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金环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小顾叔叔

金环蚀 桃乐丝皮皮 2355 2021.09.16 19:54

  这个所谓的顾叔叔,大名叫顾东篱,是逯宇轩在美国留学时的同学,只是读书很早,比他们小了好些岁,素有神童之说。这个人不仅外表出众,性格很是倜傥风流,加上他口才和英文都极好,在国外也很受留学生们的拥戴。有一次在美国的留学生集会上,他曾上台高呼:“我是主张君主立宪的!要知破坏容易,建设繁难,试观法国大革命,虽然推翻王朝,成了共和政体,嗣后战乱频仍,我们不应只看今日法国的繁荣,而忘了法国革命历史之惨痛!”

  旁边一位孙中山的追随者愤而起身,脱下皮鞋朝他砸了过来,顾东篱当即也脱下鞋,回砸过去!他毕业不久,就收到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的秘书长给他发来的电报,让他回国担任总统的秘书。

  照顾东篱的话来说:“都说他是窃国大盗!可古往今来几个当权者不用权谋?况且如今乱世,为免做鱼肉,只有自己先做了刀俎,才能救人救己!”他总统秘书做的风生水起,又娶了位实权者的千金,更加的青云直上。袁世凯倒台后,他在北洋政府外交部和财政部都担任要职,和逯宇轩交情也愈发深厚。

  这天他来逯家做客,身上单穿一件宝蓝色细丝驼绒长袍,将两只衫袖微微卷起一点,露出里面豆绿春绸的短夹袄,逯宇轩道:“平常看你西装革履惯了,穿起来长袍,倒更有风度。”顾东篱笑道:“那你该用怎样的饭食招待我?”逯太太听了,便按铃叫听差进来,对顾东篱说:“你的汽车,整天出入东交民巷与北京饭店之间,平常你来,村俗的东西不敢奉上,都是英式红茶,法国咖啡,再加上雪茄和白兰地,今天单为你这身行头,我派人到便宜坊去叫挂炉烧鸭,再去到老宝丰去叫远年竹叶青,让厨子再准备几个家常小菜,如何?”

  顾东篱喜道:“好极,我最喜欢嫂夫人家的小菜,俗话说‘豆腐得味,远胜燕窝,海菜不佳,不如蔬笋’,小菜做的好比大菜更不容易。”逯太太听得高兴,也来了兴致,道:“既这样,等吃完饭,咱们就打牌,起码打它四十八圈,而且饭前饭后要听唱鼓书与二簧,如何?”顾东篱听罢鼓掌大笑称好。连着几个孩子在边上都觉得高兴。

  如今逯太太不知怎地,开始吃斋念佛,小象牙佛珠绕两绕戴在手腕上,顾东篱笑她要做红尘居士,逯太太道:“无非是找些事做,哪里像你,娶了个那么能干的太太,什么都能帮你,比我们这些蓬门荜户的自然强百倍。”

  逯宇轩听了,朝她做了个眼色,似乎有所责备,逯太太这才想起顾东篱的太太据说是生了病,正在国外休养,据说病的还不轻,甚至有性命之虞。顾东篱听了这话倒不以为然,而是抱起宝玥在腿上,对逯氏夫妇笑说:“你们家也算蓬门荜户?听说你最近还和那个姓唐的一起投资做生意?”逯宇轩有些脸红,道:“给他个面子,参个股而已。”

  顾东篱笑道:“我知道你这类心高气傲的阔佬,做买卖是为了找乐子,而不是求利,其实北平还好,毕竟是皇城跟儿下,旧时的风范总归有的,前阵我去了趟上海,感觉就像到了外国,风土土人情完全不同,到处都在逐利,几个旧时老友,也觉得冰炭不投,真像到了瓜哇。”逯宇轩说:“这话不对,应该说是‘孙坚到了袁绍地盘’。”

  不一会请来唱大鼓书的人来了,还带着个拉三弦的,顾东篱倒是满心喜欢的样子,等到他们唱完临走的时候,特意给了他们几块大洋,道:“大伙都喜欢看白花花的洋钱的,所以多给你们些现洋。”然后午饭开席,顾东篱叫听差把他带来的两瓶酒拿上来,一瓶是三星白兰地,一瓶是葡萄酒,逯宇轩笑道:“北京人从来是讲究老三点儿的,所谓吃一点,喝一点,乐一点,今天都齐全了。”

  说到如今的时事,顾东篱酒后吐真言,显然十分的忧虑,说:“有时也不免悲切,只觉得未来的路十分晦暗不明,看看眼前那些贪婪无耻的俗物,心里先是一阵反感,不过经历的世事越多,倒也不像过去那样书生气重。”逯宇轩忽然想起一人,说:“我们的同学宋子文,你还记得么?听说他目前很受南边的器重,而且他的姊妹嫁给了蒋中正,有了这层裙带,再加上他的才华,将来必能大展宏图。”

  顾东篱笑道:“乱世啊,能和有实权的人攀附上姻亲,加上自己的才华,鱼跃龙门直如探囊取物!”逯太太插嘴道:“宋子文不是恋上盛家的七小姐?可惜盛家嫌弃他,我见过盛七,也无非尔耳,宋子文将来必能找个更好的。”逯宇轩对妻子道:“女人真奇怪,攻击镜子里以外所有的女人,越是美女越要攻击,反而不怎么样的喜欢捧上天,我看那盛家小姐,反而觉得才貌俱佳。若是子文娶了她,必能辅佐事业。”

  逯太太哼了一声,说:“靠娘家人,算什么本事?”顾东篱笑说:“只要是真龙,娘家人有时无非辅佐一下而已,就怕是扶不起的阿斗,撮不拢的煤球,那才没得治。”逯宇轩察觉到老同学的不快,道:“就是这个理,美国的开国总统华盛顿还娶了名有钱的寡妇玛莎来成就他的事业,***教首领默罕默德本来是个穷苦人家子弟,25岁时受雇于麦加40岁的富孀为其经商,不久与其结婚,这样他才能摆脱温饱不足的日子,思索宇宙的奥秘与人生价值,这才有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宗教之一。”

  逯太太不想和丈夫争执,只得笑道:“我这人太笨,非你告诉我,我是不懂的。”

  等到吃完饭,一席人在暖烘烘的客厅里喝茶说话,顾东篱问道:“将来可有打算送几位女公子出国求学,还是另有安排?”逯宇轩道:“虽有这个心和力,也要看她们的造化和姻缘,如果在国内,好歹能在自己的羽翼下呵护,我固然反对官僚者享有特权一说,到了子女的问题上,总是不甘心她们不沾染自己的权势,可目前的教育界局面,总觉得混乱不堪,远不如国外健全。”

  顾东篱叹道:“为人父母者,鼎新革故之意,终究抵不过护犊心切,放大来看,中国社会积习难返,革命也无用,终归难逃轮回。”逯宇轩说:“这样一说,想想好像是无解的难题,永远在怪圈中轮回,忍到忍无可忍,然后再推倒重来,再来还是如此。”

  逯太太插嘴道:“你们也太悲观了,话又说回来,只要我们有饭吃,有衣穿,哪里还能顾得了许多?就连圣人也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终归有个顺序!”大家听了,不由大笑,气氛这才又重新恢复热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