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从头再来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阿雷·拉 2568 2005.07.05 17:28

    三人出得轮回之门,在丛林边缘休息起来,阿雷·拉看着贝蒂,问道:“我们是走沃雷拉斯经罗尔沃伊回达达尼尔呢?还是走鲁特兰北部的席姆镇回达达尼尔?”

  贝蒂看着他回答道:“你决定吧,你说走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小姐,现在是你想回达达尼尔,不是我想,拜托你有点自主精神好不好。”

  “那你就是不愿回达达尼尔啦?”贝蒂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

  “我回去做什么啊,达达尼尔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我是一个没有家,也不需要家的人。”阿雷·拉见贝蒂事事依靠自己,心里有点烦躁了,语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显得不耐烦。

  “好,我走,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承认我这个妹妹,都把我当成了你的累赘,我走了以后就不会再麻烦你的了。”贝蒂说完就要掩面而去,迅雷见此情景,一把拉住了贝蒂,贝蒂眼瞟着阿雷·拉,只见阿雷·拉气犹未消,直在一旁大口喘气,没有丝毫要挽留的意思。

  “雷!”桑达尔有些惴惴不安地对他说道,“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点,毕竟她是你的亲妹妹啊。”

  “亲妹妹!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也用不着这么东躲西藏的过日子,过着这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日子。”阿雷·拉显然把这些天来的怨气全归咎于贝蒂和他的父亲还有他的达达尼尔城。

  “好,你去做你的黄金骑士团长去吧,对,是我拖累了你,害得你现在一无所有。”只见贝蒂一边说一边把胸口的祈祷之链取下来,“你拿去吧,拿着它向妖精王请功去吧,你去做你的黄金骑士团长去吧!”

  只见贝蒂把项链扔了过来,阿雷·拉没办法,只得一手接着。

  “把蝴蝶还给我?”贝蒂把手伸了出来。

  “什么蝴蝶?”阿雷·拉见她这么一说,有点糊涂了。

  “克里斯交给你的竹蝴蝶啊,他又不是你弟弟,你还留着它干什么。”贝蒂有点歇斯底里了。阿雷·拉只得从胸前取出竹蝴蝶,有点犹豫地递给她,贝蒂一把夺过竹蝴蝶,掩面而泣,头也不回地走了,迅雷见此,恨恨地望了阿雷·拉一眼,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桑达尔见此,也不再说话,默然无语,“你不跟过去吗?”阿雷·拉有点挑衅地问桑达尔道。

  “雷,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是不会离开你的,除非我死了。”桑达尔叹气道。

  许久,两人都不言语,可以听得到沉重的呼吸。“桑达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很冷血?”阿雷·拉面无表情地问道。

  “雷!虽然说你不相信公主就是你的妹妹,可是她对你的那份感情可是谁也瞒不过的,我们还是现在就去追上他们吧。”桑达尔劝慰道。

  “桑达尔,你不明白的,我其实要求的很简单,我只想过一种平安的生活,我真的很累了,十年的奋斗,我才有了今天的地位,而现在,我又是一无所有。”阿雷·拉垂头丧气地说道,“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

  “雷!古语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体肤’,既然你背负起这个责任,上天给你一点考验是理所当然的。”

  “少来了,什么天降大任,不过是诸神鼓惑人的借口,让你为他所用,让你为他卖命,他们和妖精王也没什么分别。”阿雷·拉情绪激动,面红耳赤地和桑达尔争执起来。桑达尔见他一副拼命的架势,连忙闭口不言,让他一个劲地说下去。

  “所谓的诸神,也不过是些贪生怕死之辈,利用神的借口,愚弄我们。”阿雷·拉激动得大口喘气,胸部起伏不停。

  “可是我们没办法抗拒,除了接受外,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吗?”桑达尔反问道。

  阿雷·拉一把取下胸前的救赎之链,和祈祷之链,狠狠地砸在地上道:“我们为什么不能抗拒,我把这东西扔了不就成了。”

  “可是,妖精王会放过你吗?还有,你觉得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和师傅吗?难道你愿意看着法拉希姆又陷入水深火热中吗?”桑达尔的语气咄咄逼人,却也无法反驳。

  “我没那么伟大,我不是救世主,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从不奢望任何我不可能得到的东西。”阿雷·拉阴沉着脸,嘴里依然是不依不饶。

  “不,你不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你也不是一个偏安一隅的人。”桑达尔反驳道,“说白了,你留恋的不过是妖精王给你荣誉和地位。”桑达尔越说越大胆。

  “‘从不奢望你不可能得到的东西?’,试想一下,十年前,你从达木森林出走的时候,成为妖精王的黄金骑士团长不是你所奢望的吗?如果你真的那么超然脱俗,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的话,你就不会从达木森林出走,也不会加入妖精王的骑士团为其拼命,也不会为了一个区区的黄金骑士团长而抛弃自己的妹妹,抛弃自己的父亲。”说完,桑达尔也把脸偏过一边去,不愿面对着自己的好朋友,或者对自己冲动之下对朋友说出的话有些不忍。

  可是不管什么原因,阿雷·拉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就好象一丝不挂被人家看到了一样,或者还要更严重,被最亲密的朋友洞穿了心中的隐私。

  桑达尔看着他脸色越来越差,越来越凝重,也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阿雷·拉拣起自己刚才丢弃的项链,拨弄着上面的泥土,一言不发,桑达尔见此,心头一亮,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起了作用,便趁热打铁地说道:“妖精王的黄金骑士团长头衔固然令人羡慕,可是如果我们能够打败妖精王的话,这会更令人家刮目相看,我们需要的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

  “从头再来?”阿雷·拉若有所思地问道。

  “是的,既然十年前你可以从一个玄木骑士奋斗起,那么我们现在的情况比那时候好多了,我们为什么不能为了自己的愿望从头再来?”桑达尔见阿雷·拉有点动心了,继续鼓励他道。

  “从头再来!”阿雷·拉苦笑着说道,“如果我们还想活命的话,也只好这么一试了,你说过的,就算我放弃了,妖精王也不会放过我的!我现在是被可恶的诸神和妖精王逼得无路可走了。”

  “从头再来总比坐以待毙的好,人生就象一场赌博,你上了桌,就有可能输,但是你不上桌连赢的机会都没有。”桑达尔见话已经凑效,继续给他打气。

  “看样子我是上了桌啦,不赌都不行啦。”阿雷·拉自嘲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