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二十二

黄山有仙 月腰 2422 2020.06.23 22:07

  位于深山浓郁之中,夜晚会变得寂静,然后树干冷却下来。

  除了树海上空偶尔飞过的妖魔,山好像死去了一样。

  人们就在这样寂静的山林里行走了五天。

  在这深山浓郁之中,所有声音都是静谧的。

  能听到的只有偶尔的鸟叫声和人们偶尔的说话声剩下的就只有他们的脚步声了。

  当人们停下交谈,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听不到鸟叫声,这时,如果你听到了自己脚步声的回音,那就说明是妖魔已经来了。

  人们停下交谈就发现鸟不知何时不叫了,然后就听到了自己脚下传来轻轻的回响,又像咕噜冒泡的声音。

  她也听到了自己脚下传来了回声,正要低头去看。

  继礼立刻拉了她一下,“别停下!是马腹。”

  马腹是一种寂静中听到人的脚步声就会跟上来潜伏在人们脚下,当人们停下的时候就会吃掉人的妖魔。

  继礼话刚落就见前面和身后有人停下了。

  就在他驻足的一瞬间,两脚之间的土地变得漆黑,从漆黑里有什么爬了出来,然后黑色瞬间蔓延到了那人的全身,当爬上全身的瞬间那人如同水滴一样瞬间不见了,不知是消失了,还是掉进了他脚下的黑暗里。

  不管是哪种,但她不敢停下了,因为如果落入了地下那不能呼吸一定很痛苦。她不想经历窒息死去的痛苦。

  她问,“只要不停下就好了吗?”

  继礼点头,“甩掉马腹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到流动的河流里。只有河流流动的声音可以驱走它。”

  然后每个人都紧张的看着她。

  他们几人又只有她一个人吸引了妖魔。

  这让她叹气,已经开始习惯了。

  她甚至有种错觉,错觉闻遗让她不要迷茫,马腹让她不要停下。

  当然这只是她的错觉,因为还有一面是让她放弃。

  然后她又想起刚刚低头看到的黑暗的如同面具一样的妖魔。

  虽然是漆黑的但是好看又栩栩如生呢。

  因为右手拉着她的右手姿势不顺,又见她没有停下所以继礼松开了她,但阿利怕她不小心停下,所以他牵起了她的手,“不可以停下,马腹会吃掉你的。”

  她点头。

  也不知是越想所以才越遇不到,明明路上平时会遇到小溪什么的,夜晚人们就是去小溪取得水。但今天一个没有遇到,只看见了几个沼泽。

  看见沼泽的时候,有人也许是紧张没听全同伴的话,以为只要去到水里就可以驱走马腹,所以看见沼泽立刻跑了过去,但他刚刚站到沼泽里黑色立刻吞噬了他。

  他瞬间消失了。

  只有沼泽水面的涟漪昭示着刚刚这里有一个人。

  人们悲悯又暗叹愚蠢的看了一眼没有停下又赶路了。

  终于在快接近黄昏的时候看到了一条河流,然后被马腹跟上的人立刻冲到了河流里。

  她也被阿利牵着走进了可以清晰看见河床的河水里。

  她看见马腹从黑暗里浮出了三个面具一样的脸看了她一眼然后顺着河水朝他们进来的山门的方向流去。是的,人们又走到了一直沿着走来的左边的河流边,因为这比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遇到的溪水快,因为它一直在人们的左边,只要往左边去就可以找到。

  见马腹离开了,阿利他们齐齐松了一口气。

  看着他们齐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然后又想起了一路上他们的紧张和小心翼翼。连中午吃饭都怕她不小心停下一边走一边给她拿的肉干,没有给她干饼,就怕她因为吃的太费劲不注意停下了。

  明明他们担心的要死,她还笑,薛脸有些手痒,梨溪已经轻轻敲在了她的额头。

  这让她又笑了。

  因为也快黄昏了,所以人们就在河边停下了。

  然后各自找地方扎营,依旧分成了三个阵营。

  生火做饭的时候,孟迫问马狡,“叔,真的有鸿运之人吗?”

  马狡点头,“你不是也看到盘蛇和熔鸟了吗。”

  “可是不是说有鸿运之人路途会轻松吗?为什么会遇到闻遗和马腹。”

  闻遗和马腹都是不容易遇见的,而他们还都遇见了。

  马狡想了一下,“可能是大鹏。比如连那样的。”

  连是上百国家里最大的一个国家,已经存世六百年了。据说连王当初登山的时候也比一般仙艰辛,所以人们就把路途艰辛的鸿运之人称为大鹏。

  孟迫就被说动了。

  其他的狩玉人也安静了下去,马狡的话安抚了他们焦躁不安的心。

  狩玉人里跟着的登山的黄纹过来了,孟迫不待见他们,觉得他们跟那个小姑娘跟着的黄纹一样刺眼愚蠢。甚至还没有那个小姑娘跟着的黄纹顺眼,至少他们不依靠他,而且他们没有登山不成就狩玉的想法,而跟着他们的这些人可是打着登山不成就狩玉的贪心想法。

  以为狩玉那么简单吗?

  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他们的想法也是小瞧了他们狩玉人。

  所以孟迫不喜欢他们,本来想把他们赶走的,但马狡叔不让,因为同是黄纹,而且他们既然有狩玉的想法想来也不好对付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了,而且不管他们怎么样但他们不管他们就好。

  那人知道孟迫不待见他们,他也没有理会,因为他又不是来找他的。

  他恭敬的坐到马狡对面,然后递过来了一些肉干,用布袋装着。食物在山门里是很贵重的,想登山食物是必须的,而且如果狩玉那食物就更为重要了。知道是敬意,但马狡没收,“你有事想问?”

  男人点头,“叔,鸿运之人是玉晶小姐吗?”

  马狡也没藏着掖着,“大几率是。不是她就是她父亲宿公。”

  “那那个女孩呢?”

  马狡没有回答而是问,“你认为黄纹是有鸿运的吗?”

  男人就苦笑了一下,“就是不确定所以才两手打算的啊。”

  “那你觉得那女孩有鸿运吗?”

  男人点头,“她的器量是有的。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异样的目光,我们跟她说话她也会回应,就是感觉她身上没有生的气息。”

  登山如果没有想活下去的意志力那很快就会死去的,因为路上危险实在太多了,只要不注意就会遇到危险,就像今天遇到的马腹,如果没有想生的意志力那是不可能坚持到找到河流的,可能在半路就放弃了。

  但没有生的气息,但她身上有一种奇特的气质,总是会让人瞩目。就是这种瞩目让他觉得她有鸿运,但也正是这种气息让他不确定她会不会是鸿运之人,而且比起她宿公和玉晶小姐给他的气息更好一些。

  马狡点头,他也是如此感觉到的,这也是他不看好她的原因。看来面前的男人有一定能力,也不愧是有两手打算的人。

  男人说,“如果不是鸿运之人,那我们到时候可以跟着您一起狩玉吗?你也知道我们人多。”

  马狡明白了男人的未尽之意。

  原来是这个打算,但马狡同意了,因为狩玉人多也是好的。虽然这次没有鸿运之人他可能活不过出山门,但该想着孟迫他们,他们没有鸿运之人还是要活下去的,所以他同意了。

  男人就恭敬的行了一礼离开了,留下了肉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