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遭遇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阿雷·拉 3582 2005.07.01 17:51

    不知什么时候,天下起雨来了,两人在这旷野,没有避身之处,只得让它这么淋着,阿雷·拉身上的玄木铠甲,因为没有腰带,早就散了,这会淋了雨,更是一副破败不堪的样子,他索性脱了下来,扔了。桑达尔刚要阻拦,看到阿雷·拉脱掉玄木铠甲后露出的黄金铠甲,透着一股英武之气,想想反正妖精王已经知道他来了沃雷拉斯,再装扮也进不了城,只得饶路走,所以也就把话咽了下去。

  两人便冒着雨一边穿过森林一边谈起来“跟你走一起蛮倒霉”阿雷·拉说道,“你穿得这么潇洒英俊,我穿得这么破破烂烂,你说谁会看得上我。”

  “你现在也不赖了啊,妖精王给你们的黄金铠甲简直就是神铸造的一样。”桑达尔十分羡慕阿雷·拉那身黄金铠甲。

  “哎!现在这身东西,连酒都换不到一口喝了,你少挖苦我了。如果我能有其他铠甲穿,刚才也不会露出破绽,也不会被人围歼了。”

  “是啊,我这身皮甲我也穿了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铠甲,在法拉希姆生存,你可以没有权利,没有地位,但一定要有适合自己的铠甲,那样才能活得更久一些,才能让人瞧得起。”

  “哎!算了吧,现在别说让人瞧得起了,就是让人瞧见都很麻烦了。”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了半天了,雨也停了,太阳出来,刺眼的照着,两人想要找个树荫躲一躲,却又发现树下都是湿漉漉的,于是又只得前行,正当两人走得有气无力的时候,阿雷·拉突然一路小跑起来,桑达尔抬眼望去的时候,却只见一条河横在他们面前,河的对面是一片从林,只见阿雷·拉卸下黄金铠甲,一路小跑往河中游去,桑达尔只得在岸边看着。

  阿雷·拉回头见桑达尔还楞在岸上,便对他招手:“下来洗洗啊,很舒服的。”

  桑达尔摇摇头,站在他的黄金铠甲前,仔细地掂量起来。黄金铠甲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笨重,相反,是很轻盈灵动的护甲,内衬着优质的皮革,桑达尔正寻思怎么才能把黄金铠甲铸造得这么轻灵而又与皮革缝合在一起,翼人特有的灵敏让他感觉到有人正朝这边走来。他展开双翼,飞上半空,只见从沃雷拉斯来的方向上,有一群人影在动,他想飞过去看个究竟,无奈这里是丛林,没有高大的树木可以让他隐藏起来,只得飞下来招呼阿雷·拉上岸。

  “什么事?我还没洗够呢!”阿雷·拉一便套上黄金铠甲,一边问桑达尔。

  “不太清楚,不过有人往这边过来了,我们赶紧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躲什么,这又不是在城里,我们两个冲上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罗尔沃伊距离沃雷拉斯本来就不远,而且妖精王现在坐镇妖精之都,如果现在再让妖精王知道我们的行踪,恐怕就没刚才那么好的运气了。”

  “那你说怎么办?”

  “先看看再说,如果他们没发现我们,我们也就懒得自找麻烦了。”

  “也行,那就先便宜了这些畜生,让他们多活几天。”阿雷·拉恨恨地说道。

  两人躲在河边的丛林里,不大一会,就只见有两个人跑了过来,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兽人,后面紧追着他们的是一个青铜骑士团,有兽人,也有翼人。阿雷·拉定睛看去时,差点叫了起来,那女的赫然就是他的妹妹贝蒂公主。

  阿雷·拉站起来就要冲出去,桑达尔一把拉住他道:“别急,先看看再说。”阿雷·拉依言蹲了下来。

  显然,贝蒂和那兽人已经跑了很久了,累得气喘吁吁,兽人拉着贝蒂跑,速度自然就慢了,后面的青铜骑士紧追上来,一下就把他们围住了。

  两人没办法,只得拿起武器戒备,兽人骑士团长站了出来,对贝蒂说道:“贝蒂公主,跟我们回去吧,妖精王陛下不会亏待你的。”

  “要杀就杀好了,我死也不会回去的。”贝蒂一脸的血污,看得一旁的阿雷·拉心疼极了,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其实这个妹妹在他心中还是有分量的。

  青铜骑士团长为难了,沉吟了一会,说到:“公主,别为难我们了。我们也只是奉命办事。”

  “哼,要不你们就杀了我,要不你们就放了我,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贝蒂拉着兽人的手准备就走,但是青铜骑士围着不放。

  阿雷·拉正纳闷着他们的对话,搞得自己都糊涂了,如果妖精王抓住了他的话,拿了项链就可以把她给杀了,现在怎么会这么好心起来,请她回去。”

