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金环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人心易变

金环蚀 桃乐丝皮皮 2660 2021.10.16 14:29

  宝玥激动地站起了身,却蓦然发现这样太显眼,于是又慌忙坐了下来,逯太太抬眼瞄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宝玥按捺住焦急的心情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宝诗笑道:“不碍事,听说是从医院的台阶上摔下来,小伤而已。”宝诗暗自松了口气,还是忍不住道:“那你不如今天晚上就去瞧瞧他的伤?”逯太太道:“大晚上的,又是个千金小姐,没事儿朝男朋友家里跑什么?”

  这天晚上宝玥总算睡了个安生觉。第二天早早起了床,期盼着大姐赶紧去唐家,好把唐力玮安然无恙的消息尽快带回来。谁知宝诗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等她吃好饭打扮完毕,眼瞅着午饭的时间又要到了。逯太太嘱咐女儿道:“干脆吃完午饭再过去,本来你头回去唐家,应该选个好日子、隆重些才对;我已经叫人在南货店和果局子里买了礼物,你直接拿过去就行,这次要不是为了力玮的伤情,哪用得着这样潦草,恐怕他们什么也没准备。”宝诗安慰母亲道:“无非过去说几句闲话,不会呆太久,不如把小妹也带上,显得我不是那么特意?”

  唐太太得知宝诗要来喜不自胜,等到逯家两位小姐一来,立刻一手牵一个,不停地问长问短,根本不给宝诗她们开口的机会。宝玥还是成年后头一次看到唐太太,就见她大概有五十来岁年纪,胖的像白象一般,脖子底露出一大块肥肉,胖的好处就是那张胖脸虽然有些皱纹,究竟擦了许多粉,不十分看得出来。她见唐太太的神色并不十分的忧虑,可见力玮的伤情并不算很重,心里就先觉得舒坦许多。等到她们见到了力玮,宝诗立即紧走几步上去扶住他的胳膊,伸手在他鼻尖上刮一下,嗔道:“这么大的人了,行动总不小心,真是活该!”她的娇声细语中带有有撒娇的意味,那是女子在爱人前面特有的任性,因为知道自己被宠,所以才显得放肆。

  力玮拉了她的手只是傻笑,宝玥目睹他们这样恩爱,站在门边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进退不得。还是宝诗转身朝她招手道:“愣在那里做什么?你这样站在门边,外面的冷风不都放进来了?”力玮这才留心到宝玥,笑道:“三丫头也来了,快进屋暖和暖和,不过我这屋里都是药味,别熏着你们。”

  她们姐儿俩这屋呆了会,就有小丫头过来请,说是唐太太烦逯宝诗过去一趟,等到宝诗一走,唐力玮忽然对宝玥眨了眼下,道:“我给你样好东西!”随即就见他变戏法似的,也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宝玥接过来打开一看,吓得合不拢嘴,道:“我的天!”看着照片里的内容,宝玥这才感觉到昨天发生的一切远比她设想的要严重的多了,她不由为自己那些轻率的行径后怕:万一力玮出了什么差错,两家人必定都不会放过她。

  力玮完全没察觉到她微妙的情绪,而是指着那些照片兴致勃勃的说都是在哪里拍的,当时情景如何如何。宝玥突然道:“你的伤,恐怕不是在医院摔倒的?”力玮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没等宝玥开口,力玮道:“我再送你个玩具!”一听他说“玩具”,宝玥立即来了兴致,只见他变戏法似的摸出来只玲珑剔透的小船,宝玥一见就喜出望外,连忙捧来在窗前细细观察,原来这是用钻石刀把彩色玻璃裁成小片,再用胶水一片片粘牢的,东西虽然不贵,最是花费功夫。宝玥笑道:“这东西是送给我的?”力玮笑着点点头,她把小船揣到怀里,似乎若有所思,半晌才忽然道:“宝诗呢?宝诗也有这样一艘船么?”

