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金环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洗冤

金环蚀 桃乐丝皮皮 2081 2021.09.15 08:47

  天气突变,明显就要下雨,逯家急着回去,吃完晚饭就匆匆告别。刚一上车,瓢泼大雨倾盆而落,干燥多时的地面上顿时被砸出一个个密密麻麻的泥坑,街上的路人纷纷抱头急窜,也有躲避不及的,浑身上下倾尔湿透,看着十分可怜。

  回家的路上,逯宇轩笑道:“那么多垛盘叠碗,可惜我竟然没吃饱,回去还得煮粥。”逯太太说:“就算是名厨,尽心竭力地做,一天不过完成四五味佳肴而已,还未必有把握,何况命其拉杂横陈,手忙脚乱地,一天闹出这几十道菜点?就像名手写字,写多必有败笔。”

  夫妻两人闲聊了几句,逯太太少不得啰嗦埋怨宝玥捅娄子和人打架的事儿,逯父安慰妻子说:“小孩子嘛,等她上了学,有老师教导,自然就会收敛。”

  逯太太听罢,想起一事,对几个孩子说道:“唐家的力玮明年就要出洋留学,今天我问了他几个问题,也都对答如流,难的是仪态大方,我不指望你们三个都成才,好歹争口气,读上好大学,将来这份文凭才是嫁妆里的重头戏。”

  宝诗连忙点头,宝慧听了只是笑,宝玥明显心不在焉。

  逯太太刚欲发作,忽听逯先生问:“今天你和唐太太谈得还算热闹?”没等逯太太回答,他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唐家的消息倒也灵通得很。”见妻子不解,逯先生解释道:“上面有消息,要把我调到财政局,大概就是秋天的事儿了。”逯太太一喜,忽然脑中闪过今天在唐家的一幕幕,比如唐太太与她貌似交心的热忱谈话,还约了她几日后一起去见活神仙,诸如此类,明显是在拉拢巴结,而自己浑然不觉,竟把这当作对方的真诚相待,更将自己的心事也直白告知。

  于是先前的惊喜之情,在逯太太心胸中迅速转化为恼羞,更令人不快的是,连坊间都有了传闻,丈夫竟然最后才把升职的消息告诉她,平白害了她被人糊弄。逯太太越想越气,当着司机和孩子们的面不好在外发作,只能骨朵了嘴默不出声。

  逯先生察觉到妻子的情绪,想不通因果,觉得她喜怒无常,因此觉得甚是无趣,也不再说话,只盯着车窗外的细密雨丝发呆。

  车子开到他们家所在的胡同口,远处漆黑深沉,像一个幽秘的洞穴,路边的树木在车灯的照耀下,向路心整齐地弯拱,路边隐约站着个人,看身形瘦小,更像是一个孩子。

  宝玥本来昏昏欲睡,是二姐宝慧把她喊醒,指着雨中之人给她看。车窗玻璃上挂满雨水,看得并不清楚,而对方看见这辆从雨帘中冒出来的汽车,立刻挥舞起手,宝玥从这身形和动作中,艰难辨认出那人正是十良,而连忙拍起车窗,大声道:“十良!十良!”

  车里其他人顿时感到惊愕,司机不由放缓速度,逯太太顺着女儿的视线探身瞄了一眼,心里满是不快,嘱咐司机道:“别停啊。”宝玥不满道:“我要下去哎,外面有人找我!”她声音里几乎带着哭腔,逯先生惊讶于女儿的哽咽声,又见晶莹的泪水含在她眼眶里简直一触而破,连忙道:“停车,我和宝玥先下去,你们先走!”

  逯先生一手撑着雨伞,一手牵着宝玥,艰难来到路边,就见那小女孩双手虽擒着把雨伞,身上早就湿透了,浑身冻得瑟瑟发抖,额头上紧贴着一缕缕刘海,一双眼睛神情坚决镇静,看到他们父女两人后,不由发出喜悦的光芒。逯先生被这双眼睛弄得心头一惊,不知是雨水太冰还是怎地,竟然打了个哆嗦。

  宝玥早就挣脱开父亲的手,扑过去想要拉住十良,谁知十良见状,微微朝后一退,疏离的神态很明显,宝玥不由就愣在当地。就听见十良嘶哑着声音道:“我等好久了,门房说你们一家出去做客,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不如就守在这里,终归会把你们等回来的。”

  逯先生听罢心内更是觉得奇怪,因为她一口一个“你们”,显然不只是针对女儿“宝玥”,之前他也听妻子抱怨过女儿交了个大杂院里出来的朋友,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女孩。为了更好的倾听,逯先生举着伞缓缓弯下腰,俯身对十良道:“外面雨大,你这样不怕着凉么,要不先到我家里坐坐?”

  十良连忙摇头,道:“我的话很短,只是想和你们说,我家虽然穷,却从来不沾别人的便宜,更别说偷。那瓶玫瑰头油,我真的没见过,更没有拿过!所以我一定要来说个明白。”

  宝玥看她这样子,就能猜到十良为此受的委屈,说不定还被她母亲狠狠打过呢,而自己,何尝不是被母亲责骂?想到这里,宝玥嗫嚅几下,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大声道:“我从来没觉得你会偷东西!”十良松口气,伸手抹下脸上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亮晶晶的眼睛只看着逯先生,显然还在等他的话。

  逯先生感动于这女孩子的执着,不由自主道:“我也相信你!今天天气不好,明天我去你们府上说明这事儿,还你个清白。”十良连忙挥手道:“用不了,有了你们这话,我就放心了,再见!”说完这话,不等逯氏父女有所回应,十良嗖地转身离去,轻盈的背影像是只兔子,不一会就消失在胡同口。

  打这以后,十良再不肯来逯府,宝玥只好到大杂院去找她玩,不过到了9月她就开始上学读书,所以去的机会也不多。

  中秋时节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家里门廊下摆满了从丰台送来的叶齐苞大的秋菊,可吃的东西也有很多,葫芦形的大枣、清甜香脆的小白梨、良乡的栗子,都是宝玥喜欢的,有时父亲还带她们去去正阳楼吃蟹,拿小木槌敲裂毛茸茸的蟹脚。宝玥偶尔也会拿些水果给十良,她呢,从来不叫宝玥空手离去,有时是自己家做的桂花糕,有时是香喷喷的海棠木瓜,连逯先生都说:“这孩子很懂礼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