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二十五

黄山有仙 月腰 2072 2020.06.26 21:03

  听到了人们的欢呼声,玉晶松了一口气然后就要解眼睛上蒙的布,布又厚又重压的她眼睛和头痛。

  但因为太过急切所以好多都是打了死结的,正觉得手酸的时候听见对面父亲让随从拿剪刀过来的声音。

  原来宿公也打了死结解不开。

  随从听见立刻在行李里找到了剪刀递给宿公。

  宿公让随从替他剪掉。

  听着随从使用剪刀发出的声音,玉晶早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等父亲剪完替她剪。

  宿公眼睛可以看见的时候接过了随从手上的剪刀坐到玉晶身边替她剪下蒙布。

  布一层一层的落在马车铺着的白色柔软的毯子上,玉晶皱着眉觉得眼睛得到了舒缓。

  等完全剪掉的时候,她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看看,所以她就下了马车。

  哪知刚刚好被孟迫他们用武器架在了脖子上。

  看见玉晶被挟持宿公发出了一声惊恐,“玉晶!”

  然后看向挟持者。

  孟迫也看着宿公。

  “你们要做什么?”

  孟迫说,“我们要食物,把食物给我们……”一半……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玉晶打断了。

  玉晶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而且这些人前不久还对她阿谀奉承,所以她心里生起的不是恐慌,而是愤怒。那是无边的愤怒,愤怒到她想杀了他们,“当初就应该让山欢吃了你们!”

  “玉晶!”宿公声喝力竭的打断她,然后看向孟迫,“你们要食物是吗?我把食物都给你们,你们放了玉晶。”

  一句话引起了随从们的喧哗,把食物都给他们,那家公是要抛弃他们了呀!

  但孟迫他们已经不要食物了,因为他们听明白了玉晶话里的意思,山欢是她引来的……

  孟迫手抖没有控制在玉晶的脖子上划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血流了出来。

  其实他们没想伤害玉晶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玉晶还可能是鸿运之人,所以他们才只要了一半的食物,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了,只是他们不想相信。

  而疼痛又让玉晶怒气渐盛,她呵斥道,“快放开我!你伤到我了!”

  她的声音让狩玉人们惊醒,也刺激到了孟迫,他不再怜香惜玉狠狠的一个耳光抽在玉晶娇嫩的脸上表情险恶,“你说什么?山欢是你引来的?”

  被打玉晶还准备呵斥,但看见每个人都盯着她,眼睛猩红,连她家的随从也一脸冰冷冷漠,她顿时害怕了,但她的高傲让她依旧昂着脖子,“我引来的。”

  宿公想阻止也来不及。

  孟迫颤抖着声音问,“为什么?”

  “玉晶——”

  “因为你们都说我是鸿运之人,那不觉得路上太无聊了吗?而且你们长的太丑,我不想要长的丑的民和官吏,所以就只能让你们去死了。”

  “……因为我们说你是鸿运之人?”

  哈哈哈哈,孟迫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他们终日猎鹰终被鹰啄啊。

  原来是这样。

  他笑的疯狂,玉晶第一次声音颤抖了,她说,“知道了就放开我。”

  她不说话孟迫还只是笑,她一说话,孟迫就停住了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看到他没有情绪的脸,宿公知道不对,他跳下马车,惊恐的说,“不——”

  要字还没说出口孟迫就一抽武器杀了玉晶。

  宿公发出一声悲鸣,“玉晶——”

  一开始人们还害怕,孟迫也在等着什么,但等了很久厄运还没有降临,孟迫又笑了。

  所有的人都变得沉默,死寂在树林里蔓延,比厌夔来时还要寂静。

  没有厄运,玉晶小姐不是鸿运之人……

  他们没有看宿公。

  因为他早就知道一切。

  也有人还怀有希望,所以他们看向宿公,狩玉人里有人问,“你早就知道?知道你女儿引来山欢的事情?”

  宿公什么都听不见,他直直走向被孟迫杀了倒在地上的玉晶,血从脖子流了出来,染红了玉晶最喜欢的粉色衣裳。

  他最可爱最疼爱的玉晶怎么躺在地上,会生病的,而且衣服都脏了。

  看着他没有回应的样子,有人不想相信,问,“为什么……我们那么的敬仰您,还把你们护在中间,不让你们受到袭击。”

  不知哪句话触动了宿公,宿公停下了脚步看了过去,表情扭曲,“说什么护在中间,只不过是想乘上鹏翼罢了。既然想乘上鹏翼那保护我们不是应该的吗?既然想乘上鹏翼那王不想要丑陋的民杀了你们又有什么不对,王要民死民不得不死不是吗?”

  阿利看见宿公身上的鸿运衰竭了下去。

  最后宿公也死了。

  果然这次厄运也没有降临。

  看着宿公的尸体,有人说,“是啊,我们想乘上鹏翼,但保护了你们也是事实不是吗……”

  淡淡的说话声随同宿公的死一起消逝了。

  然后人群变得惶然,站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

  孟迫把宿公的行李分了,随从们看着他们瓜分,然后一部分加入了狩玉人,一部分正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直跟随着宿公有些行李和马车的人用食物雇佣了他们。

  另一些人看着他们,孟迫他们分完之后突然安静了下来,那是茫然。

  一切发生的时候,她只是看着、听着,没有阻止。当听到玉晶说出那样的话她就知道玉晶可能会死,而玉晶也真的死了,宿公也死了。

  两人死后,人们就像失去了目标一样全都茫然的站在原地,她走了过去,阿利他们看见也走了过去。

  见他们似乎想做些什么,有人讽刺,“怎么?现在想讨好她了。”虽然是讽刺,但语气多有悲凉。

  她只是说,“血会引来妖魔。”

  而且他们路上确实对他们多有照顾,这是事实。

  然后她同阿利他们把玉晶和宿公埋了。

  人们都只是看着,没有阻止,也没帮忙,他们还是不能原谅两人。

  在小小的土堆上放下一株羊齿蕨叶的草,他们就收拾抖落的行李又启程了。

  马只剩下一匹,但一匹马行李也够了。

  看见他们启程,惶然的人群也渐渐收拾行李跟了上来。

  稀稀落落的。

  蜿蜒起伏的山林里队伍人少了很多,以前还有六百多人现在只有四百多人了。

  所以很容易发现人变少了。

  队伍也变得越加的沉默,是因为人的锐减,也是因为玉晶和宿公的死亡,还因为他们不知道登山还为了什么,他们没有鸿运之人还有必要登山吗?

  要不加入狩玉人好了?

  有人视线落在了狩玉人的队伍,那个带着许多马车的队伍在吸引着他们。

  有人视线不知不觉落在了她的身上,但看见身边的几个黄纹他们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