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光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入府

春光里 Loeva 3160 2009.12.12 23:42

    天刚亮,春瑛打包好行李,吹熄了油灯。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她从自己的小箱子中翻出那个装了银子的小袋,摩挲着,咬了咬唇。

  为什么?在她以为一切都会顺利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召令?!她不是早就被以“不识规矩”为名让徐大娘刷下来了吗?人人都说是崔曼姐为了弥补她,特地为她求了恩典,可崔曼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是早就说过不想进府了吗?!

  春瑛想起崔寡妇那含泪却满脸欣慰的表情,还有马婶等人劝说母亲与崔家和好的话,她心里就忍不住想要发火。什么叫做“扯平了”?什么叫做“不欠”了?崔曼姐把自己弄进府去,才叫“欠”自己好不好?!自己又没得罪她,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弄进火坑去?!她以为人人都象她那样爱给人当丫头吗?!

  想到这里,春瑛就满腹委屈。当初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要当丫环了,却忽然被人涮了一顿,现在自己有了更好的赚钱方法,不想当丫环了,却不得不听从命令进府。这不是故意耍人嘛?!主人有什么了不起?家生子不是人啊?凭什么就要被他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春瑛犹自在这里忿忿不平,忽然听到炕角传来弟弟“吧呜吧呜”的叫声,便将钱袋重新收好,放回箱底,仔细盖上,才爬到弟弟身边。

  小虎现在会走路了,整天迈着小短腿在炕上跑,跑得晃晃悠悠的,不过说话却比较慢。春瑛记得以前的小堂弟才一岁就会喊爸爸妈妈了,现在的小虎却满了一岁半后,才能够含糊不清地叫几声爹娘,连姐姐也只能喊成“贾家”。

  春瑛有时候想,这会不会是因为家里人没有好好教育的缘故?父亲整天要工作,母亲又忙着做绣品,自己即使有心教,当着母亲的面也不敢做什么,结果小虎智力开发得迟,连说话也不如另一个“小虎”利落。想想邻居马家的两个小子,到今年快七岁了还只懂得到处玩,大字不识一个,刘家的儿子更是除了当姐姐跟屁虫就什么都不懂,春瑛无法想象自己的弟弟会长成那个样子。

  看来弟弟的教育还是要上心啊,自己光顾着赚钱,实在太疏忽了。不过照现在家里的情况,即使教了他认字,也只能给人当小厮,等到他们家脱籍,事情就好办了,也许还能赶上七岁开蒙。

  路妈妈拿了一碗热粥和两个馒头过来:“吃了吧,当心回头没力气走路。”春瑛松开弟弟,接过食物,见那馒头带了浅绿色,便知道是昨天带回来的“玉馒头”试制品,神色不由得黯淡下来。

  路妈妈盘腿上炕,抱过儿子,道:“有什么好沮丧的?我也弄不明白,即便你得了红玉两口子几两银子,也不是月月都能得的,那店毕竟不是咱们家的生意,还不如进府当差稳当。你好好干活,逢年过节老太太、太太见你勤勉,说不定会多赏你几个钱,岂不比在外头强?”她低头拍开儿子伸向馒头的手,继续劝道:“那崔家母女做事,的确叫人看不惯,打人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就以为扯平了?哼!不过崔丫头才进府几个月,就有这个能耐,也不能小看了。你离她远着些,见了面倒要好生敬着,可不能象那天似的,摆脸色给崔寡妇瞧,差点叫你马婶下不来台。”

  春瑛没法让母亲理解自己的想法,只好忍气应了一声,又问:“卢婶那里,是真的不成了?”

  “不成了。”路妈妈示意女儿快吃东西,“王家人想插手进去,把你卢大叔的人都挤走了,你卢大叔没法,只好点了于老实两口子——就是元宵时你见过的那位于婶家里——他们一个兄弟在侯爷跟前办事,侯爷就允了。你卢婶还特地来跟我赔不是呢。”她叹了口气,“你卢婶真真是个聪明人,我只含糊说了两句,她竟然能猜出咱们家有心投大少爷那边去,她也说这是好路子,等大少爷分了家,小门小户的可比在府里轻松自在。”

  春瑛低头吃粥,过了一会儿,才道:“爹那边……娘多劝劝吧,这又不是什么冒大风险的事,只要能脱籍,什么法子都要试试的。”她把那钱袋掏出来往母亲面前一推:“娘帮我收好了,别乱用,这是要存着预备赎身的。”

  路妈妈忙将钱袋收起:“你这丫头,今儿明明是进府的好日子,怎么说话做事都这么灰心丧气的?当心主子见了不高兴,撵你回来!放心,家里一切都会好的,你进了府,有事多跟你姐姐商量,用不着想家……”她忽然红了眼圈,忙转过身去擦。

  春瑛鼻子酸酸的,勉强吞下粥和馒头,外头已经响起关婆子叫人的声音了。她放下碗,猛地抱住母亲,又亲了弟弟两口,才红着眼提起行李往外走。

  关婆子有些不耐烦:“怎么这么慢?!今儿进去的可不止你一个!我还要向太太回话呢!快走!”

