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神的旨意

诸神斗士传之魔神归来 阿雷·拉 2988 2005.07.26 16:44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吗?”阿雷·拉一脸疲惫地问长者甘提。

  “你觉得你现在可以出发吗?”长者甘提笑问道,“你们两人刚才大战水魔兽,若非火凤凰相助,你们恐怕已成了水魔兽的口中餐了;现在你们的样子已经是狼狈不堪了。”阿雷·拉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也就再说话。

  “你既然知道我们处境危险,为什么见死不救,如果万一我们两人遭遇不测,你岂不是前功尽弃?”桑达尔见长者仍是气定神闲,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不免有点愤愤然。

  “诸神斗士若连魔神残骸的守护兽都斗不过,就算是我救了你们,又有什么用!诸神斗士并非天赋异禀,也不过是平常人而已,所不同的是在于谋略而已。”长者甘提一边提起桌上的茶壶自斟自饮,一边继续说道,“天才和庸才的区别也就是在于谋略的不同。”

  阿雷·拉见长者如此一说,也颓废得低下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自己刚刚被长者甘提毁弃的黄金铠甲出神,桑达尔也是一声不响,实在找不出理由来驳倒这个古怪的老头。

  “这么说,我们就是庸才咯!”阿雷·拉失望地叹道,“不过你们眼光也有点问题啊,找个庸才来完成你们所谓的诛魔大业。”

  “哈哈……”长者甘提又大笑了起来,“我并未说二位就是庸才,只是二位对自己尚未能认识清楚,不能发挥自己的潜力而已。”

  听到长者如此一说,两人才稍稍有点信心,只听长者继续说道:“诸神斗士并非生而有之,也必须经过磨练才能达到顶峰。其实以你们的功力,诛杀水魔兽已经易如反掌,只是你们还不懂得运用自己的潜力,反而被水魔兽弄得狼狈不堪,这就是没有实战经验的后果。”

  “你别逗了,水魔兽那么大,触手那么多,别说诛杀它,能够顺利逃出生天已经算不错了。”阿雷·拉见长者说得好象吃饭一样容易,也有点愤愤不平了。

  “错了,水魔兽体形虽然巨大,但头脑十分简单;而且它身上有不少的软肋,你们只要抓住其中之一,便可以达到一举歼灭的效果。”长者甘提见他们两人不相信,便缓缓解释道,“水魔兽的眼睛是其最软弱的地方,你只要不停地攻击它的眼睛,它必然会逃跑;它的触手虽然强大,并且众多,但你只要御剑斩其根部,它就会变成一块死肉。”

  “可是我们攻击了他的眼睛,除了让他痛疼外,没其他效果。”阿雷·拉争辩道。

  长者见他仍是怀疑,不免有点愠怒地说道:“如果井宿斗士以霹雳风神枪攻击水魔兽眼睛,单是这一击就足够他受的了,而且你若用剑气斩斩其触手,你们还会这么狼狈吗?”

  “可是”阿雷·拉不满道,“如果要御剑飞行的话,剑气斩如何能发?”

  “哦!难怪你们如此狼狈了,御剑飞行是用其神而不用其形,那么你就可以使用剑气斩了。以你目前的修为,完全可以做到,看来,你是不会咯?”长者的话有几分讥讽,又有几分关切。

  “不懂,你试试!”阿雷·拉拔出幻灭剑,递与长者甘提,长者并不接阿雷·拉递过来的剑,只是走下吊脚楼,在楼旁的竹子上折了下一枝,只见他运起力道,刹时,竹枝笔直如剑,竹叶飒飒作响;但见他把竹枝往空中一掷,轻身跃上。阿雷·拉正要讥笑他班门弄斧,竹枝刹时已从脚下已经到了他手中,却也不见他下坠;只见白光闪处,长者已经对准竹林破空劈出一剑,只见竹叶已纷纷落下,而长者仍气定神闲地在空中飘逸。

  桑达尔见此凑过来说到:“雷!他似乎比你的那招还厉害啊!”

