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庞然大物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阿雷·拉 4460 2005.07.07 16:19

    雾气越来越大,阿雷·拉除了能看清眼前的水面外,小岛几乎消失在视野里,不过有桑达尔在空中的指引,总算还可以朝着目标进发。

  小舟前行,阿雷·拉除了听到浆叶击打水发出的“哗啦”声外,周围静极了,桑达尔落在船头,炙焰鸟则仍在空中盘旋,发出低低的叫声,偌大的一个湖面,只听到水声和鸟叫声,显得格外的静,格外的阴森。

  “你为什么不在空中引路,跑下来干什么?”阿雷·拉一边吃力地划浆,一边喘气地问桑达尔。

  “你看看我的双翼,都湿了,飞起来好辛苦的。”桑达尔一边拭擦双翼上的雾水,一边回答他道。

  “真的是见鬼了,湖面的雾气怎么这么大了?”阿雷·拉埋怨道,“就算是蒸发,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雾气啊,好象在黑夜里走路一样,只能看见眼前的水面,就算是一只船朝我们撞过来都不一定看得清楚。”

  桑达尔默然无语,阿雷·拉见他心不在焉,也懒得开口说话,只顾卖力地划浆,又只剩下水声在耳边回荡。

  不知道划了多久,阿雷·拉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但仍不住手,虽然划得慢,不过船仍在前行,桑达尔也飞到半空中去了,半天没有下来,阿雷·拉累得实在不行了,只好停了手坐在船头,向空中吹了一声口哨,过了一会,桑达尔从天而降,落在了船头,弄得船一晃一晃地。

  “怎么不划了?”桑达尔见他坐着不动,不免问道。

  “累啊,大哥!”阿雷·拉叹气道。

  桑达尔见他这么一说,便走过去要去摇浆,阿雷·拉也不阻止他,只看着他笑了。桑达尔抓起浆,奋力摇了起来,可船不单没有前进,而且在原地打起转来,桑达尔用得力越大,船在原地转得越快,阿雷·拉见了,实在忍不住了,便大笑了起来,笑得桑达尔横眉怒目。桑达尔见自己划不动船,把浆一仍,也坐在船头歇气。

  “怎么样,累吧!我都划了这么远,你才划两下就觉得累了吧!”阿雷·拉戏嘘他道。

  “这是你们人族最没用的发明了,象我们翼族从来不用这东西的。”桑达尔见他嘲笑自己,便给自己找借口。

  “那倒是,你们可以飞嘛!我要是能飞,也用不着这么窝囊。”阿雷·拉叹道。

  “你可以飞啊,你可以御剑飞行啊。”桑达尔见他这么一说,不免帮他出起了主意。

  “御剑飞行?你当是你的双翼一样,可以乱飞的啊,御剑飞行是要花气力的,每次御剑都累得我要死,这么大的一个湖,万一飞不到岛上,那我就得掉到湖里喂鱼虾了。”阿雷·拉白了他一眼道。

  桑达尔没有对他的讥笑回应,而是一言不发,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好象听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似的。阿雷·拉刚要开口说话,桑达尔挥手示意他噤声,见此,阿雷·拉也只地住口细心听去。

  “听到了什么没有?”良久,桑达尔问他道。

  “没听到什么,你呢?”阿雷·拉疑惑地看着桑达尔。

  “你没听到水声吗?”桑达尔见他这么一说,问道。

  “水声?在湖里当然有水声了!”阿雷·拉觉得他大惊小怪。

  “不是,不是划浆的水声,也不是一般的水响声,而是水底有东西在行动,湖面的水波漾动的声音!”桑达尔细细分析道。

  “这你也听得到?湖面下面有鱼游动,水面当然有波动了!”阿雷·拉满不在乎道。

  “那鱼能有多大?”桑达尔见他还不相信自己,“能有这条船大吗?”

  阿雷·拉惊恐地望着桑达尔道:“你说这湖里有船这么大的鱼?”

