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薛(3)

黄山有仙 月腰 2070 2020.07.01 21:49

  山经是描写各国风土轶事的书。

  这日,公子读到了张。

  张。王,张青。原是才国人,才历一百五十七年登山,因遇厌夔失去眼睛,到达昆仑年岁二十七,后登位为王,画妖魔志发行张,后流通各国。

  发行之年有官从中谋私,被罢免,张王敕令书由国发行官不得高卖,并敕令只要聪明文学好,庠序少塾大学皆可免费就读。

  因此书籍在张人人可购买。

  才学之人皆向往张。

  同年张王敕令黄纹可在府驿登记文书为民。

  黄纹听闻大肆涌入刚立国五年的张,而后张历五十七年张土不够,但接纳黄纹敕令并没有终止。

  只是黄纹不再登记为民了,这样一个慈善的王他们怎么忍心他痛苦。

  张土不够,张年老的民自请离国为黄纹,听闻离国那日,张王离开张凌山现民前对民深深的俯下了头。

  那是一个年轻的王,即使只是面貌年轻,当对比年老的他们是那样年轻,那样仙气飘渺。

  他是他们的王,他们仁慈的王对他们感到抱歉对他们深深的俯下头,这让离去之人送行之人皆哭泣。

  他们明明没有怪他,也不会怪他,他也没有做错,但他却对他们俯下头。

  对他的民低头。

  因此人们称呼张王麒王。麒麟者,仁兽也。

  张的王接纳黄纹和张的民满了在还小的时候是每个黄纹的父母都会告诉孩子的事情,这是黄纹心里的柔软,这表明他们黄纹并没有被舍弃,至少还有张的王会接纳他们。

  即使现在张已经接纳不了黄纹了。

  但这并不会改变张王接纳他们黄纹的事实。

  梨溪还小的时候母亲也告诉了他,不仅如此只要事关张王,黄纹知道的最多,也最为关注和喜爱,所以黄纹最流传的故事就是有关张王的事情。

  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张王对民俯下了头。

  按理说这应该会被黄纹传颂的,但没有,肯定是张王封止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到接纳黄纹,他的民还变成了黄纹,也不想被人们追捧,因为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追捧,所以封止了吧。

  但这也正说明他的慈善。

  梨溪感慨,“得此王,张的民很幸福吧。”

  “也许吧。”

  然后两人沉默了下来。

  因为即使如此张的土地还是不够,还有民离国为黄纹,而黄纹依旧是黄纹不会有任何改变。

  梨溪看向远处青木模糊的一点,问,“所以仙是什么?为什么要有民的存在?”

  如果新立的国没有民,而是黄纹,那世间是不是没有黄纹了?

  但不可能的。

  因为新的国黄纹先去了,那后面的国为民的黄纹会不会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人呢?

  而且黄纹都为民了,那以后的国没有了黄纹也就没有了民,那仙不就是没法成王立国了吗?

  所以民不可能只是黄纹。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悲哀吧。

  但他们无能为力,唯一能改变的只有登山。

  这也是母亲话里的意思,不甘心,想改变那就去登山吧,最严重也不过一死而已。

  太阳又高了,梨溪兴致不太高的挥了挥手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墙头,薛植意识到张的王的轶事也许是个不好的故事,对黄纹来说。

  他开始反思。

  第二日清晨,青年又来了。

  他看起了文礼。

  梨溪发现公子手上的书换了,明明山经昨日才看他翻阅一半,他意识到他是特意换了书,是为了他换的吗?

  这样想着,他已经轻轻笑了,然后问,“你今天看的什么书?”

  “文礼。”

  梨溪每日最大的乐趣就是去城市右边白净院墙府邸看公子,跟他说话,听他读书。

  这让他感觉他还是一个人。

  但离开那院墙之后,脏乱逼仄的巷子和灯火通明的花楼的现实又让他明白他只不过是没有家的黄纹。

  似乎认识公子之后他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多愁善感到这日之后再也没有去那里了。

  连离开花楼也特意避开往右边街巷看去,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走过去,即使他心里想过去想的不得了。

  他的多愁善感让他的剑舞也变得多愁,一改以往凌厉潇洒的舞风吸引了一个又一个看客递来门牌。

  看着杂役手里红色小盘里堆积的各色各样的门牌,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拿起了最上面的一个门牌,递给杂役。

  这是表明同客去客府上一宿。

  杂役接了过来轻轻行了一礼退下了。

  他在花台后台喝了一杯茶水,然后离开花台,花台外有奴仆在等候,正是那门牌家奴仆。

  奴仆说马车准备好了。

  他拿着他的剑跟奴仆离开花楼乘上了马车。

  马车离开花楼往城市右边而去,一点一点接近白净院墙。

  然后停在了一处朱木宅邸前,奴仆请他进去,他没有看向右边公子住处所在,径直走进客的朱红大门。

  今日的客是位女子,三十有五的年纪,她请他真正是为了舞剑。

  他在水榭为客舞了一剑,看着正坐居中的客,他突然讨厌了她倾慕的眼神,于是他执剑直直刺向客的眉心。

  但在眉心之前就停了下来。

  客似乎被他惊吓到了,看着他呆愣没有反应。

  倒是旁边奴仆反应过来惊喊抓刺客!

  然后奴仆纷纷涌来。

  他一边躲开接近的奴仆,一边离开青葱满木的水榭花园,两手空空,逃离客府,没有剑,也没有上门酬劳。

  水榭亭中客丝毫没有惊吓的神色,看着他离去,只淡淡吩咐了一句,“把人都派出去追,追不到他的人影就回来不用再追。”

  奴仆不知为何,但主吩咐他们就听从。

  梨溪逃离客府,身后是数十人的奴仆。

  他被追捕着,情况危急,无处可去,他想到了唯一不会有人追他,他可以放下心来的那面院墙,所以他出了客府就不由得朝那跑去。

  但到了墙下他又犹豫了。

  因为这里并不是他的家,即使这里让他安心,让他欢喜。

  正犹豫的时候,他听到了追捕的脚步声,很响很多,即使黑暗隐藏了他们的身影,但声音还是告诉他追捕的奴仆就在他的身后了。

  他不想被抓,被抓住他一定死定了,所以他还是爬上了那院墙。

  想着这么晚公子应该睡了,他只是躲一下,绝不依赖。

  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