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金环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唐门做客

金环蚀 桃乐丝皮皮 2309 2021.09.14 14:19

  十良走后,宝玥才打开那个信封,把那崭新的一元纸币打开,看到上面的好多数字都是8或者6,全是吉利的数字,不知道这枚钱被她存了多久,一直舍不得花,宝玥心里很是感动,小心翼翼的把它折好,放进了床头自己的“百宝箱”里。

  等到晚上吃饭,逯太太说过几天是七月七,她要带几个孩子去得月楼里照哈哈镜,顺便再逛下游乐场,几个孩子十分兴奋,逯宇轩说:“行,那天我把汽车和司机都给你,不如带上妈一道去。”祖母回绝道:“那天我得去庙里上香,顺便再给你爹烧点元宝,锡箔我都买好了,明天自己叠出来。”逯太太不解道:“银元宝叠起来很累的,不如直接买纸钱,要不花钱雇个人帮您老人家叠?”

  祖母她说,“算咧,一年就一次,自己叠么,一番心意呀,宇轩的爸爸地下也会高兴。”宇轩忙道:“妈说的对,诗慧明天你带着几个孩子都帮妈叠元宝。”逯太太本来想说“明天我还要和人打牌”,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只好点点头。一家人无语,继续吃饭,二叔忽然问宝玥道:“今天下午在你屋里唱曲子的小姑娘,是谁呀?怪招人疼的。”

  逯太太警觉道:“什么小姑娘,还会唱戏?”宝玥有些紧张,看看祖母和二叔,才轻声慢语地,迟疑道:“她叫顾十良,住在大眼胡同的杂院里,找我来玩。”逯太太“哦”了一声,不喜道:“那地方人多又杂,不是什么好人家,以后这种人少领回家玩,省得把你带坏了。”宝玥很不高兴,小孩子不会存心事,立刻就反驳道:“十良是好人,她给我带吃的,教我编柳条篮子。”

  逯太太见她强嘴,停下筷子怒道:“你个吃货,给了点吃的就说人家是好人,我喂你这么些年,你怎么不说我是好人呢?”逯宇轩见妻子动怒,连忙呵斥女儿,祖母也对宝玥说:“你妈也是为你好,以后别人给的东西,少吃,省得叫人家说逯家的小姐没规矩。”宝玥听了,委屈得说不出来话。

  当天晚上,逯太太说宝玥房里的玫瑰头油找不到了,“满满的一瓶呢,是我前几天买擦脸的鸭蛋粉时一起带的,都是上好的货色,”逯太太抱怨道:“那瓶子难道长脚自己溜了?”云姐帮她在床底下柜子里都找了,仍不见踪影,小声嘀咕道:“难不成被人拿走了?”

  逯太太经她这一提醒,顿时若有所悟,懊恼道:“这家里也没外人,下午只有那个杂院里的女孩子来过。”见宝玥在边上不言语,逯太太气道:“看见没?你给家里招来了贼。”宝玥气道:“十良不会偷拿别人东西!”逯太太见女儿倔强,叹口气,说:“这些戏子伶人,最没有节气,以后你们少来往,那孩子我不欢迎。”宝玥把脖子一横,说:“以后是以后,可今天她没拿咱家东西!”逯太太听了为之气结,说:“你护着她不承认是吧,今儿晚饭就别吃了,一个人坐这里想想。”

  宝玥道:“就是坐到明天早上,我也不会承认!”然后她就真的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了,晚上逯太太叫人送来了茶点夜宵,宝玥也没动丝毫。第二天清晨,还是祖母亲自送来了早点,哄着宝玥说:“乖,脾气怎么恁倔?我们都信你那朋友不会偷拿咱家的东西,我看她也是个好孩子,你妈已经知道冤枉了人家,难道还要她亲自来陪不是?”

  宝玥听了,这才释然。本来为了母亲诬陷十良的事儿,她一晚上都没睡好,本想第二天去大眼胡同找十良,谁知这天说是要去唐府做客,宝玥满腹不快,只能憋闷在心里。

  唐家的房子从外看,也就是一般的四合院,唯有黄铜环子格外锃亮些,等进了大门,客人才能发现别有天地。原来里面不是老式格局,没有什么正屋大厅,而是平地起了栋气派的法式二层小楼作为会客厅,院子内也没有按四合院的格局漫上地砖,而是遍布鲜花、树木,地上除十字砖引路外,便是金丝草草坪,绿油油的十分喜人。除此以外,院子里的东、西、南、北房都是一色的立式西式玻璃落地长窗,洁白的窗纱在窗前摇曳,别有情趣。除主院外,里面是一进一进的由偏院、跨院、后院等各个小四合院,格局倒是和旧式的院子没什么区别。

  逯宇轩头回来唐家,对此自是赞不绝口,唐先生也很得意,等到客人坐定,听差上来茶,他方说:“我这房子买得也便宜,原主是前清的郡王,还是世袭罔替的****,亏得宣统元年,隆裕皇太后无法发放俸银,下了一道懿旨将亲王贝勒门的府邸赏给个人所有,所以郡王把别院的房产契据抵押在东交民巷的法国银行,后来机缘巧合,我出了五万大洋,算是买下了。”唐夫人接口道:“那时已经有了利群和力玮,老太太还在,反正家里人口多,住着倒不挤。”

  语气里若有所指,似乎暗示了什么的,别人听得含混,唐先生却明白,自己就是那一年纳了如夫人。今天早上为到底许不许如夫人出来会客,夫妻两人还起了龃龉,唐太太虽胜了,到现在也不忘揶揄他几句。

  逯宇轩道:“唐兄这些年的在生意场上纵横捭阖,手段极佳,连总理都想请你出山,你却总是推脱。”唐先生笑道:“现在的时局太坏了,换汤不换药,无非是君主政体的翻版,所以与其做一个没有信仰的政治家,还不如老实做一个只知逐利的商人。”逯宇轩知道人各有志,不容聒噪,因此也只是笑笑,说:“聪明人是各行各业都需要的,毕竟事情要人去做。”

  两个男人这里讲话,女眷们也没闲着。唐太太娘家在河北,现在还有自己的农庄,吃的菜和粮食都是田上的,她嫌城里的粮食“不香”,蔬菜“不水灵”,这次还特意备了新鲜的瓜果蔬菜招待客人。逯太太也拿了几色新奇难得的礼物送上,两个人寒暄好一阵儿。

  说话间,唐家的两个孩子也都过来问好,长子力玮今年十六,生得眉目俊朗、体态修长,言语间很是知书达理,倒像书香门第家的孩子,唐夫人显然也很为之得意,次子利群以前见过,皮肤较黑,长得虎头虎脑,只是男孩这个年龄,正是顽劣异常,像个猴子似的一刻坐不稳。

  不知为什么,利群特别爱找宝玥说话,估计是觉得其她几个女孩都比自己高大,唯独宝玥最小,看上去娇滴滴的,更易令人亲近。谁知道宝玥根本就很讨厌他,加上她今天心情恶劣,利群几次找她,宝玥都露出冷淡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