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十八

黄山有仙 月腰 2077 2020.06.19 17:58

  走下玉山,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

  月亮挂在前面,清冷的看着人们,洒下薄凉的光,照亮了前面一座黑色的轮廓,是山。

  人们就在月光下朝远处巨大黑暗的轮廓走去,即使那里会有妖魔苏醒。但人们更不愿意挨着玉山,因为如果这只是狩玉人算计好的呢?

  不是算计好的,但如果他们半夜的时候后悔了呢?会不会去山上引来妖魔?

  为了避开这种情况,人们趁夜朝前面的山走去。

  那是一片森林。

  人们就在森林边休整了一夜。没有生火没有支起帐篷,每个人都把马拴在树上然后裹着布在树下睡了一夜。

  只是这次宿公他们选择了左边,狩玉人选择了右边,两个集团之间依旧相隔百米,继礼在距离左边的一棵树下拴上了马。

  狩玉人的集团并不是都是相熟的人,他们是由大大小小的队伍组成的。

  夜晚,几个有分量的队伍的领头人围坐在了营地中间。其中有一个叫孟迫的男人问他们中间一个叫马狡的壮汉。

  “叔,真的有鸿运之人吗?”

  马狡四十又四,这是他第四次登山了。

  第一次,他同其他黄纹一样怀揣着希望来登山,希望成仙改变黄纹的现状或只是做个乘鹏之人也是好的,但这份热情被打破了。

  打破的不是路上的艰辛,是人们的排挤人们的冷眼人们的疏离和人们的拳头,其实疏远排挤冷眼他都习惯了但人们的捶打,而其中有和他一样的黄纹,这是最让他打击的。

  这让他开始变得沉默变得阴沉凶狠,也让他变得坚韧,他一定要成仙或做个乘鹏之人。

  路上欺负他的人有的死了,有的也变得和他一样沉默,是累了,连欺负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所以死去的人越来越多。

  但他靠着他的坚韧走了三个月到达了中心的不周山,此时近一千的队伍也只剩下五十个人了。

  而五十个人里包括他自己没有鸿运之人,不仅如此,连其他十一门也没有,他们这次的登山根本没有鸿运之人!

  当一次山门开启,登山之人中有鸿运之人,那人们到达不周山中心的不周山可以看见被四座山包围的不周峰散发着光彩。

  据说那是鸿运之人身上鸿运的颜色。

  鸿运之人可以走进包围不周山的四座神兽山,跟随的人也可以一同进去。不是鸿运之人看见山也走不进去,所以人们会绕着神兽山去往鸿运之人的方向,虽然几率渺茫,但据说有人成功在鸿运之人进山之前乘上了鹏翼。

  但如果登山之人中没有鸿运之人,那不周峰就只是一座普通的山。

  他看着白虎山后面的不周峰,不周峰直达天穹,但没有散发光彩。

  他们这次没有鸿运之人。

  他不知道自己努力了那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忍受了三个月到头来连鸿运之人都没有,他觉得可笑,事实他也笑了出来,身边剩下的五十个人都看着他,眼睛里灰暗的连觉得他疯了都没有,一同不周峰一样没有色彩。

  所以第二次登山他做了狩玉人。

  这次没有人欺负他了,黄纹也没有。

  他跟着狩玉人引来妖魔,看着那些期望去不周山登昆仑山的人们四处逃窜,然后被妖魔吃掉,心里想的是死了也好,他们没有鸿运之人,这总比到了不周峰却发现登山之人中没有鸿运之人来的绝望要好,那种绝望真的会让人想死。

  事实上同他一起到达的五十人里有人就迎向了飞来的妖魔。

  用人们引开妖魔,但他们什么也没有狩得,因为人们的声音也引来了妖魔,狩玉人也死了很多人,他是因为妖魔追着他跑的时候掉进了一个狭缝里而捡回了一条命。

  第三次,他躲在一个狭小的山洞里吃着刚刚不会被饿死的食物等到了山门开启,取到了玉石。看着山门的时候,他没有因此高兴而是感觉到了悲凉。取得了玉石又如何呢?他依旧是黄纹啊。

  被世人排挤冷眼的黄纹,被仙厌弃的黄纹,没有鸿运的黄纹。

  所以他又登第四次山了。

  这次他如果做不了乘鹏之人,他想他会和当初迎向妖魔的那人一样,死在山门里。这样他的一生也不用如此悲凉了吧。

  因为他狩玉经验丰富,所以狩玉人大多以他为领头。

  马狡点头,他有种直觉这次有鸿运之人。

  他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树下,那里是一个小姑娘和登山的黄纹——还怀有希望的黄纹,同他当初一样。

  他虽然没有同当初欺负他的黄纹一样去欺负他们,但也不看好。

  所以他的视线落向了更远处,那里是宿公和他的女儿玉晶。

  马狡说,“因为怕他们不相信我们放弃了狩玉,所以主动跟他们拉开了距离,但明天多跟人们接触吧。但也不用太过亲近,因为他们也不一定都能活着走到不周山,所以平常就好。”

  几人点头。

  孟迫说,“总觉得他们会鄙视我们。”

  马狡说,“虽然他们心里会鄙夷,但他们脸上不会表现出来,因为他们还是怕着我们的。”

  几人就笑了,没有发出声音,但脸上的表情很畅意。虽然鄙视他们,但他们武力强盛。

  马狡没有笑,说,“都回去休息吧。”

  然后几人就都离开回自己的小队了。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

  早上人们生了火,终于可以吃有汤水的食物,梨溪因此心情都好了起来,他挽起袖子兴致勃勃开始煮饭。

  清晨有雾,露水很重,又因为宿在了树下,所以人们的衣服大多都被打湿了。

  薛脸走过来,递给了她一件他的衣服,“这件衣服没有穿过,你换上吧。”

  她其实想坐在火边可以烘烤干,因为薛脸他们都没有换衣服,但薛脸也是为她着想,所以她点头接了过来,然后去树后换上了。

  薛脸的衣服对她来说有点大,她把袖子卷了几下。

  她换衣服的时候几人戒备的盯着两边,看有没有人过来。

  看着她穿着出来,薛脸点了点头,梨溪说,“你穿蓝色很好看。”

  阿利直点头。

  宰虎也说,“好看。”

  她就笑了一下,然后拿着换下的衣服和打湿的麻布坐在火边烘烤干。

  阿利和薛脸也在烘烤几人打湿的布。

  继礼在巡视有没有人过来,见没有人靠近,她也换了衣服出来,所以他又看着眼前的锅和火,没有夸赞。

  也没什么好夸赞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