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薛(2)

黄山有仙 月腰 2411 2020.06.30 23:51

  王是仙,仙掌管山,所以每个国家的王宫都建在山上。

  国以仙的姓命名,山以国命名。

  姓薛,国名薛,因此山名薛凌山。

  薛凌山是王和冢宰六卿所居住的宫殿所在地,最上面是王的宫殿,然后向下是六卿的府邸,山脚为宫门所在,国家以薛凌山开始向外建立城镇,国为此诞生。

  看着镶嵌在山中的王宫,薛植好像明白了母亲的话。

  母亲说民有民自己的人生,不管怎么过他们都还有登山这一个选择。他以前觉得母亲冷漠,因为母亲的话的意思是再艰苦,民可以选择登山,所以王不需要做什么,但现在他好像理解了她。

  因为他们终会离开,而王被囚禁在王宫里,这也是她的人生,她已经接受了,所以她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但明白了,他也没有回去,而是踏出了宫门,这个区隔开贵族和民的巨大红色的门,向着民居住的城凌天而去。

  他离开王宫,在城买了一个房子,这个房子原是六卿之一天官冢宰亲系府邸,亲系仗冢宰名号罔顾三条人命还替冢宰收敛钱财,冢宰包庇其罪,被三公举检其结党营私被除三族。

  冢宰死了又有了新的冢宰,但房子不再属于冢宰,于是空荡凋零下来。

  原亲系府邸极大,占据一街,后来被封了几道墙变成了几个有园有池的宅邸出售,他买的一院位于巷角,平时很少有人走过。

  离开王宫,他依旧每日看书,跟在王宫没有任何区别,他想他会就这样老去。

  但不同的是,他有时也会在城里转悠,看民的生活百态,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还有街上吆喝买卖的民,一副热闹的景象让他明白母亲的话,不管怎样,民在活着。

  他很喜欢这样的热闹。

  所以他如果出去就会在外面坐一天,将近夜晚的时候才回到府邸。

  也因此他会隔一段时间再出去。

  这日,他没有出去,而是在院子里看书,有人翻墙而来,是一个穿着白衣头系白色抹额的翩翩青年,腰间还有一把扇子。

  原来青年被人发现是黄纹,冲急之下翻了过来,因为这里以前是一处空宅,没想到不过几日有人住了。

  看见他,他吃了一惊,然后去遮额头,然后他就知道眼前的人是黄纹,因为只有黄纹才会在发现有人的时候第一时间去摸额头。

  似乎也发现自己的动作多么的愚蠢,那人脸色变了一下。

  梨溪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公子,但眼前的公子好似没有发现一样,不为所动,又翻他的书去了。

  风吹落树上花朵,落在白衣公子身上,院墙外有人在喊抓住那个骗子,他是黄纹!

  然后有几个脚步声从院墙外跑过,然后远去。

  见脚步声远去,梨溪看了公子一眼又翻墙走了。

  薛植依旧每日坐在树下看书。

  又过几日,青年又翻墙而来,薛植依旧不为所动,院墙外还是有人在奔跑怒吼,“逃哪里去了!那个黄纹!”

  这次依旧等脚步声远去,梨溪又翻墙走了。

  又过几日,薛植在看书,有人扔了一个青李在他翻阅的书上,他抬头看去,只见墙头趴着前日的青年。

  这次似乎没有人追他了,因为他没有进来院子,而是趴在墙头。

  见他看过来,梨溪就笑,“你在看什么?”

  “妖魔志。”

  妖魔志是描写妖魔和与妖魔相关的故事的书。

  “好看吗?”

  “挺好看的。”

  “可以给我说说吗?”

