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十七

黄山有仙 月腰 2540 2020.06.18 16:41

  黑色的峡谷外是杂草和树木稀少的荒野。

  人们就在荒野朝前行进着,她发现气氛变得沉重。

  是因为没有走出来的二十几人吧。

  走过一片稀落的树林,道路直直向前延伸,在地平线的前面是一座白色明亮的山,山上无草无树。

  看见那座山人们就在树林边停了下来。

  她抬头看了看还没有黄昏的天,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停了下来。

  因为有枯草有树枝,所以人们没有聚在一起生一个大的篝火,而是分成了两个集团。

  宿公和一些跟随他的人们在树林右边距离河岸三百米远的地方停下,另外三百左右身上有着亡命气息的头上大多系着布带可能是黄纹的人则在左边靠近河流的地方扎营,两个集团中间距离大概有一百米。

  她奇怪宿公为什么不选择左边距离河流近的地方,只见继礼也选择了右边距离宿公大概二十米的一棵树下拴上了马。

  然后她就发现队伍的气氛有些不对。

  她以为是死亡带来的,现在看来不是。

  人们分开也不是因为有枯草和树枝。

  继礼拴上马,开始扎营,她和阿利去身后的树林里捡柴火。

  然后去左边取水,继礼让她和阿利小心。她不知道小心什么,但她和阿利还是郑重的点头。

  经过左边集团的时候,她发现几乎每个人都盯着她和阿利,她没有在意,径直和阿利去了河边取水。

  许是见她和阿利态度从容,他们没有做什么,那边人们见她和阿利经过去取水也没发生什么,所以也纷纷去取水,只是不敢离左边的集团近,神色也多小心翼翼。

  河边人们也没有交谈,取完水又急切的回去了。

  不知道他们在惧怕什么。

  她回去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眼在左边扎营的人们,是在惧怕他们吗?但左边的人们已经没有在看着他们了,而是在扎营生火热热闹闹。

  这让她更奇怪人们在惧怕什么。

  如果是惧怕他们是黄纹的话,但继礼叔也在戒备他们。

  回到自己的营地,薛脸他们已经生起了火在煮饭,但没有支帐篷。她想是因为有危险吧。每次会有危险的时候继礼就不会支起帐篷。

  见她和阿利回来,梨溪慰劳的说,“辛苦了。”

  她和阿利摇头,把水袋给了宰虎,然后在火边坐了下来。

  她看向继礼,继礼背向着树林坐在中间一块石头上,正看着火,她说,“人们距离左边的人那么远,是在惧怕他们吗?”

  继礼点头。

  “为什么惧怕他们?”

  “他们是狩玉人。”

  “狩玉人?”

  “登山之人万数,成仙的或有其一,乘鹏之人也是少数,还看有没有鸿运之人,有了鸿运之人还要看自己有没有运气跟着鸿运之人,跟着鸿运之人还要看有没有运气达到昆仑。在不周山有许多的玉山,所以有一些人就把目标变成了这些玉石。这样的人被称为狩玉人。”

  “那座山就是玉山?”

  继礼点头。

  但这并不能说明人们为什么停下,“玉山有危险?”

  “嗯,玉山潜伏着妖魔,不触碰玉石的时候,妖魔不会醒来,但触碰玉石,妖魔就会醒来。狩玉人采取玉石就需要触碰玉石,那就会引来妖魔,所以他们会在触碰玉石之前引来妖魔让人们引开妖魔,因为用人们的性命换取玉石,所以他们有一个别称——猎尸人。

  但不只是狩玉人会触碰玉石,也有禁不住诱惑的人触碰玉石,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小心。”

  她立刻就想到了玉晶。

  虽然她可能不是因为禁不住诱惑但她禁不住无聊。

  但随后想,她的父亲宿公应该会阻止她,她又放下心来。

  她看向身后左边的狩玉人,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身上总有一种亡命之徒的气息,也明白人们为什么早早停下来,是担心狩玉人会在夜晚引来妖魔,也是怕有人夜晚会禁不住诱惑偷偷触碰了玉石引来妖魔。

  她看着大多狩玉人额头系着方巾在一边耳边垂下,因为他们登山是狩玉,而阿利他们是登山昆仑,所以他们才对阿利他们态度那么差吗?