  “恐怕还不止,一般的鱼游动,是在深水下,就算在湖面,也不会引起大的波浪,可是我听到的波浪声似乎很大很大,不是一条这么简单!”桑达尔皱眉说到。

  听到桑达尔这么一说,阿雷·拉不免也有点慌了,平日里他最怕的就是水,在岸上他还可以和人家一搏,在水里他可是无计可施。

  “我飞到空中看看,你呆在船上不要动!”桑达尔吩咐道。

  “等等!”阿雷·拉从身上去下贝蒂给他的祈祷之链,“你把这条项链带着,万一这次来的是妖精王的骑士,如果我还带着我妹妹这项链,那就便宜了他们。”

  桑达尔见他这么一说,也只得接下道:“好吧!不过我是不会帮你去给你妹妹的,这事我可不能代劳。”原来,桑达尔还有这么一层考虑,不愿介入他们两兄妹的纠纷。阿雷·拉见他这么说,当下道:“你放心吧,不会要你去做和事佬的,我自己的事我会自己去处理的。”说着,把祈祷之链抛给了他,桑达尔接过项链,朝空中飞了上去,炙焰鸟也在空中向他飞了过来,两个鸟人一齐消失在雾气弥漫的空中。

  阿雷·拉坐在船头,也细细听了起来,隐约中听到有波浪起伏的细小声响,这才知道桑达尔并非是危言耸听,心里不免得紧张起来。过不了多久,声响越来越清晰,几乎可以明确地听到有东西在水底潜行,看来敌人已经越来越接近小船了,波浪的起伏把小船也颠簸得一摇一晃,阿雷·拉就象喝醉了酒的醉汉,随着小船的颠簸而左右摇晃,时而一个趔趄,冲到船头,时而一个趔趄,又冲到船的中间。敌人还没显身,阿雷·拉早已经被折磨得头晕眼花,脚下象无根的浮萍一样随水波动。

  阿雷·拉没办法,拔出幻灭之剑,朝船的木板上用力一插,固定了下来,双手握紧剑,才稍微缓解了颠簸之势,不过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随着波浪的欺负,小船都已经上下起伏了,眼看有倾倒的危险,他把剑固定在船上又有什么用处!俗话说:“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果连船都被掀翻了,他更是无处容身了。所以,他朝空中尽力地吹起了口哨,希望桑达尔能够从空中飞下来帮他,虽然他知道就算桑达尔飞下来也不见得有办法,可是“病急乱投医”,在水中能抓住一根稻草也好啊。

  然而,桑达尔和炙焰鸟好象没有听到他的呼唤,没有一个从雾气中出现来帮他,阿雷·拉几乎要绝望了,小船已经在水中上小颠落,要不是他有幻灭之剑把自己固定在小船上,估计这个时候早已经被抛落到水里了,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敌人还没露面,自己可能连死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

  阿雷·拉不免心里骂起桑达尔来,这个鸟人,我要是就这么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可惜,已经没有机会诅咒了,波浪把船抛向了半空中,阿雷·拉就象在飞一样从空中坠落,由不得他有过多的思考,只见幻灭之剑从破败的木板中抽出来,空中闪过一道白色的光芒,原来,危急关头,阿雷·拉奋力御剑飞行了。只听到“噼里啪啦”几声清脆的响声,小船已经四分五裂地落在湖面上。

  阿雷·拉飞在空中,这才清晰地看到了他的敌人,只见波浪散开,水逐渐四面流去,一个庞大的怪物慢慢浮出水面,那是一个无法想象、无法具体形容的怪物,只见小舟摔下的地方,怪物慢慢地现了出来,几块木板留在了怪物身上;那怪物的头不知道在何处,只见一座小山似的东西,慢慢升起,刹时,阿雷·拉目力所及的湖面已经被怪物的身体占据了,那怪物还在慢慢上升,阿雷·拉只得催动幻灭之剑,飞得更高;那怪物终于停止了上升,阿雷·拉仔细看去时,小舟的木板已经如毛发般附着在怪物的身躯上。

