是给人打几年工,积累将来创业的资本吧!

  想明白了,春瑛的心思也定了许多,便开始向秋玉打听二小姐的事,包括她的喜好、禁忌、身边的丫环情况等等,又问了当小姐的丫环,通常要干什么活。秋玉虽然在侯府里当了许多年差,毕竟不是小姐身边的人,哪里知道那么多?但她也知道妹妹是为了正事才问的,只得耐下性子一一解说,不知道的就暗暗记下,答应妹妹回府后去打听。

  不过春瑛还是对一名丫环的职责有了大概的了解。粗使丫环们负责清扫房屋、照顾花草猫狗、递送东西、传话等等,有时也会做针线;二等以上的丫环干的则是精细活了,一般的衣物、用具都是她们照管,少爷小姐的梳洗、饮食也是她们负责;至于一等大丫环,通常每个小主子身边只有一两人,她们负责管理贵重物品,与教养嬷嬷等人一起照顾少爷小姐们的起居、学习与言行。

  这种大丫环通常是由长辈赐下,直到小主人长大了,才会另行安排。她们地位尊崇,平日还有小丫头充当助手,一般的管家娘子都不敢对她们大小声。如果是长辈身边的大丫环,晚辈主人们见了,也要恭恭敬敬的。

  秋玉只是二等,回家时还有小丫头侍候着,她在府里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了。

  春瑛觉得自己腰肝直了许多,只要进府后能少受点气,这几年她就忍了。穿越女能屈能伸!

  午饭时,路妈妈做了好几个大女儿爱吃的菜,不停的挟给她吃。秋玉一一接受了,悄悄忍住泪意,微笑着劝母亲也多吃点。春瑛在一旁喂弟弟,见状也有些感动。

  吃过饭,秋玉拉住母亲,将自己带来的一个包袱打开,露出里面的衣服鞋袜来:“这里有老太太赏的一件坎肩和一条裙子,还有我自己做的一件袄儿,娘留着自己穿吧,两双鞋是给爹的,手艺没法跟娘的比,也是我的一番心意。还有一块料子,也是老太太赏的,娘给弟弟妹妹也做件新衣裳吧。”

  路妈妈忙推道:“既是老太太赏你的,你自己留着就是了,家里还有呢。”

  秋玉笑笑:“我有好些呢,这几件颜色太沉,倒更适合娘穿,你只管收着。”说罢又从袖筒从掏出一个小绸布包来:“这里是太太赏的一副金三事儿,还有两副银三事儿。金的娘收好了,银的就留着平日里使。”她从小包里捡出一只镶了玛瑙的银镯子,递给春瑛:“你上回不是说喜欢这个么?我又得了一只,拿去。”

  春瑛怔了怔:“这……”虽然是银的,但看那上头的做工,她就知道这东西不会便宜。

  秋玉却二话不说就把东西塞过来:“我不在家,你多孝顺爹娘,照顾弟弟,过了年又大一岁了,可不许再胡闹!”

  春瑛呆呆地接过镯子,鼻子忽然有些发酸。

  秋玉抱过弟弟,亲了两口,拉住母亲的手,道:“时候不早,我得回去了。娘多保重。爹回来了,跟他说我给他磕头……”路妈妈哽咽道:“真不能再等一会儿么?”秋玉苦笑着摇摇头:“早晚是要回去的,又不是再不回来了。”

  路妈妈给大女儿包了两件新做的夹袄,又塞了几样点心,千嘱咐万嘱咐,就是不舍得放她出门。随秋玉回家的小丫头都在门外催促了,她才松开手。

  春瑛随母亲送姐姐走出院门,秋玉低声再次向她们告别,才依依不舍地上了车。

  春瑛望着远去的车子,心中忽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