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十

黄山有仙 月腰 2087 2020.06.11 20:08

  人们又走了一会儿就碰到了昨晚赶到他们前面的人,原来他们也是看见天亮了所以又回来了。

  离开野营的空地之后,一路上人们都没有遇到妖魔,因为一定范围里只有特定的一只妖魔,只要他们不要走到妖魔的嘴边就没事。

  所以为了不自己走到妖魔嘴边,有人会让随从去前面探路,如果没有妖魔就回来告诉他们前面没有妖魔,有妖魔如果没有被发现也快点回来告诉他们有妖魔,但如果被妖魔不幸发现了,那他也用死告诉了人们前面有妖魔要绕道。

  看着不停出去回来回来出去的随从她总是担心他会被妖魔发现死去。如果被妖魔发现了,他应该会恨他们吧。

  但还好一直到了天亮随从都没有事,于是他又回到队伍之中,然后泯没在了人群里。

  她想除了同他相熟的随从没有人记得他刚刚用生命在前面替他们探路,也不记得他的长相。

  而她也不记得,因为她一直只是听到有随从出去探路。

  天亮之后,人群又往右边走,她问继礼,“人们为什么要往右走?不会遇到妖魔吗?”从河流来看,山欢花不会只流一些,而是从源头一直顺着河流流下来,那样只要走右边,就会遇到山欢。

  继礼说,“右边有水源。而且沿着河岸走也可以避开妖魔的巢穴。”

  她想起当初走左边的千人,“为什么不走左边,那里应该也有河流的。”

  继礼摇头,“人多会引来妖魔。”

  妖魔会闻到马的味道,但又不能不带马匹。而且人的味道,很响的声音也都会引来妖魔,所以人们才会分开两个队伍。

  但右边有山欢,“我们不告诉他们吗?”

  继礼就看着她,“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感激,而且会问你怎么知道的,然后就知道昨晚就有山欢花出现所以山欢才会来,然后把气撒在你的头上。”

  她就知道原来是在保护她,但,“我没关系的。”第一次她是不知道而没有作为,但第二次知道还不作为那就是真的恶了。

  “你想明白了?”

  她点头,“嗯。”

  继礼就让宰虎去前面告诉宿公。

  宿公他们又走在了队伍的前面,人们跟在他的后面,而她和继礼他们不在队伍中间而是在队伍后面。因为失去伙伴的人责备他们昨晚丢下同伴逃跑,所以把他们挤到了最后面。

  所以他们的对话他们也没有听到。

  “为什么是宿公?”

  “因为他有人望,而且他的女儿玉晶也知道河里有山欢花的事,所以这件事他出面更好。”

  还是为了保护她。

  她心里洋溢着温暖。

  “继礼叔。”

  “嗯?”

  “仙是什么?”

  继礼没有回答,阿利薛脸和梨溪也沉默了,他们也在想仙是什么?

  她又问,“恶人也可以成仙吗?”

  继礼就问,“哪种恶?见死不救的恶?还是杀人的恶?”

  她摇头,这都不算恶,因为见死不救是恶的话,那丢了性命去救就是善了吗?那死去的善又有什么用?杀人的恶也分是因为职业还是因为战争或者是报仇。

  她说,“是心怀恶意的恶。”

  “不会,登山是对人器量的考验。”

  原来是这样,那真正的恶就不会成仙了。

  真正的恶不会成仙,那世间才有救吧。

  前面宰虎告诉宿公河里有山欢花的事,他就停下了来,他停下来,人们也停了下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停下。

  宿公就说不能回去右边,右边河里有山欢花,因为有山欢花所以昨晚山欢才会袭击过来。

  人们才知道山欢不是闻到味道过来的是河水的花把它引过来的。

  有人就想起昨晚玉晶小姐和她去河边的事,他说,“是那个小姑娘!她昨晚就发现了山欢花但没有告诉我们,所以我们才会被山欢袭击,同伴才会死去!”

  有人看不过去,“人家小姑娘第一次登山哪里知道,而且山欢花以前从来没有顺着河流流下来的事情怎么能怪到人家头上。再说是你们很晚还不熄火引来的山欢也说不定。”

  “你说什么?”

  “我说的是事实不是吗?说是责备我们逃跑见死不救,但你们有留下来保护他们吗?还不是也逃跑了。”

  男人涨红了脸,就要动手。

  那人也不怕准备还手。

  见两人怒气升腾就要动手,宿公立刻阻止,“大家停手,昨晚小女也一同去了河边,因为她也是第一次登山所以发现了没有说,她也有份。”

  那人本来就是特意避开玉晶小姐不提只把错怪在她头上,现在宿公提起,他们就不说话了。

  宿公又问,“现在我们是走左边还是继续走右边?”

  人们沉默了一下选择了左边。虽然人多会引来妖魔,但右边一定会遇到山欢,而且走左边如果遇到妖魔,妖魔袭击前面的队伍的时候他们也可以趁快逃跑。

  宿公就点点头,然后人群又向左边前进。

  因为昨晚责备他们逃走,又因为刚刚的事,人群对他们态度不好了起来。

  “对不起。”

  梨溪就揉了揉她的头,“对不起什么,他们本来就不待见我们。”

  宰虎也摸了摸她的头点头。

  薛脸看见有些手痒,但终究还只是点了点头。

  昨晚让他们上马车的大叔也从队伍出来跟在了后面。

  大叔叫千余。是昨晚梨溪问,大叔告诉他们的。他们从柳国来,因为柳国距离戌门近,所以他和同伴走了戌门。

  同伴在前面牵着马,他走在马车后边,说,“姑娘何必要告诉人们呢?等走到河岸人们发现河里的山欢花自会又走左边的。”

  她就看向继礼,所以继礼知道人们走到河岸发现山欢花会回来所以他才会跟着人群走。

  继礼发现了她的视线没有理她。因为她说或不说,问或不问人们都会回来的,但他还是有了些许笑意。她不是无谓的善良也不是畏缩之人。

  千余就叹了口气。

  梨溪说,“千大哥是不是也觉得她比看起来固执。”

  “是啊。”

  千余又叹了一声。

  她就笑了笑没有说话。

  阿利低声说,“你固执呢。”

  她也低声回复,“我不固执。”

  然后她和阿利笑了起来,听到他们的对话几个大人也就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