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二十六

黄山有仙 月腰 2078 2020.06.27 23:35

  虽然人们跟了上来,但也并非如同当初登山那样豪情万丈,他们组合在一起,但又形同散沙。

  这时山林也走到了尽头,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沼泽的森林。道路绕着沼泽地迂回,消失在对岸附近的沼泽中,然后远处森林的对岸路再次从沼泽地出现。

  道路有的是沙地,有的长满了深色的草,有的是倒在沼泽的枯木,枯木形成了路。

  人们就停了下来,这正好可以让他们停下想想该怎么走。

  他们不是没想过前面的连国的公主,但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他们,想来是落下的那些人追了上去告诉了连的公主吧,怕他们追上去人多引来妖魔他们可能改变了方向也说不定,所以他们一路上才没有遇见他们。

  而且他们一开始没有选择左边就是或多或少觉得连的公主不是鸿运之人。

  所以现在也不会去跟着他们。

  人们停了下来,不再集成集团,而是分成了小队伍,各自在山林树边分散开来。

  继礼在距离左右队伍各二十米的树下停下,此时天色还很早,所以没有生火,他们在树下围坐一圈看着前面的沼泽。

  今天人们不会启程了,但没有人卸下行李,他们累了。

  继礼他们也是如此。

  她静静的看着沼泽,清风吹拂,水面荡起了涟漪,草也随着风摇曳。

  对于玉晶的死,她没有高兴,也没有悲伤,也不恨了。

  恨不起来,因为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有一天会不会也什么都不会留下?

  会吧。

  因为死了就是死了啊。

  看着她清冷的面孔,梨溪他们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如说,他们没有资格说些什么。

  他们没有阻止人们杀死玉晶和宿公,不是不能阻止,而是没有阻止。

  只因为有她,但如果她没有鸿运他们一定会去阻止的。

  他们还真是糟糕啊。

  他们这么糟糕所以才没有鸿运吧,因为登山是对人格的考验啊。

  但还好,还好有她。

  虽然他们很糟糕,但他们觉得很幸运。

  阳光下微风的沼泽森林,寂静美好。

  她说,“可以再说说张的王的事情吗?”

  风吹拂过来,把沉默的气氛带走了。

  梨溪看着她笑,“你欢喜张的王?”

  她点头,“嗯。”

  梨溪就笑,“欢喜他什么?”

  “他很温柔。”也很痛苦,他接受了黄纹。

  梨溪点头认同,人们都知道张的王温柔,所以张的民才会在老去的时候自请离国。

  然后他说起了张的王的故事。

  张的王不仅接受了黄纹,连妖魔的画像也是他开始提出的。然后召集了张的登山的人,把他们见过的自己见过的妖魔画了下来变成了书在张发行。

  然后流通到了各国。

  “据说现在张的王也还在更新妖魔的画作。”

  听着梨溪的话,她似乎想象到了一个白衣的公子低头作画的模样。

  阿利也激动起来,脸红扑扑的,他从听闻张的王接受了黄纹开始就很喜欢张的王,她问梨溪可以再说说张的王的事情吗的时候他也满眼期待。

  现在听闻他会作画他欢喜的表情怎么也停不住。

  梨溪就说,“看来阿利也欢喜张的王呢。”

  阿利重重点头,“欢喜!”

  几人就笑了。

  宰虎不由得揉了揉阿利的脑袋,薛脸也摸了摸阿利的头,现在他也喜欢上了这个动作。

  她也笑了。

  继礼含笑看着。

  阿利又催梨溪,“梨溪叔,再多说点吧。”

  梨溪笑,“那你要问你薛脸叔了,我听到的也多是他告诉我的。”

  她和阿利就看向薛脸。

  薛脸笑了一下,轻声说起了张的王的画引起了多国争相竟买的事情,梨溪凝视着薛脸含笑静静听着。

  她看着轻轻笑了,她喜欢现在的时光,甚至觉得这样下去不用登山也没有关系,她好像变得贪婪了。

  但时间不会因为谁的祈求停止。

  在薛脸的声音中太阳一点一点的落了下去。

  傍晚来临,人们又慢慢扎营生火,无声的吃完饭人们第一次这么早又整齐的都进了帐篷休息。

  继礼依旧没有支起帐篷,她宿在树下感受着夜晚的寂静和身边阿利他们的呼吸也慢慢睡着了。

  这次陷入的睡眠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深。

  白色紫光的光在眼睑下出现又很快消失了踪迹。

  这个夜晚,她好像梦到了什么,梦有时色彩斑斓,有时又黑暗漆黑,色彩斑斓里她好像看到了什么,黑暗漆黑里她好像在哭,但她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只是非常非常的痛苦。

  醒来之后又什么都不记得,只有痛苦深深的留了下来。

  早上来临,人们虽然没有想明白,但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所以他们还是生火吃了饭收拾行李又启程了。

  只是没有人再说话了,步伐也慢了很多。

  雾气笼罩的沼泽森林,有人一个两个的消失。

  频率很小,让人察觉不到。

  她是在偶然的一次回头发现的,一开始她以为是雾下沼泽里有妖魔,但停下的几人只是看着他们随着他们前进他们消失在了雾里,她就知道不是妖魔,是放弃了,他们在山林边停下了脚步,也许是回去了,也许是去了别的道路。

  雾就像笼罩在人们心里的迷茫,迷茫的同时也让人们下定了决心,路上停下的人越来越多了。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雾才渐渐散去。

  雾散去了,人们的心也渐渐变得明朗似的,太阳从云层后面露了出来,风也吹了起来,然后云散去,天空一片湛蓝。

  人们在一片宽阔镜面的沼泽边停了下来。

  沼泽上竖着倒着六棵粗壮的树,变成了两个相距半米的道路,通向沼泽的对岸。

  那是一片黑色的沼泽,沼泽水面可以当镜子照。

  她看着风在水面吹起涟漪,和阿利去身后的沼泽捡倒伏的枯木上的树枝。

  吃完午饭,继礼又收拾行李启程了,人们还坐在地上,见他们收拾行李,也零零落落的站了起来收拾行李。

  有人看着跟着收拾行李的她皱起了眉,然后吐掉嘴里叼着的草也跟着站起来收拾行李。

  继礼他们虽然第一个起来收拾行李,但他还是等人们先走。

  等人们陆陆续续走上树干并排拼成的道路,他们才启程。

  这是避免招人嫉妒也是避免跟人起冲突,因为现在人们的心情并不稳定。

  他一直在避开跟人们起冲突,所以现在更不例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