  和贝蒂一起的兽人,张弓搭箭,一副准备战斗的架势。

  青铜骑士瞧这架势,知道不来硬的不行了,便招呼青铜骑士进攻,不料,那兽人似乎很机警,张弓搭箭,“嗖、嗖”两下,飞在空中的两个青铜翼人骑士还没明白过来,双翼上中了箭,掉在地上呻吟。

  看来,兽人的战术很明确,那就是先消灭空中力量,再对付地上的,对付翼人的最好武器,当然是弓箭了。不过翼人最好的武器也是弓箭,只是翼人还没有提防,兽人早已先下手为强了。

  青铜骑士团长一见如此,便挥舞手中的大斧朝兽人辟过去,兽人手上只有一张弓,无法正面和他的斧子对抗,只得一边跑,一边闪,无奈青铜骑士已经围住了他们。贝蒂手中的权杖也抗不住几把大斧长矛的轮番攻击,瞬时间,已经险象环生。

  阿雷·拉一看不出手不行了,也不顾桑达尔是否跟在后面,拔出幻灭之剑,冲了出去,生怕青铜骑士伤了贝蒂,一边跑还不忘了吸引青铜骑士的注意:“喂!畜生们,你大爷我在这里!”这一招果然有效,所有的青铜骑士都停止了打斗,望他这边看过来。

  阿雷·拉一见青铜骑士住了手,冲到一半也停住了,不知该不该动手了。青铜骑士看到一个穿黄金铠甲的人从丛林中钻出来,也有点懵了,不过也就懵了一会会,青铜骑士团长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抓住他,他就是妖精王陛下通缉的黄金骑士团长阿雷·拉。”其他的青铜骑士一听这话,呼啦一声围了过来。

  贝蒂也一眼瞥见了阿雷·拉,也不顾周围环境险恶,马上就哭着冲了过来:“哥哥!”

  青铜骑士一看这架势,也楞了,怎么,妖精王的黄金骑士团长会是人族公主的哥哥,那他不是人族王子吗?

  和贝蒂一起的兽人也楞在那里,显然,他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委,桑达尔也从丛林中走了出来,青铜骑士团长一看对方一下子多了两个帮手,而自己这边又有两个人受伤了,见势不妙,便要发暗号召集同伴前来,阿雷·拉一见不妙,幻灭剑顺势就划出一道“剑气斩”,青铜骑士团长刹时便少了一条胳膊。

  其他的青铜骑士见团长受伤,所有的家伙直往阿雷·拉身上招呼,阿雷·拉也不慌张,一手拉着贝蒂,一手挥舞着幻灭剑,左冲右突,和贝蒂一起来的兽人也不客气,张弓搭箭,专拣没提防的青铜骑士射,青铜骑士本来就在全神贯注地和阿雷·拉打斗,哪会注意这些,不一会,要不就腿上中箭,要不就是背上中箭,桑达尔手中的风神之矛,此刻也舞得呜呜作响,专拣中了箭的骑士刺,眨眼工夫,一队青铜骑士团便在他们手中化作了亡魂。

  看看敌人已经全部死了,贝蒂一下子扑到阿雷·拉的怀里,呜呜地哭个不停。阿雷·拉对贝蒂的牵挂主要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又没多少的感情,现在看到她哭个不停,心也软了,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让他哭个够。

  贝蒂见三个人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哭,也觉得不好意思,止住了哭,拿住阿雷·拉的手来到兽人面前说到:“哥哥,我能见到你,多亏了他,他叫迅雷!”

  贝蒂似乎早已跟他提到过自己,所以迅雷也就没有问贝蒂,而是目不转眼地盯着贝蒂。

  阿雷·拉这才仔细地注意了这个兽人来,这兽人是****混血儿,不象一般的兽人那样脑袋完全象个怪物,而是有几分清秀的人样,身上穿着兽皮甲,手里拿着一张黄绿色的弓,箭囊里的箭枝也是黄绿色。以弓为武器的人,近身作战就很吃亏,难怪刚才他们两人只是跑。

  阿雷·拉回头看到贝蒂情绪稳定了,也急不可待地问他道:“这些天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让我担心死了。”

  不等贝蒂答话,桑达尔在一旁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先别说这些了,我们先把这些骑士的尸体清理一下,免得被人家发现了行踪。”兽人迅雷也点头同意,于是,四个人把这队青铜骑士的尸体拖入丛林中,用茅草遮盖起来。

  忙完这些,阿雷·拉才喘了口气,重新问起贝蒂来。不料贝蒂话还没说,又哭了起来,阿雷·拉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女人一哭,他再灵活的脑子也没了主意。只得哄她道:“好了,别哭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不问了。”

  贝蒂委屈地说:“我又不是不想说,我是难过才哭的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