  力玮的眼睛闪过一丝黯淡,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道:“宝诗可不喜欢小船——”宝玥做个夸张的手势,接口道:“你得做豪华大油轮,她才会喜欢!”力玮被她逗得大笑,说:“待会你给宝诗瞧瞧?不过肯定她不会喜欢这种手工玩意。”

  偌大的北平找人跟找针似的,德升一找就是十年,在他都快要不报任何希望时,没想到竟然会遇上顾十良。小时候的那种眷恋之情,时时盘踞心头,尽管没人提起过,再想起来,还是感到一阵阵温馨。他脑中设想过无数回两人相遇的场面,唯独没想过自己会被对方饱以老拳。顾十良早就不是那个小女孩,除了眉眼间依稀有几分儿时的模样,外表看上去俊朗许多,身板也比以前高许多,可一旦她开口说话,那种利索的做派,分明又还是之前的那个女孩,尤其是她一旦笑起来,可能是由于整个人的气质都那样清冷,才愈发显得笑容温暖和熙,一下子就冲淡之前给人冷冷的感觉。

  可是这次的重逢,好像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欣喜,只有德升一个人在那里兴奋的什么似的,甭管他怎样递牙签子,十良都是淡淡的,只有当他提到自己曾经遇见过逯宝玥时,正在缝补衣服的她,才若有所思的停下手里的缝衣针,似乎有所触动。

  德升忙道:“要不要我去找逯小姐,她说都寻了你许久呢。”十良头也不抬道:“别费那个心思了。”德升急道:“你是担心逯家小姐翻脸不认人么?”十良叹口气,抬头道:“何必呢?人心最易变。”德升朝她靠近几步,才说:“也不见得,比如我——”

  十良径自把衣服上的线头咬下来,才轻声道:“是么?”

  恰巧这时金巧惠打外面进来,一眼瞅到德升就笑道:“你今天来得巧,要是前几日,我都要睡上一整天,才能把熬夜的时辰补回来,说罢,你今儿找我什么事儿?”德升见对方以为自己专门过来找她,并不好直接否认,可当着顾十良的面,他不知怎的,先前在巧惠面前那种贫嘴的伶俐劲儿,全然拿不出来一分半分。顾十良见他愣着,不紧不慢道:“德升,你不是说要请巧惠吃大菜呢?怎么,全忘啦!”

  德升得了个台阶,连忙一拍大腿,说:“可不是,昨儿刚发了笔小财,就想请两位姐姐一起去吃大菜,那地方的手艺虽然比不上我,味道也还过得去,就在这附近!”巧惠吃吃笑道:“我可告诉你,现在一般的馆子,金巧惠可是看不上,要去就去福满楼,那才过瘾、带劲儿!”德升朝她伸个大拇指,咧嘴道:“姑奶奶您眼光真好,那可是达官贵人们吃饭喝酒的地儿,得等我发了大财才能去!”巧惠不屑道:“等你发大财得等到猴年马月啊!那时候我早饿死嘞。”

  她说完这话,也不理德升,就自顾掀开门帘走出去,正好撞到师兄荣奎,他板着脸道:“什么人来了?”巧惠不喜欢他那副表情,好像自己被他独占了似的,于是她故意用挑衅的口吻道:“怎么着?不服你就去找人家打一架啊,跟我置什么气?”荣奎气她袒护德升,道:“谁怕啊,真打起架来,不定谁输谁赢呢!”

  德升这边仍旧歪缠着十良,她看下表,好奇道:“你一个大男人家,难道不要去饭馆子上工么?”德升道:“就去就去,你要吃什么好的?回头晚上我送到茶楼里。”十良一笑,说:“还是留给你妈吧。”她顿了一下才道:“这几天我接忙不过来,等过了后天,你挑个日子,我去瞅瞅你妈。”德升拿过她放在桌子上的衣服,道:“你怎么不上台唱戏呢?我敢说,只要你上台,肯定立马就能红!”十良被他逗笑了,道:“这话不诚恳,你又没见过我唱?”德升嘻嘻道:“我被你打过,就知道你武生功夫肯定错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