  是的。

  狩玉人登山狩猎玉石为生,想着不能成仙,那不如换取玉石,这样即使成不了仙,做不了官吏,也可以活的逍遥快活。

  黄纹无处可去,所以也大多来登山狩玉。

  狩玉表明他们舍弃了黄纹成仙的希望,乘鹏的希望,所以他们不喜欢像继礼他们这样的登山人。觉得他们愚蠢,因为黄纹是没有鸿运的,没有鸿运不能成仙,他们还来登山,而且他们都放弃了啊。

  所以继礼他们的坚持在他们看来是那么的可笑,又那么刺眼。

  所以他们才对同是黄纹的继礼他们态度那么差。

  因为怕被当作诱饵,人们浅眠了一夜,早上又早早的启程了。

  越接近那座白色的玉山,人们变得越凝重,时刻戒备着,步伐也不由得加快了。

  玉山上岩石是白的,其中耸立着很多玉石,一簇一簇有半人高,大多晶莹剔透,泛着太阳的光,发出绚丽的颜色。

  越往上攀爬,玉石的颜色越深,红色,黄色,绿色,远远直直延伸到道路右边的深处,有的在山壁上,有的在脚边。

  她看见每一个人都是一边戒备着后面的狩玉人,一边盯着绚丽的玉石,但又怕禁不住诱惑伸出手去触碰所以立刻移开视线只盯着前面的一个点,这样他们就不会被诱惑了吧。

  但余光还是能看见,所以人们总是一边看过去一边又移开视线看向前面。

  如此反复挣扎着,人们一点一点的爬上玉山。

  中午有人想停下休息,因为天太过炎热了,而且玉山还没有树,玉石泛着的太阳光更让空气炎热,但看见身后跟着的狩玉人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老老实实一边赶路一边翻出干粮就着水吃了下去,只是吃的咬牙切齿,好似是把饼当成了狩玉人。

  薛脸也拿出干粮给六人一人一份干饼和肉干,这次给她的饼没有那么大了,怕她又会吃很久。

  她发现梨溪也吃的咬牙切齿。因为他最讨厌这种又干又硬的饼了,因为他觉得会磕坏他的牙齿。如果牙齿掉了那多丑啊,他可是翩翩公子呢。

  所以他总是吃的很小口又小心翼翼,但饼的硬度还是让他变得咬牙切齿。

  每次看见他的表情,她总是会笑,因为他的表情与翩翩公子相差甚大。

  见他的表情又让她笑了,梨溪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

  “啊,真是讨厌,可怜我这翩翩公子越发的粗鄙了。”

  薛脸说,“你抿着吃也比小心翼翼的样子好看。”

  “好吧。”

  于是梨溪就抿着吃了。

  几人又笑了。

  早这样就不用担心磕坏牙齿了。他不是没想到,肯定是觉得像没牙的老太太所以才不愿意吧。但好像比起咬牙切齿,他选择了老太太呢。

  吃了午饭,当太阳朝身后落下的时候,人们终于爬上玉山要向下了。

  开始向下的时候,人们更加的戒备,不敢松懈,因为不知道狩玉人会不会就在他们松懈的时候引来妖魔。

  就在人们心惊胆战的戒备的时候,他们走下了玉山。

  一路上狩玉人都没有行动。

  这让人们不由得疑惑,然后有人明白了。

  有人发自内心的高兴,有人心里鄙夷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接下来不用担心他们会引来妖魔了。

  薛脸说,“看来他们也是觉得这次有鸿运之人所以想做个乘鹏之人了。”

  梨溪说,“也不难怪,谁乘鹏之人不做做狩玉人呢。”毕竟狩玉人也不一定能狩得玉石等到山门开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