  阿雷·拉听他这么一说,脸涨得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长者已经从空中轻身落下,缓缓说道:“御剑飞行在于御其神,而非御其形,这下你懂了吧!”

  阿雷·拉将信将疑,如法炮制了一回,这才彻底信服;长者甘提见他已信服,回头望了一眼桑达尔,叹气道:“霹雳风神枪本来是风神至强至猛的招式,可惜你功力未到,强行使用,致使风神之矛消失,这才是你们最大的损失啊!”

  桑达尔见他这么一说,也不免有点内疚,转而怒道:“如果你早点出手相救,风神之矛就不会消失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们在冰雪之极没有取到雪天使却找到了炙焰鸟,当时可曾想到有朝一日,炙焰鸟会有凤凰涅磐的一天吗?现在风神之矛消失,说不定将来可以得到更厉害的武器;再说,凡事有缺憾才算得上是完美,你们没听说过缺憾也是一种美吗?”长者说完,飘然上台阶,走入吊脚楼内。

  阿雷·拉和桑达尔跟在后面,阿雷·拉低声道:“缺憾也是一种美?我看他是八成在这里呆久了,脑袋有点问题了。没听过完美吗?完完全全才是美!真的是老糊涂了……”桑达尔忽然发现长者回头,急忙示意阿雷·拉住口。

  “你们现在悬浮岛上休息一下,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出发去找寻你的妹妹,还有其他的诸神斗士。”长者甘提吩咐道。

  “我还有些事情不太明白,想请问一下长者。”刚才受了长者剑术上的提拔,阿雷·拉的口气又恢复了刚来时候的谦恭。

  “什么事,你问吧,我知道的一定不会隐瞒你。我不知道的也可以一起探讨,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长者和蔼地说道。

  “不敢,我只是想问,既然二十八宿黄金斗士是为了保护诸神而诞生,为什么不在诸神的身边,而流落法拉希姆大陆?还有,你们口口声声说妖精王要将魔神复活,为什么至今仍不见他有所动作?”阿雷·拉一口气就提了两个问题,问完就一脸希冀的望着长者。后面一个问题正是他最想知道,最关心的问题,就因为这个缘故,他才踏上了逃亡这条不归路。

  “自从魔神被诛灭,诸神又回到了天界,诸神为了防止魔神复活,才不得已将诸神斗士遗留在人界;诸神斗士的后代经历五千年的繁衍而都不知所终……”

  “等等,既然是不知所终,你为什么就认定我们是诸神斗士?”阿雷·拉急切地问道。

  “你听我说完再问行不行?”长者看阿雷·拉急噪的样子,也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诸神斗士的后代虽然不知所终,但诛魔五英雄的后代由于有了神灵赐予的神器而倍受诸神关注,所以诸神希望五英雄的后代能够把二十八宿诸神斗士找到,完成诛魔的任务。”

  “就这么多?说完了?”阿雷·拉由于受了长者刚才的奚落,不免有点搞怪地问道。

  “那你还想知道什么?”长者也被他弄得有点头疼了。

  “我想知道的是,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无法对抗妖精王的二十八宿骑士团,更别说魔灵骑士了,你所说的‘经过诸神的洗礼,接受神赐予你的职责,履行神的使命’又是指什么?”阿雷·拉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长者也不免焦躁起来。

  “你知道什么是命运吗?”长者狠狠地问道,不戴阿雷·拉回答,长者已经自己说了,“命运就是不管你做什么,都已在神的预料之中,你的归宿神都已经安排好了,你能做的就是一直走下去,总有一天你会看到自己的归宿。”

  “我命由我不由天!”阿雷·拉见长者口气如此强硬,也有点愤愤然了。

  “哈哈……”长者长笑道,“你的命是神赐予的,你的归宿当然也得由神来安排,我还没见到一个能逃脱神的旨意的人。”

  “那你幸运了,从现在起,你将看到一个脱离于神的旨意之外的人。”阿雷·拉冷冷地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