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十五

黄山有仙 月腰 2143 2020.06.16 18:56

  见她回来,梨溪问,“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他们有鸿运之人让我过去。”

  “鸿运之人?”

  “嗯,就是那次……”她说了兔子和谄媚的事。

  薛脸说,“也可能是计谋。”所以他们才会邀请她,因为觉得她有鸿运。

  “?”

  几人就看向他。

  “世人都知登山需鸿运,又知登山路途危险,那如果有人可能是鸿运之人你说人们会不会对他恭敬讨好,危险时候挺身相护?”就像他们对宿公一样,“那为了有人能护卫自己,有人从而设下计谋也不奇怪。”

  梨溪恍然大悟,“所以才邀请她吗?”因为他们是假的,而他们也需要鸿运之人。

  “嗯。”

  梨溪就看向她,“你拒绝了吗?”

  “拒绝了。”

  “拒绝了他肯定还说了什么吧。”

  “嗯,他说你们是黄纹,是被仙厌弃之人,是没有鸿运的。”

  “那他应该告诉你黄纹都是叛逃离国的人吧,有何感想?”

  问这话的时候,虽然梨溪问的稀松平常,但她发现每个人都在等她的回答,特别是阿利,眼睛里好似能溢出感伤。没有期待,因为不敢期待吧。

  她说,“你们只是你们,跟黄纹没有关系。”而且叛逃离国一定有原因吧,不是坏的原因,是悲的原因。

  几人没有高兴,反而怅然若失。

  她问,“不可以去其他的国家吗?”

  梨溪摇头。

  “为什么?”

  薛脸说,“一个国家的土地有多大是由天定的。接纳黄纹就需要分配黄纹土地,黄纹定居后有了孩子,孩子长大后需要分配孩子土地。如此孩子有了孩子,几十年几百年之后那需要分配的土地就会越来越多。因为没有天灾和战争,死亡的人数远远比不过新生的人数,这样本来分给民众的土地就会减少,而民的孩子也有了孩子,那样到最后会没有土地分配给民了,所以不会接纳黄纹。”

  事实上有的小国民已经饱和了,所以有官吏会驱逐一些老人收回他们的土地。当老人的子女不愿意老人一个人驱逐也一起被驱逐,那收回的土地就会增多,但也表明黄纹也越来越多。黄纹没有土地,所以只能在各国流浪靠出卖力气或杂耍为生。

  也有国让民去登山,所以为了不被驱逐,人们大都选择登山。

  所以登山就是天对民饱和做出的削减吧。

  但人们还是趋之若鹜。

  “……那黄纹没有人成仙吗?成仙可以掌管一处山,山应该可以接纳黄纹,然后再有黄纹成仙山组在一起就成了国,黄纹的国,那黄纹也有国了,那黄纹就不是黄纹了。”

  梨溪就笑了,“你说的是对的,山组成国。”

  然后告诉她仙的山就是国。

  “鸿运之人为仙,跟着鸿运之人达到昆仑的人叫乘鹏之人,乘鹏之人为官吏。民由天赐。所以人们都觉得天上还有仙。”

  说天上还有仙时,梨溪还抬头看向了天,每个人都看了过去,她也看了过去,只能看到一条星星的河。

  那么明亮美丽,让身处黑暗谷底的他们心情为之茫然。

  因为仙的山就是国所以大叔才说叛逃离国就是背叛仙吗?

  那——

  她收回视线,“那可以不要子民吗?”

  不要民,那就有土地给黄纹了。

  几人也都收回了视线。

  梨溪说,“不知道。现在还没有人不要,因为有民才有国。”

  她沉默下来,“……那黄纹可以成仙吗?”

  梨溪摇头,“也许有吧。但成了仙之后黄纹就消失了,所以他不再是黄纹了吧。”

  所以才没有黄纹成仙接纳黄纹,因为他们已经不是黄纹了啊,为何要接纳黄纹呢?

  她第一次看到梨溪这么悲伤的表情,……黄纹真的不能成仙吗?那他们的愿望呢?不能实现吗?

  “……可以问你们登山是因为什么吗?”

  说到这个梨溪就笑,“我们想建立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生存的国家。”

  她发现阿利他们都笑了。

  她第一次看到他们这么高兴,满怀着希望,身上好像有光在亮。

  让她不由得有些羡慕,她也笑了,看向天,向天祈求着,希望他们可以成仙,如果是他们,他们一定会建立一个黄纹可以生存的国家,也没有人会漠视他们了。

  她又想起路上人们为什么都对他们多有疏离了,想来是因为他们是黄纹。

  因为他们是黄纹,即使再温和的人对他们也是疏远的,一路上也只有千余叔一人让阿利累了坐他们的马车。

  这可想黄纹是有多被漠视了。

  只是她不明白,仙是一国的王,如果王不仁,民因此叛离,只因这样成为黄纹,那天也太不公了。

  因为民由天赐,民不能选择王啊。

  ……如果……如果他们不能成仙,那她想成仙,建立一个可以让他们,让黄纹自由生存的国家,不必因为土地而拒绝,也不会因为额头的黄纹被人们歧视而终年在额头系着方巾。

  阿利猛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看着天的女孩眼神怔楞。

  继礼发现了,但他没有问。

  前面公主落下的人早早的吃完晚饭进帐篷睡觉了,人们本来还不在意的,但果然还是有些不甘心落后他们吧,所以吃完晚饭聊了一会儿天又一个两个的沉默下来进帐篷睡觉了。

  人们休息了,她也在继礼支起的帐篷里睡着了。

  继礼和阿利他们出来了,走到不久前她跟男人聊天的河边岩石旁边。

  继礼问阿利看见了什么?

  阿利说,“她身上有鸿运……”

  语气呢喃。

  每个人都有鸿运,但阿利只能看见可以成仙之人的鸿运,就在刚刚他看见她的头顶有一束白色的光带直达苍穹,白光照亮了整个峡谷。

  现在那光还在闪耀着。

  甚至吞噬了一近一远的两道紫光。

  梨溪说,“她不是没有鸿运吗?”

  阿利摇头,“不知道。”

  宰虎问,“鸿运盖过宿公了吗?”

  阿利摇头,“光盖过了,但是是白色的……”

  阿利突然喜悦,“她或许可以成仙……”然后突然又哭了,是悲怆,为他们的命运悲怆,但现在终于有希望了。

  因为阿利能看见鸿运,所以其实他们都知道自己成不了仙,但总要做些什么,为自己为黄纹。他们想找一个宽厚的王,劝说王接纳黄纹,所以他们才会来登山。虽然宿公宠溺女儿,但宿公还是宽厚的,所以他们才跟着宿公,而且他们也别无选择了。

  但现在她出现了鸿运!

  他们跟着阿利看去,虽然看不见那道鸿运,但还是有一道光驱散了他们心里所有的阴霾,燃起了希望。

  她一定可以为黄纹做些什么!

  梨溪几人摸了摸阿利的头,继礼说,“全力保护她!”

  几人纷纷点头,宰虎尤为郑重。

  她成仙,公就不用受这黄纹屈辱了。

  他誓死保护她!

  随同誓言一起的是远处传来的巨大的咆哮。

  咆哮远远传来震动着空气。

  然后夜变得寂静又喧嚣。

  寂静是其他的声音都安静了下去,喧嚣是妖魔们在蠢蠢欲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