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谋与杀

墨桑 闲听落花 2018 2020.09.10 08:08

  顾晞最后一趟,送走二皇子顾琝和沈明书,回到眨眼间就收拾干净的后堂。看着微微有一丝倦意的顾瑾,坐到他旁边,皱眉抱怨道:

  “年年都这样,又热闹不起来。照我说,你就别难为自己了,拉不到一起去。”

  “我知道,不是为了要拉到一起,只是要告诉他们,也是要告诉大家:

  再怎么样,眼下顾沈都是一体,都要一体!”

  顾瑾说着话,往后靠在靠枕上,看着顾晞微笑道:

  “小事见大事,你一直都能顾全大局,沈家,一直都像今天的沈明书,分不清轻重,掂不出深浅,看不到真假。

  你经历了这一场劫难,也算有点儿好处,皇上应该不再想着拆分睿亲王府了。”

  “只是暂时不想而已。”顾晞呵笑了一声。

  “皇上一年比一年病弱。别想太远。”顾瑾看着顾晞。

  顾晞嗯了一声,说起了闲话。

  ……………………

  文诚和文顺之出了晨晖门,同时长舒了口气。

  “年年都有这么一回,不瞒你说,从进了腊月,一想到这场子事,我都要做噩梦。”

  文顺之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抹了把汗的样子。

  “是尴尬了些,可这点子尴尬,就能让你做噩梦了?”

  文诚看着夸张抹汗的文顺之,忍不住笑。

  “怎么不能做噩梦?我最怕这样的尴尬。

  再说,要是别人家的尴尬也就算了,退一步看个热闹,可这是大爷的生辰,可不是别人家的尴尬。

  唉,真不知道大爷是怎么想的,尴尬成这样,还非得年年来一回。”文顺之连声叹气。

  “这是大爷的态度,也是这一半睿亲王府和那一半睿亲王府,以及永平侯府的态度。

  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这场尴尬的生辰宴呢。”文诚声音很低。

  “唉,大爷不容易。”片刻,文顺之低低应了句。

  两人沉默往前,走出一段,文顺之脚步微顿,侧头看着文诚,“刚才,公主跟你说了那么多话,你一句不接,也太……”

  文顺之一只手平摊出去,再平摊出去,他想不好该怎么说文诚那份不近人情。

  “都是没话找话,用不着接。”文诚声音极低。

  “就是没话找话,你也不好一句不接。

  到后来,你拧着头没看到,公主那样子,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文顺之语调神情里,都透着薄责。

  “一句不接才最好。公主小孩子脾气,过一阵子就好了。”文诚低着头,看着自己扬起落下的长衫下摆。

  “唉!”文顺之沉默了好一会儿,一句话没说出来,只叹出了一口气。

  ……………………

  有了头一天连跑几家的经历,对于京城酒楼第一梯队的七十二家正店,李桑柔有了直观的认知。

  吃了午饭,李桑柔让金毛和黑马兵分两路,先把七十二家正店余下的六十多家问了个遍。

  哪家哪天有空座,哪家虽然没空座,但晚点过去也能吃到,以及哪家今年正月里肯定是吃不上了,都拿小本本记好。

  一圈儿问下来,隔天的晚市儿,乳酪张家有个正巧退出来的雅间儿。

  乳酪张家正店紧挨着新曹门,离李桑柔她们住的炒米巷很远。

  李桑柔和黑马、金毛三个人,早早就出了门,叫了辆车,直奔新曹门。

  昨天在刘楼那一顿饭,就让大常对建乐城的高档酒楼失去了兴趣。

  菜碟子不管大小,菜都是一丁点儿,不够他一口吃的。

  实在是太寒碜了!

  光寒碜就算了,还贵得吓人,吃一口菜,跟吃一口银子差不多!

  他不去了,还是在家里炖一大锅肉骨头啃着痛快。

  雅间儿还是比楼梯角的八仙桌舒适好多了,乳酪张家的酥螺和几样乳酪点心,让李桑柔吃出了千年后的风味,店里的奶酒也极合李桑柔的口味。

  这一顿饭,吃的舒心畅意。

  悠悠闲闲吃完了饭,李桑柔又买了十斤奶酒,黑马和金毛一人拎着一只五斤的酒坛子,出了酒楼,往炒米巷逛回去。

  正月里的建乐城,是座不夜城。

  各式各样的灯笼已经挂的到处都是,稍大一点的空地上,必定搭着灯棚,杂耍卖艺说书小唱诸般种种,从瓦子里流溢出来,流到大大小小的空地灯棚下,一团一团的叫好声此起彼伏。

  三个人沿着东十字大街,走一路看一路,过了御街时,三更的梆子已经敲响了。

  李桑柔打了个呵欠,看着金毛问道:“有近点的路没有?”

  “有,从前面那条巷子进去,一路走巷子,能近一半。”金毛愉快的答了句,紧两步走到最前带路。

  进了黑魆魆的巷子,刚走了没几步,李桑柔突然笑问道:“黑马你小名叫什么来?”

  走在前面的金毛立刻顿住步,将酒坛子提到胸前,全神戒备。

  “老……”黑马一句老大没喊完,手里的酒坛子就砸了出去,“日你娘!”

  酒坛子砸在从上扑刺下来的雪亮长刀上,坛子粉碎,奶酒四下扑溅。

  李桑柔如离弦的箭一般,直扑上去,在那把被砸歪的雪亮长刀变招前,细狭黝黑的狭剑已经刺入黑暗中微闪的一只眼瞳。

  裹在黑衣中的杀手发出声压抑不住的惨叫,黑马飞脚踹在杀手拿刀的手上,扑上去夺过了刀。

  李桑柔一刺而中,立刻拨出细剑,拧身扑向金毛。

  金毛手里的酒坛子刚刚砸出去,趁着第二个杀手闪避的空档,就地一滚,顺手摸了块瓦片。

  杀手没理会金毛,挥刀砍向李桑柔,李桑柔灵动的仿佛流水一般,避过凌利的刀锋时,手里的狭剑划过杀手的脖子,全力扑杀的杀手直挺挺扑砸在地上。

  “老大,金毛!”黑马从杀手胸口抽出刀,旋身上前。

  金毛急急爬起来,先猛一脚踩在差点压到他身上的杀手手上,弯腰抠出刀,这才喘着粗气答话,“我没事。老大?”

  “赶紧走。往前。”李桑柔抹了把脸。

  “好!”金毛踩过尸体,握着刀,飞跑往前。

  李桑柔跟着金毛,黑马断后,三个人在漆黑的巷子里,跑的飞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