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黄昏之丘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阿雷·拉 2803 2005.07.26 22:14

    长者甘提见无法说服阿雷·拉,也只得住口不言,刹时,三人默然无语,最后还是桑达尔打破了僵局:“长者,既然你说妖精王准备将魔神复活,为什么我们现在看不到他丝毫的举动呢?”

  “丝毫的举动?”甘提反问道,“水魔兽出世算不算举动,不说魔灵骑士出现大陆,就说你们在去冰雪之极的路上的遭遇,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你是说静寂之蟒都是妖精王弄出来的?怎么可能?”阿雷·拉也开口驳斥道。

  “静寂之蟒不是妖精王的爪牙,不过那是魔神复活的前兆,魔力影响了法拉希姆的生物,所以才有变异了的巨蟒,蜜蜂和野狼。”甘提向两人解释道。

  一时间,阿雷·拉和桑达尔都默然不言了,这都是他们亲眼所见的,而阿雷·拉在逃离达达尼尔的时候,险些遭到了魔灵骑士的毒手,现在看来,不知不觉中妖精王已经在部署他的阴谋了,看来,他们只得接受诸神的安排了。

  两天后,阿雷·拉和桑达尔在长者的带领下,又回到了冰雪之极的入口,他们将在这里进入黄昏之丘→阳。

  “我们要在太阳落下前的那一刻,沿这条路前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进入黄昏之丘→阳。”长者一手拄着权杖,一边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

  “为什么黄昏之丘会有阴阳两界?”桑达尔不免问道,“而且阴阳两界都是进入法拉希姆的不同地方,而非灵界和天界?”

  “黄昏之丘的阴阳两界只是由于光照的缘故,而分别进入两条不同的路,一条路通往黑暗沼泽,一条路通往悲叹之湖,其中的奥秘我也弄不懂。”甘提见桑达尔问道,也只得实话实说。

  “哦!”阿雷·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只能在黄昏的时候才可以进入黄昏之丘了?”

  “也不尽然,黄昏之丘是在冰雪之极融化后启动的,若是平日,由冰雪之极南下,将到达兽族的领地——席姆镇。”

  三人正说着,只见夕阳下太阳的光辉正慢慢地变弱,阿雷·拉忽然想起当日的情景,不由得信服长者甘提的话来。正楞着的时候,长者甘提早已经站了起来,说道:“快走,若错过这个时间,我们又要等一天了。”

  三人都站起来,沿着来路一路狂奔,因为,黄昏之丘的阴阳分界口,从来都是不固定的,现在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跑到黄昏之丘——阳去。当日阴差阳错,阿雷·拉和桑达尔仅仅几步之遥,却和贝蒂和迅雷失之交臂,现在当然不能再烦这样的错误了。

  太阳的光辉终于慢慢地消失在天际了,阿雷·拉看看周围的景况,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长者甘提却在一旁道:“能否进入黄昏之丘→阳,现在还不能下定论,所有的一切,要待天明之后才能确定。”

  真是烦躁,又要挨过一个难熬的夜晚,阿雷·拉自从打算和妹妹复国对抗妖精王以来,他就觉得妹妹在他的心中越来越重要,不管是出于利用妹妹的声望的关系,还是真的思念妹妹,他都已经心急如焚了。虽然在此之前,他一度认为妹妹贝蒂是他的累赘,可自从听了长者甘提的话,知道了诸神安排后,他虽然有点愤激于诸神的安排,不过当他得知妹妹在此有一劫难,即使长者说并不危险,可是他还是有点忧心忡忡。

  “你是不是在想妹妹了?”桑达尔有点不知趣地抖落了他的心事。

  “不用担心!”长者甘提安慰他道,“你妹妹是诸神的角宿斗士,她一定不会有事的,虽然劫难在所难免!不过终会逢凶化吉的。”听了长者的安慰,阿雷·拉也只得放下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一夜无话。

  天刚微微亮的时候,阿雷·拉就已经醒来,虽然看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处何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进入的不再是悲叹之湖了;阿雷·拉心里不免有点暗暗狂喜,他一下把长者甘提弄醒,急切地问道:“长者,你看看,这里是不是黄昏之丘→阳?”

  长者甘提拄着权杖站了起来,抬头看的时候,只见雾气弥漫,眼前一片模糊,分辨不出到底在哪里!只得安慰阿雷·拉道:“等天色再亮点,又或者是太阳出来的时候,我才可以分辨出是否到了黄昏之丘→阳。”

  阿雷·拉见长者也没办法辨别,可又心急如焚,便提脚就准备向前探看一下。

  “站住——”只听得长者一声威严的长喝,把桑达尔吓醒了,阿雷·拉也被长者吓得把脚停在空中。“黑暗沼泽是不可以乱来的,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泥潭,到时候,你再强的功夫都无用武之地了。”

  “怎么了?雷!”桑达尔也是一脸的疑惑,不待阿雷·拉回答,长者的话已经替他做了解释,“等雾气退去,我们才可以进入黑暗沼泽的。”阿雷·拉听长者这么一说,无奈,只得站在原地,等待雾气散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雾气才慢慢开始上升,阿雷·拉一身已经被雾气打湿了,没了黄金铠甲的他,只穿了薄薄的布衣,现在被雾气弄湿了,先前都是对妹妹的安危忧心忡忡,没心思顾虑这么多,现在闲下来他才感觉到一丝丝的冷,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雷……”桑达尔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也有点不忍,可有帮不了他,所以话到了嘴边也就收住了。长者甘提听到桑达尔的话,又看到他的样子,便站了起来,问道:“炽炎之火和水煞是人族的基本护体技能,你都没学会吗?”

  阿雷·拉摇摇头,牙齿在打颤:“我……我没……学过魔……魔法!”长者听他这么一说,摇摇头,叹道:“哎!你是神最值得期待的斗士,却也是让神最伤神的斗士。”说完,便将炽炎之火和水煞的咒语教会了他。阿雷·拉依言念起炽炎之火的咒语,果然觉得好多了,不再有寒冷的感觉,而且,身体特别的舒畅,阿雷·拉望了下长者甘提,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此时,雾气已经慢慢退去,显现在三人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地,阿雷·拉有的懵了,目光投向了长者甘提,似乎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者甘提并没有回答,只是从容地答道:“黑暗沼泽就是在极目之原的中心,我以为魔神即将复活,黑暗沼泽会在魔力的影响下逐渐吞噬极目之原;现在看来,我的猜测是错的,极目之原一定有人在保护着;现在我们就是要穿过极目之原进入黑暗沼泽,也许,你妹妹并没有进入黑暗沼泽也说不定。”

  “极目之原?”阿雷·拉也有点糊涂了,“你不是说经黄昏之丘→阳进入的是黑暗沼泽吗?怎么现在又要穿过极目之原?”

  “黑暗沼泽本来只是极目之原的一部分,但是由于黑暗沼泽中有一座失落的神殿,而成为世人心目中进入黑暗沼泽的唯一目的,反而极目之原渐渐地被人们忘记。”长者甘提从容地答道,“也许,在失落的圣殿,我们可以找到上古的遗迹,不过我们的目标仍是先找到你的妹妹和迅雷!”

  长者说完,并不理会在一旁发楞的他们,自顾自地上路了;阿雷·拉听到长者这么一说,也只得默然无语,和桑达尔跟在后面踏上了极目之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