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十一

黄山有仙 月腰 2120 2020.06.12 22:58

  被人群落在了后面,他们也没有焦急。

  她和阿利还是看见树枝就捡,往树林左边穿行的时候她还看见了野果,于是她把野果也摘了下来,然后分一些给千余叔他们。

  千余叔他们开始还拒绝,但说是谢谢他们昨晚让他们乘马车,千余叔和同伴就接过了,然后在衣服上擦拭了两下就吃了起来。

  玉晶睡醒过来听闻人们孤立他们所以她又过来了,让她去她的马车,“这样人们就不会孤立你们了。”

  她谢了玉晶的好意,“没关系的,我不在意的。”她只要有继礼他们就好,现在还有千余叔他们。而且,“后面还很自由方便。”像如果走中间绝不可以脱离队伍去不远处摘野果。

  玉晶就看着他们。

  不仅她,每个人都没有跟她去前面的想法。

  她把野果给玉晶,玉晶没有接走了。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梨溪说,“她是生气了吧。”

  她就叹了一口气。

  “继礼叔,我去一下前面。”

  继礼点头。

  她就拿着野果去了玉晶马车的前面,“我想找玉晶小姐。”

  玉晶没有见她。

  是坐前面一辆马车的宿公听到声音掀开车帘跟她打了个招呼,她点头回礼,又看向玉晶的马车,马车还是没有动静,她叹了一口气把野果给了牵马的随从,“请帮我把这个给玉晶小姐。”

  随从点头,她就又回后面来了。

  梨溪问,“怎么样?”

  她摇头。

  阿利就握住了她的手,像上次她握着他一样。

  她笑了一下,没有太放在心上,她很快就会忘记的吧。

  队伍一路上没有遇到左边的队伍。

  但随着接近左边河岸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慌乱逃离的痕迹。于是宿公就让随从去河岸打探,随从打探回来说左边的河里也有山欢花。

  这让人们惊恐万分。

  “左边也有,该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惊恐,但人们没有再回右边了,只是他们也离左边河岸很远的地方行走,然后中午没有休息,走过山欢花生长的区域就好了。

  夜晚他们宿在了一种树叶味道很浓烈的树下。

  在夜晚来临之前就早早的吃了晚饭,然后躺下来睡觉,但没有人睡着,都紧紧盯着黑暗。

  随着妖魔们起来觅食,树海上空有妖魔飞过的声音。

  每次妖魔飞过,人们都会屏住呼吸,妖魔飞走,人们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如此几次,人们渐渐松懈下来。

  突然空气中传来很浓很浓的花香。

  是山欢!

  山欢又来了!

  这个念头涌上脑海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战栗的。

  山欢在野营地上空盘旋,似在找什么,但树叶强烈的味道让它鼻子迟钝,但它确确实实感觉到了这里有味道。

  她直直盯着那只巨大的鸟,看着它在四周树林上面停旋,然后跳到了她和阿利他们宿营的这棵树上面。

  花香顿时冲到了鼻子,那是一种很浓腻的花香,浓腻到透出腥味,然后感觉到树枝重重的向下压来。

  巨大的恐惧和压迫让人几乎就要叫喊出来,但每个人都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不让自己动弹。不能发出一点声音,不能移动,静静待着。

  这样告诫着自己,耳朵里鼓动的是自己的心跳。

  那样剧烈响亮。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

  巨大的压迫感让马儿都变得安静急促。

  山欢眼睛不好,但它发觉了这里的味道,但另一个地方也发觉了味道。

  这让它疑惑和迟迟纠结。

  因为怕被发现,一直都屏住了呼吸,但继续下去一定会被发觉,不是被山欢发觉就是露了呼吸被发觉,跑出去引开山欢吧,这样阿利他们就会安全了。

  就在这时,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咆哮。

  巨大的咆哮让每个人都心之一颤,呼吸露了出来,只见头顶的树枝深深的弯曲下来。

  不可以——

  不能让它发现。

  正当她要冲出去的时候,树枝发出一声响动,山欢飞了起来,然后浓腻的花香远去了。

  看着树枝剧烈的摇晃落下一大片树叶,她松了一口气。

  还好,它没有发现他们。

  山欢远去,但夜晚还没有远去,所以人们只是松了一口气依旧战栗的宿在树下,夜晚这种味道强烈的树可以保护人们不被妖魔闻到味道。

  远处的咆哮还在继续,然后随同咆哮一起的还有几声尖呖的叫声,大地震动了起来,好似妖魔们在打斗。

  但很快又平息了下去。

  一同平息下去的还有尖呖的叫声,然后是巨大的咆哮。

  当咆哮平息下去的时候,天亮了。

  于是人们结束一晚上的心惊胆战开始启程了。

  今天,今天绝对要离开山欢花生长的区域。

  为了不遭遇昨晚一样的惊恐,人们加快了步伐。

  太阳升了起来,虽然行走在森林里光热并不会照在人们的身上,但天气还是炎热的让人们流满了汗。

  有人把袖子挽起来,有人敞开了衣服,但没有人停下休息,每个人都加紧步伐赶路,偶尔喝一些水袋里的水。

  太阳从高空落到身后的时候,人们闻到了很浓很浓的花香,是山欢的味道。

  这个味道让人们惊恐,但想到白天妖魔会在睡觉,人们又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意识到距离山欢树近了。

  接下来只要避开山欢栖宿的山欢树走过去就可以了。

  于是宿公又让随从去探路,随从探路回来说前面倒伏着许多树木,地上泥土还很新。

  人们想到了昨晚听到的类似妖魔打斗的声音,宿公问,“有没有山欢树?”

  随从说,“没有。”

  如此人们就向着倒木走去。沿着倒木,前面的道路变成了一个山坡。

  山坡空旷无树。

  走到山坡开始向下的时候她就看见了山欢。

  在左边距离山坡五百米远的河流上横倒着一株粗壮黑色的树,树冠是红色的花,树干是黑色的,树根是红色的。而山欢就蹲在倒伏的树上,黑色的羽毛,红色的尾巴,鸟喙也是红色的,同树一样。

  人们小声惊呼。

  “是山欢树!”

  “看来本来是长在山坡的树不知被什么庞然大物掀到那里去了,所以山欢花才会顺着河流流下。”

  她听着说,“它同树的颜色一样。”

  千余说,“传闻山欢是从山欢树上长出来的,所以一株山欢树只有一只山欢。当山欢死去的时候山欢树会枯萎,但山欢树枯萎,山欢不会死去。而且因为山欢是从山欢树上长出来的,所以山欢花掉落的时候,山欢身上的花香也就没了。”

  “等花开它们才会染上味道吗?”

  “嗯。”

  “那树枯萎的山欢还会染上味道吗?”

  “不会了。”

  她就点了点头。

  山欢蹲在横倒的山欢树上,突然它闻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