  春瑛面无表情地瞄她一眼,回头再看看母亲和弟弟,便随她出了院门。

  路妈妈抱着儿子直送出院子,远远瞧着女儿上了小车离开,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春瑛跟在关婆子身后,进了侯府后门,已有四五个小丫头等在那里。关婆子傲慢地扫视众人一眼,叫了一个媳妇子点名,确定所有人都到齐后,才命她们随自己到正院上房去。

  到了正院,关婆子恭恭敬敬地请丫环通报了太太,得到允许后,才把人带到她跟前。春瑛和其他小丫头一起跪在离侯府女主人五米远的地方,只偷偷瞥见上面坐的是一个穿着绛紫披风、棕黄裙子的妇人,年纪约有三十多岁,脂粉不施,只戴了简单的首饰,却掩盖不了身上的富贵气息。她身后站着两个丫头,都是十六七岁年纪,长相倒是平平。其中一个似乎察觉到什么,转眼望过来,春瑛慌忙低下头。

  关婆子笑着回报说:“回太太话,这里一共六个小丫头,都是才从家生子里头选出来的,这四个大些的正好给二老爷家的小姐使唤。”说罢又指了指春瑛和另一个小丫头,“这两个原是给三少爷备下的,因菊香与竹香出去了,浣花轩少了两个人,小的怕三少爷不够人使,便特地交待底下,选了人补上来。”

  安氏扫了那四个大的丫头,无可无不可地命她们下去,便认真瞧起春瑛两人来。

  左边这个低眉顺眼的,倒是个老实样子,长得也端正,虽不出挑,看着却是能做活的,再看一眼双手,不是个娇惯的人。安氏满意地点了点头。

  再看右边,长得倒还算俏丽,只是那双眼睛怎么不太老实?眼珠子转啊转的,打什么主意呢?!再瞧那双纤纤玉手,这是选粗使丫头还是选狐狸精啊?!

  安氏拉长了脸,指了指右边的丫头,问:“这个叫什么?”关婆子心中一慌,忙答道:“叫银儿,原是浆洗房钟二家的女儿,做得一手好针线。”她有些惶惶的,心想难道是她收银子的事又叫太太知道了?

  安氏哼了一声:“好针线?只怕她好的地方不止这一处吧?”眼眯了眯,脸上已换了笑:“也罢,花姨娘前儿才抱怨说,她那里缺人使唤,这个银儿就给了她吧,省得别人说我怠慢了她。”说罢瞪了银儿一眼:“好生侍候着!可别出了什么错!”

  银儿脸色发白地望了一眼关婆子,见她扭头不看自己,只好磕了头,颤声道:“谢太太恩典,奴婢一定好好侍候姨奶奶。”话里已带了哭声。

  春瑛听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刚才一路上,这个银儿跟关婆子有说有笑的十分亲近,她还猜想她们之间关系不浅,没想到这位太太一句话下来,银儿就换了去处,关婆子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知道这太太会不会也发作自己?

  春瑛忽然打了个冷战。她宁可侍候那个年纪尚小的三少爷,也不愿随便被人改派到某个不了解的人身边。

  不过太太并没有难为她,只是叮嘱了一些好好当差的话,但当她听说春瑛的名字后,便忽然问:“我记得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儿……对了,你不是年初时就要进浣花轩的吗?”

  关婆子忙道:“回太太话,她就是那个路春瑛,如今病已痊愈,正好曼如回家看母亲时见了,便告诉了小的。小的原想她本就是要到三少爷那里的,如今正好补上。”

  安氏点点头:“这倒罢了,既是曼如提的,就这么办吧。那孩子一向是个稳当的。”

  这便没有春瑛什么事了。她算是顺利地正式成为三少爷属下的一员。不过听到太太对曼如的赞扬,她心中有些不以为然。果然是在太太面前有体面了,才有本事把她弄进府来呀。

  春瑛慢慢退出正房,有个十三四岁的丫环走过来说:“你随我来吧,我领你去见梅香,她是三少爷屋里的大丫头。”春瑛应了一声,正要随她往外走,忽然听到院门口一阵喧哗,一个媳妇子急急跑了进来,冲着上房高声叫道:“太太!靖王妃娘娘回来了,老太太请您到前头去呢!”

  (新环境,新角色,众位想客串的要快了,手快有手慢无呀~~~今天有事更新迟了,对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