  阿雷·拉惊异于怪物的庞大,不过好奇的心性已经让他顾不得眼前的危险,他催动幻灭之剑飞下围绕着怪物观察,往下飞行了一会,才逐渐可以看见悲叹之湖的湖面。围着怪物飞了一圈,阿雷·拉只得慨叹自己的渺小,只见浮上水面的怪物在水面的部分,宛如一座山丘,高高耸立,自己几乎要仰视才可以看见顶部。他正在考虑这怪物怎么咬人的时候,只见两这座肉山的一个地方在挪动,阿雷·拉眼盯着那挪动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只见怪物的身躯慢慢挪动,身上的皮肤慢慢地收缩,逐渐显现出两个庞大的黑镜子,阿雷·拉眼瞧着这两面比自己身躯还要高大的镜子,正惊异于它的平滑的时候,两面“镜子”竟然转动了一下,我的天啊!这哪是什么镜子,竟然是怪物的眼睛,怪物盯着眼前不知死活的阿雷·拉,也有点惊异,或许,它在惊异为何还有活物在自己眼前活动。

  阿雷·拉不等怪物发动攻击,事实上,怪物一点都没有发动攻击的意思 ,便催动幻灭之剑,向上飞去,他要去找桑达尔,把这个惊异的现象告诉他。就在他催动幻灭之剑的时候,有水在空中象瓢泼一个喷洒了下来,阿雷·拉被水柱击中,平衡的身躯有点歪斜了,不过尚好,还可以控制住。他正纳闷,怎么这时候会下起雨来的,而且还这么大,这不是要他的命吗?只见大水过后,逐渐淡去的雾气中,有几根黑色的柱子正从远处靠近,显然刚才从天而降的水就是那柱子喷洒出来的。

  阿雷·拉目瞪口呆地望着几根逐渐靠近的柱子,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瞥见一根柱子的顶端赫然站一个人,阿雷·拉连忙催动幻灭之剑上前,待看清楚的时候,他再也不能如刚才那般镇静了,只见那柱子的的顶端,具体的说不是站着一个人,而是桑达尔被柱子末端卷了起来,桑达尔此刻正手忙脚乱地挥舞风神之矛刺着柱子,虽然柱子血流不停,不过丝毫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桑达尔看见阿雷·拉向自己飞过来,连忙叫道:“雷!快躲开啊,这柱子好厉害!”阿雷·拉心里说道:你要是看见我刚才看到的,只怕会吓晕了。当下阿雷·拉御剑飞了过去,准备救下桑达尔,幻灭之剑划过柱子的一边,只见柱子顿时裂开一个大缺口,血流如柱,可柱子一点都没有要放下桑达尔的迹象,向肉山靠过去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改变。

  阿雷·拉只得飞上空中,转了一个圈,只见桑达尔被卷在柱子上一点办法都没有,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湖面的雾气逐渐散去,阿雷·拉从空中朝下望去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那座肉山不过是怪物的身躯,而向中间靠拢的柱子正是怪物的触手,而刚才在湖面听到的细微的水波,恐怕不是怪物靠近,而是这庞然大物从湖底慢慢升起引发的。

  就在阿雷·拉思考的时候,触手已经快要接近身躯,怪物的顶部突然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赫然是一张血盆大口,张口就要吃掉桑达尔,而桑达尔在怪物看来,就象阿雷·拉平日里吃鸡腿那么简单。

  阿雷·拉停在空中,望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中邪了一样,一动也动不了,他几乎被眼前的景况吓得失常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边是亲密的朋友,一边是庞大的敌人,为朋友他应该冲上去,可是自己在怪物看来,不过是多了一条鸡腿而已。

  难道自己和桑达尔就要葬身在这怪物的嘴里,阿雷·拉想到此,不免有点悲伤起来,要是自己当初听了桑达尔的劝告,不去那个岛上,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想起妹妹贝蒂和迅雷下落不明,反抗妖精王的事还没一点眉目,真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