  书籍是贵重的东西,虽然民都可以去庠序读书,认些浅薄的字,知道一些浅薄的知识,但想要考官或知道更多的知识需要升少塾然后考取大学,在大学成绩优异可以考取为官。

  但升少塾书籍需要自己购买还需要聪明文学好,而考取大学不仅需要聪明文学好还需要交昂贵的学费。

  所以贫困的民基本只是读了庠序,更别说买书籍了。

  黄纹没有文书不算国民所以不允许去庠序读书,有些自读偷学认了些字,但也仅此而已。

  而且妖魔志更是贵重的书,因为事关登山成仙,人总是希望成仙的人越少越好,这样自己成仙的几率就大了,所以这样的书只有大户人家才有钱购买。

  但因为人人可登山,所以还有一种简陋的妖魔录,上面只有妖魔的大概轮廓的画像和名字还有寥寥一句的妖魔的特点,因为简陋所以便宜,几乎民人人可以购买。

  “好。”

  薛植给他读起了妖魔的故事。

  一读读到了黄昏,见即将傍晚,青年挥了挥手跳下院墙走了。

  梨溪离开气派府邸,穿过昏暗的街巷,越往左去,城市巷子越狭隘逼仄,房屋也粗陋,他穿过漆黑的巷子来到了一条花巷,走进了一栋红柱灯火通明华丽的建筑里。

  这是花楼。

  花楼里有一个巨大的台子,他在上面舞剑为生,有时看客会喜欢他的样貌,派遣奴仆过来请他去府邸一宿,他笑着接受了奴仆给花楼杂役然后杂役递给他的门牌,然后离开花台跟着看客去客府邸。

  只是上门就可收取费用,他向客索取费用,客轻笑一声给了他过夜的费用,正想宽衣解带的时候,他轻飘飘的走了。

  客惊怒,他说,“客好像误会了。”他只舞剑不卖身。

  客觉被骗,因为上门不就是过夜的意思吗?

  他说上门舞剑也是上门,舞剑一夜也是过夜,“既然客不用他舞剑那他当得离开。当然,上门酬劳还是要收取的。”

  客气急唤来奴仆抓他,被他撂倒,打斗途中有奴仆拽下他抹额的带子,见他额头黄纹,客呆愣了一下,然后更是惊怒,他轻轻重新系好抹额,在客反应惊怒之前离开了。

  客反应过来见他走了立刻派奴仆去追。

  在各国女子地位并不低下,女子可为仙为王也可为官,当然也有歧视女子的王,但那国女子比起低贱的地位更愿意脱离成为黄纹,如此王不想成为第二个绪只得忍气吞声。

  所以各国民风都甚是开放,女子可招夫纳良,男子也可以同男子游欢作乐。

  客是男子,这本没什么,但客好面子,所以他没有大张旗鼓去花楼找麻烦,只得在外面围堵他。

  当然也有客不好,所以找上花楼,谁知被花楼打了出去,因为花楼的后面有权贵之人撑腰。

  如此也只得在外面围堵他,但经常会被他逃掉。

  花楼妈妈有说过他,但他对花楼妈妈有恩,而且花楼也不怕有人上门找麻烦,所以就任由了。

  今夜他又舞了一夜的剑,看客个个醉倒了,只余他和楼里的杂役还清醒着。

  看客醉倒也预示着早上来临,他们可以休息了。

  他在花楼妈妈那里领了夜晚的报酬,从花楼后门离开了。

  花楼的后面并不如前面那样光鲜亮丽,而是逼仄脏乱。

  清晨街上起了雾,东边太阳升了起来,梨溪看着清晨的光朝城市右边走去。

  城市以花巷为分界线一边是平民的住处,一边是富贵之人的住所府邸。

  他不知道公子有没有起,但他只是想过去看看。

  但他走的很慢,低着头,几乎是踩着路上石板一个一个格子走来的,街上渐渐有人活动,店铺也开始开门了,太阳爬上了屋檐,在石瓦上洒下明亮的光。

  他终于走到了院墙下,只要他轻轻一跃就可以看见青葱满园的院子,和院子里面的公子。

  他看着白净的院墙看了很久,明明在院子里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为什么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呢?

  如果能听到公子起来了的声音就好了。

  太阳又高了一些。

  他终是趴上了院墙,他以为会看见空落落的院子,谁知公子居然起来了。

  看见公子,他不由得笑了,“早啊。”

  “早。”

  “你起的好早呢。你平时也是这个时辰起来吗?”

  “嗯。”

  “是吗。”他记住了。看着公子手上不同昨天的书,他问,“你今天看的什么书?”

  “山经。”

  “可以读给我听听吗?”

  公子没有点头,而是读了起来。

  清晨阳光下,一个白衣公子在院子里读书,一个白衣青年在院墙上听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