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黄山有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登山二十七

黄山有仙 月腰 2019 2020.06.28 22:41

  人都是善妒的,特别是觉得比不上输给了他曾经看不起看不上的人,这时人们一定会做些什么,更别说还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所以继礼一直在避开这些,不过是先走这样的小事,让让人们也无妨,而且一路上他们都习惯了。

  她和阿利他们走上了右边的倒木,树干并不是很好走,圆滑,他们走的很小心。

  所以分成了先走和后走。

  宰虎走前面,然后是阿利和她再然后是薛脸梨溪最后是继礼。马由继礼牵着,行李走最后防止倒木出现意外。

  她刚刚走上倒木的树干,从左边伸过来一个树枝戳在了她的肩膀,然后她就顺着那道力向右边沼泽倒去。

  在她的身影印在沼泽水面之前薛脸扶住了她

  但他的半边肩膀照在了水面,一切是那么的清晰,然后只有涟漪的水面荡起了波纹,薛脸的肩膀不见了。

  谁都不知道沼泽里有妖魔,动手的男人也没有想到,他只是心气不顺,看见她就想起了玉晶,所以才想让她掉在沼泽里出出恶气。

  登山路上的风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走过之后的森林会发生什么变化。

  这个沼泽也是。

  黑色的沼泽栖息着妖魔,沼泽水面可以当镜子照,但不能让自己的倒影印在上面,沼泽里的妖魔会吃掉倒过来的影子。

  这又是人们不知道的妖魔。

  果然灵验了。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薛脸一个不稳往后倒去,梨溪立刻接住了他,一同坐在了沼泽湿漉的地上。

  发现薛脸右手没有了,他猛地看向沼泽,“沼泽里有妖魔吗!”

  继礼立刻松开马的缰绳解下背上的包袱急切的替薛脸包扎止血。

  阿利和宰虎听到动静回头看了过来,发现薛脸受伤了,他们立刻又返了回来。

  她被阿利和宰虎的动作带到了倒木下。

  宰虎解开薛脸的衣服,然后继礼倒上药包扎。

  阿利跪坐在一边,眼睛里含着泪,“薛脸叔!”

  梨溪也看向薛脸,小心翼翼又温柔的问,“可痛?”

  薛脸摇头。

  他的大腿也失去了一部分的血肉。

  血染红了他的衣服,还有宰虎的手。

  只有她呆然的看着,但声音画面,一切都显得那么遥远。

  好像梦。

  同梦里一样,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只有一件事她很清楚,那就是薛脸为了救她受伤了,他或许会死……

  死?

  一瞬间全部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薛脸倒在黑暗的地上,周围一片漆黑,有什么跟他重叠。

  那是谁?

  哪里好痛。

  但她感觉不到哪里痛。

  薛脸倒在梨溪怀里,脸没有血色,是疼痛吞噬了他的脸色,但他看着被阿利和宰虎带着走下倒木呆愣的她,温柔的说,“别哭。”

  她这才知道她哭了。

  所以是心在痛吗?

  薛脸的话让几人反应过来,梨溪也安慰她,“没事的。”

  他们都安慰她。

  她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她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救她?

  她虽没有说明是为什么,但他们都感觉到了为什么后面是什么,她在问为什么救她。

  为什么救她,这是多么悲伤的话。

  他们其实有发现她对活着无谓对死更是如此,每次她安静下来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她可能会随风死去,所以他们希望她活着。

  薛脸说,“因为你是我们喜欢的女孩子啊,我们以后不是还要一起建一个庠序教孩子们学习吗。”

  所以你要活下去。

  这句话如同剑穿过心脏,让心脏连跳动都痛,喉咙哽了一个东西,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呼吸也喘不上来。

  但如此她还是活着。

  那几个最后走的男人在发现出事情的时候呆愣了一下,但只愧疚了一下,又同同伴走过倒木,走到了对岸。

  先走的人们看见这边发生的事情有停下了一下,但很快又朝前行进了,推她的男人们也跟着走了。

  即使那么的悲伤,但远去的脚步声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哑着嗓子说,“我们回去吧。”现在就回去,她不要以后,因为以后谁也不能保证不是吗!

  薛脸问,“回哪去?”

  “山门外面。”

  希望她活着,希望她幸福,但不希望她逃避,“外面没有我们黄纹生存之地。”

  “那我们找一个没有人的山生活好了,玉门山那么大,我们可以生活在那的深山里。”

  “那另一些黄纹呢?”

  “让他们也去。”

  “那庠序呢?”

  “……”

  她沉默下来,她知道的,回不去。

  因为现在距离山门开启还有两个月,而且他们还要为黄纹做些什么,他们那么的出色又怎么可以埋没在深山老林里呢。

  这时,血从包扎好的地方大量的渗了出来。

  然后流淌到了身下。

  梨溪感觉到地上湿冷的地面变得温热,不由得看了过去,然后就看见了浸染了草根的血,那么多颜色那么深。

  他惊恐的看向薛脸,薛脸一直感觉到温度在流失,知道他活不久了,他很平静的接受了,只是有些遗憾,遗憾不能看着她成仙看着她为黄纹做些什么,但其实他更喜欢阿利说的一起住的未来。

  他发现梨溪发现了,因为他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直冰冷,所以他对梨溪轻轻笑了。

  不知何时他脸苍白的可怕,梨溪的眼泪就落了下来,“阿植!”

  梨溪让他们发现了薛脸的不对劲!

  血没有阻止!

  为什么!

  他们看向沼泽!

  是因为那里的妖魔吗?所以血止不住,他们就惊恐的看向薛脸。

  “薛脸叔?”

  薛脸还只是笑,他伸手擦掉阿利的眼泪,“别哭。死亡是很正常的,只是这次轮到我了而已。”

  阿利摇头。

  薛脸看向梨溪,“你也别哭。”然后笑了,“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我知道你是怕我有一天后悔,但我没有后悔过。所以对不起,不能陪着你们走到昆仑了。”

  他看着阿利几人,然后视线落在原地站着眼睛睁大的她身上,“所以你们一定要去到昆仑实现愿望。”

  你也要找到愿望。

  找到愿望活下去。

  梨溪摇着头,眼泪落在薛脸的脸上,薛脸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