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二十三

黄山有仙 月腰 2113 2020.06.24 22:12

  虽然昨天在傍晚的时候找到了河流,但还是有四十余人永远的停下了脚步,有人是自己走进了沼泽,有人是不留神停下了脚步,更多的是一开始马腹出现的时候低头看向脚下被马腹吞噬了。

  夜晚孟迫在马狡的话里得到了安心,早上人们又启程了。

  刚过中午,天空远远的传来闷闷的响声,然后一道紫光在蔚蓝无云的天际出现。

  是闪电。

  看到紫色闪电的时候,马狡眼里的色彩灰暗了下来。

  刚刚还朝前行进的人们都停了下来,直直看着天际,眼睛里全是惊恐。

  连一直以来都只是神情肃穆的继礼表情也变得惊恐。不仅是继礼,薛脸他们表情也满是惊恐。

  只有她和阿利一无所知。

  说起来路上遇到妖魔,第一次登山的薛脸梨溪宰虎没有表现出好奇和疑惑,他们都知道那是什么妖魔。

  一开始她以为他们只是因为成熟所以不好奇,只有她和阿利好奇惊诧,后来她发现是他们知道那是什么妖魔,而阿利不知道呢。

  这是为什么?

  怀着这个疑惑,她听到人群里有人绝望的呢喃,“是厌夔……”

  是真的绝望,连一丝的激昂和挣扎都没有。

  轻轻的两个字和光一样让人绝望,没有人动作。

  是继礼,继礼用不成声调的声音说,“快!把所有的布拿出来蒙住眼睛!”

  说着他用不太稳的动作去够马背上的行李,然后把行李包袱什么的都抖开,动作慌乱,连吃的掉在落叶泥土的地上他也没有在意。

  梨溪他们立刻醒悟过来,宰虎把马拴在树上,薛脸梨溪跟着拿下行李,虽然不知道他们惊恐什么,她和阿利也跟着一起把所有的布都抖开。

  “叠起来蒙住眼睛!快!”

  他们的动作让人们惊醒。然后纷纷动作了起来。

  惊恐,怒吼,不知所措的声音此起彼伏,山林瞬间变得嘈杂,所有人都在翻动行李,马不知是因为人们粗鲁的动作还是被声音里的惊恐感染嘶鸣起来,但人们已经顾不上安抚它了,只得分出一个人把马的缰绳拴在树上,连这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不太情愿。

  她和阿利他们叠起包袱的布蒙住眼睛,继礼说,“还要继续蒙,蒙得越厚越好!”

  宰虎想把马的眼睛蒙上被继礼阻止了,“你也快蹲下蒙住眼睛。”

  知道现在推辞是浪费时间,宰虎二话没说蹲了下来拿布蒙住眼睛。

  在黑暗里她听着继礼的话在地上摸到一块布,然后又蒙在了眼睛上。

  然后她感觉到有什么重重的落在他们蹲着的身上,是继礼抖开的帐篷铺在他们身上,然后让他们继续蒙,麻布衣服什么的都蒙在眼睛上。

  他们听话的在厚重的帐篷里蒙着眼睛,继礼卷了几个布蒙在马的眼睛上,只蒙了一匹,剩下的一匹来不及了,然后他立刻爬进帐篷里然后找了黑暗地上的布蒙在眼睛上。

  似乎没感觉到他们的急切,他说,“动作快点!再快点!”

  他们就听话的加快了速度,在越来越深的黑暗里,她摸到了吃的也摸到了落叶,见面前已经没有布了,她就停下了。

  她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怒吼,“别支起帐篷了!来不及!”

  似乎是有同伴想支起帐篷被他吼了,然后他似乎是看到了继礼的动作用异常的声调说,“学他们!铺在身上!”

  同嘈杂一起的是天际远远传来的闷响。

  闷响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近。

  人们的声音也越来越惊恐,她甚至感觉听到了沮丧,但恐惧似乎又让他惊恐,所以他并没有停下,因为她没有听到有人怒吼别停下,或许停下了同伴顾不上他所以没有怒吼?

  但她确切的感受到了人们的恐惧和绝望的沮丧。

  在感觉到的黑暗狭小里,她听着外面的声音没有询问厌夔是什么,因为从人们的惊恐里她想没有人有心思解释给她听,也没有必要知道,她只要照着继礼他们的动作做就行了。

  见她寂静无声的,梨溪知道她应该是迷茫的,但她却没有问,这让梨溪非常的怜惜,真是总顾虑别人的女孩啊。

  他说,“厌夔是一种光里的妖魔,看到白光的时候,厌夔就会吃掉人们的眼睛。人没了眼睛不会死亡,但同厌夔一起的还有名叫英的妖魔,它会吃掉没有眼睛的人。”

  因为没有人看见过厌夔所以人们都猜厌夔应该是没有眼睛的,而英应该是无头的,厌夔站在英的身上,也有人猜想厌夔是一团光而英是光之后的黑暗,因为没有眼睛的人全都是在黑暗里被吞噬的。

  但只是猜想,因为没有人见过厌夔和英。

  她点头,只是见到光的人都失去了眼睛,然后被英吃掉,那人们又怎么知道厌夔的呢。

  她问了出来,梨溪就告诉了她一个故事。

  在山南边有一个张国,张国的王眼睛看不见。在成仙之前他在登山的时候看见了一道紫光,紫光一点一点的接近然后变成了强烈的白光,没有人知道那是妖魔。只是在白光之后人们的眼睛全都看不见了。

  他也看不见只听到了人们疑惑惊诧和惊恐的声音说自己眼睛看不见,然后瞬间这些声音就被一个巨大的轰鸣吞噬了,他不知道人们死了,是后来过了很久他没有听到轰鸣又听到上空有妖魔飞过的声音发现天黑了,而过去那么长的时间周围却没有一点声音,他才知道一起的七百多的人们都死了。

  没有血腥味,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

  在后来他在黑暗走了很久到达昆仑成仙之后他才知道他没死是因为他是鸿运之人。

  他成了仙,成了张的王,他的眼睛也不能视物,但因为他是仙,知百事,所以治国没有任何问题。

  “张的王是一位仁慈的王,张是唯一接纳黄纹的国家,但张太小了,黄纹还在不断增加,容纳不了全部的黄纹,甚至因为接纳黄纹,张的民土地不够了,然后张一些年老的民自觉的离开了张成为了黄纹。他们没有驱赶已经接纳的黄纹,因为他们已经是张的民了。”

  人们都说张的王傻,但黄纹很喜欢张。

  厌夔和英的事情也是张的王告诉的人们,所以人们才知道的。

  所以他们才那么惊恐。

  因为只是看见光就会失去眼睛,然后失去眼睛的人都会被英吃掉。

  登山的人很多,遇到的妖魔也多,所以妖魔的样子渐渐被记录下来变成了书,也有的变成了故事,登山的人都看这本书来知道妖魔的名字和样子,但厌夔和英是唯一一个没有画像的妖魔。

  盘蛇和熔鸟也有画像,但画像始终不及真物震撼和庞大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