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十六

黄山有仙 月腰 2377 2020.06.17 18:00

  早早的落下的人就趁黑启程了,人们想跟,但想想又没有跟了,因为他们也有鸿运之人啊,玉晶小姐就是。

  又行走了一日,夜晚。

  许是因为峡谷里一直是昏暗的,所以分不清白天和夜晚,也没有景色可看也没有妖魔袭击无聊,所以玉晶从帐篷里出来了。

  她走到人们围坐的篝火那里,那里她的父亲宿公正在跟人们聊天,大多是人们说宿公听,有时人们问些什么宿公也会回答。

  人们因为玉晶小姐第一次出现在篝火边跟他们聊天而高兴,因为玉晶小姐可能是鸿运之人那就是以后的王了。

  她远远的看着。

  她已经知道人们为什么对宿公对她都多有敬仰了,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鸿运之人。

  玉晶小姐是不会成仙的,因为恶人不会成仙。

  但他的父亲宿公呢?

  如果登山是对人格的考验,宿公应该是鸿运之人,因为他是真的宽厚亲切,有人马匹死了,他分了一匹马给他们。

  梨溪说马是贵重的东西,可以当成粮食,这表明他会少一匹马,而且还救了少了马匹的人,因为没有了马匹,自己背着行李那肯定会被落下。

  而在山门里被单独落下,那就是死。

  宿公救了他们。

  她又看向玉晶,宿公成仙,那玉晶就是王的女儿——公主。

  她是公主那她会不会因为无聊而让她父亲的子民互相搏斗取乐?

  会的……

  因为她是觉得登山无聊引来妖魔的人啊。

  ……那不能让宿公成仙。

  要阻止他。

  该怎么阻止他?

  杀了他?

  还是引来妖魔?

  薛脸遮住了她的眼睛,“别看了,而且你的想法很危险,收起你的想法。”

  她就看向薛脸,薛脸放下遮住她眼睛的手,“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梨溪说,“当然知道,你的眼睛都快黑的滴墨了。是想杀了宿公阻止他登山吧。”

  “……”

  继礼说,“不可。”

  宰虎和阿利点头。

  “可是如果宿公成仙,那民多可怜,有那样的公主,而且玉晶肯定不同意他的父亲接纳黄纹。”

  “所以我们成仙啊。还是你觉得我们不会成仙?”

  “可……”黄纹不知道会不会成仙,就算有鸿运可以成仙,但如果鸿运之人是宿公呢?

  她害怕这种如果。

  虽然她想如果阿利他们不能成仙,那她想成仙为阿利他们为黄纹做些什么,但阿利他们都不能成仙她又有何器量成仙呢?

  就算阿利他们是因为黄纹所以不能成仙,但她又怎么保证自己的器量比过宿公呢?

  所以不怪人们会对宿公那么恭敬。

  因为连她都觉得宿公会是除了阿利他们之外最有可能登山成仙的人。

  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梨溪说,“阿薛。”

  薛脸点头。

  她就看着薛脸。只见薛脸解下额头的方巾,她以为会看见一个黄色的纹路,但没有!薛脸的额头洁白无瑕,没有黄纹!

  她站了起来,“不是!”

  薛脸又把方巾系上了,梨溪点头,“不是。”然后笑着说,“所以你放心了?”

  她重重的点头,“嗯!”

  薛脸不是黄纹!那他一定可以成仙!

  梨溪说,“你终于笑了,都不知道你这几天有多可怕,吓得我都少吃了几口饭。”

  见他又张口胡说,薛脸说,“是啊,既然这样那马的行李你背着吧。”

  “为什么?”

  “因为你吃的少,那想来行李很重,那当然你背了,毕竟不能因为你累坏了马。”

  “噗。”

  宰虎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然后几人就都笑了。

  她也笑了。

  笑意在峡谷蔓延,人们没有发现,因为他们也在篝火旁热闹着。

  夜晚,她睡了之后,几人又离开了帐篷。

  梨溪松了一口气,“还好,终于解开了她的心结。”

  几人点头。

  梨溪突然沉默,然后问,“……如果她真的杀了宿公,她会成仙吗?”

  宰虎说,“不会吧?”语气有些不确定。因为登山是对人格的考验,成仙是考验器量,如果杀人那应该不会成仙吧。

  薛脸问,“你也想杀了宿公吗?”

  梨溪没有否认,他也是刚刚想到的,“如果宿公死了,她一定会成仙吧。”

  薛脸说,“但杀了鸿运之人,厄会一口气降在她的身上也说不定,虽然不是她所杀,但我们是为她所杀。而且还没有确定她和宿公谁是鸿运之人。”

  就是如此,所以他才想杀了宿公啊。

  梨溪的想法似乎也触动了宰虎,他说,“可宿公不也是恶吗?他娇纵女儿。”娇纵到她会罔顾人命。

  继礼说,“……可他也确实是善,所以他才有鸿运。”

  “……”

  梨溪说,“天还真是不公。”只因他们是黄纹所以没有鸿运。

  他已经断定是黄纹没有鸿运不会成仙了。

  因为这样比有黄纹成仙但黄纹成仙却不接纳黄纹要好不是吗?

  这样他们黄纹也没有那么悲惨了。虽然他们黄纹已经够悲惨够可笑了,但他不想这样想了。

  就让他天真下去吧。

  自欺欺人也好,悲惨也好,可笑也好,他只想这样想。

  “是啊。”

  薛脸附和。

  梨溪就看了过来,“阿薛。”

  薛脸一掌推开梨溪笑谑的脸。

  梨溪吃痛,指着帐篷,“我要去告诉她,让她看看她心里最文雅的薛脸打人了。”

  薛脸说,“你去吧。”

  宰虎也说,“你去吧,她肯定只是笑笑,说不定听了还会说你活该。”

  “是活该。”

  连阿利也老成的点头。

  见笑闹了,继礼说,“回去休息吧。”

  于是几人就回帐篷睡觉了。

  又走了两日,人们终于走出了黑暗的峡谷,眼前的大地明亮的好似不真切。

  正在人们感慨的时候,队伍后面突然传来惨叫声,是妖魔!

  那妖魔很聪明,知道人们走出峡谷会松懈所以这时出来袭击。

  队伍尾部瞬间瓦解,全都往峡谷出口拥挤,继礼立刻让她跟着快跑。

  她跟着人们向前逃跑,听到了铃铃铃的声音,很清脆。

  她问那是什么声音。

  继礼说,“那是钟铃的叫声。”

  太阳挂在黑色岩石的山后面,在地上投下山的一片巨大的影子。跑出这片影子的时候,她回头看去,看见黑暗岩石的山壁上攀爬着几只红色的妖魔,似牛有两只头,就直立在山壁上行走,完全没有掉下来。

  然后人们停了下来,她问没有关系吗?“它们不会追来吗?”

  继礼说,“不会,钟铃只能在黑色岩石上行走,其他地方到不了。”

  “原来是这样。”所以它们才可以在山壁上直立行走吧。

  当钟铃全部聚集在峡谷外壁看着这边的时候,后面再也没有人跑出来了,没有跑出来的人也再也出不来了。

  而有二十几人没有跑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