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上天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回家

上天传奇 奎辰 4009 2020.04.02 18:34

  二长老认为这彻查并没有什么作用,才子不是圣子,因为圣子不可取代,而那就不同了。

  简单而言,二长老就是当年的才子,而他的主人就是他这一代的圣子。

  死去的那两个才子毕竟年纪还小,他们在那两个才子身上用的资源还很有限,而且只是老八,老九。虽说也是万一挑一,不过毕竟天赋优秀的人也有很多,只是这世界的资源很有限,所以只允许一小部分人拥有强大的力量,而对于他们而言,再寻找一个老八,老九也很简单不过,只需要把那部分资源倾注在他们身上就可以。

  如果执意彻查,他们的组织甚至可能有所泄露,这叫因小失大。不过二长老可不明白他们主人的心意。

  那黑暗中家伙早就感觉这世界将会发生大变化,每件事情都可能是大变化的引火线,所以他采取宁错杀不放过的方针。

  这边事暂且放下,各位看客须知,那个黑暗中的人已经开始将手伸到帝都,或者说他们早就把手伸进了帝都,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大举侵入。

  小天和陈留天亮之时回到了他们的“营地”,刚刚好他们看到了一场颇为凶猛的打斗,或者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发泄。

  而打斗场上的主角正是徐文刚和尚继业,而他们的敌对方,那个可怜的家伙是一头高阶地源兽赤角犀。

  小天第一次体会到力的美学,徐文刚魁梧的身姿和狂化了的尚继业在尽情的舞动,随之他们身体上那些代表着力量的肌肉在颤抖,而且每次颤抖小天都能听到赤角犀的嘶吼。

  事情是这样的,小天和陈留两人有了,让尚继业放风,而尚继业本来就嗜睡,六月份本来天气就有些闷热,现在夜晚凉风习习,他身上披着的兽皮又给他暖洋洋的感觉,所以他实在困的不行了。他看了看受伤的徐文刚,又看了看熟睡的馨怡姑娘他有不忍心叫醒那两人,他自己闷头大睡,所以他想到小溪边用凉水洗洗脸,凉水的刺激能让他提提神。

  他走到溪边洗脸的时候,突然那头赤角犀向他发起了攻击,好在尚继业反应灵敏,否则刚被猪拱了的他今天又要被赤角犀拱了。

  他们打斗的声响自然惊醒了徐文刚与馨怡姑娘,徐文刚好梦被惊醒本就十分不爽,买加上那源兽打的是他生有好感的尚继业,所以他抄起一根木棒就冲着那头赤角犀的身子抡了过去。

  这场二打一,尚继业和徐文刚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再加上现在小天和陈留的归来,那头赤角犀不可能再有翻盘的机会。

  小天把抗在身上的青风狼放了下来,这头青风狼是他们为了徐文刚准备的源兽,因为他二人从馨怡姑娘那里得知,这个傻大个还没完成考核的任务,所以他们解决了那档子事后,有想办法捕获了这头高阶地源兽青风狼。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多此一举了。

  小天拎着青风狼的后腿,来到了馨怡姑娘的身边。现在玉馨怡躲藏在一棵树下,她正看着尚继业和徐文刚的战斗。

  “嘿!馨怡妹妹,那只兔子没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只更可爱的宠物,你要不要?”

  一声嘿让玉馨怡一激灵,她看到小天手中的恶狼,她可不认为这东西能够当宠物养。而且现在青风狼满身是伤,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英姿飒爽”。

  “不要不要。”

  玉馨怡连忙摇头摇手。

  “给你。”陈留走了过来,将怀里的白茕兔递给了玉馨怡,白茕兔看到玉馨怡就想看到了亲人一样,当然和看到小天和陈留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白茕兔想要脱离陈留的手,蹦到玉馨怡的怀里。奈何,陈留的手攥的死死。

  玉馨怡也开心极了,她走到陈留面前,红着脸对陈留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把白茕兔抱回了怀里。

  这时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不过当徐文刚想要给赤角犀最后一击的时候,小天出手阻止了。

  “灵源石…”徐文刚的力道真大,小天接了他一棍子,结果被他一棍子打飞了,这也因为小天托大了,如果他全力应付徐文刚那他也能够接下徐文刚这一棍子,可是小天早以为他超出同辈很多,所以他只能在飞出去的时候对徐文刚提醒。

  徐文刚马上醒悟了,起初徐文刚的运气挺好,他遇到了几只实力很弱的高阶地源兽,而且那些高阶地源兽都被他收拾了,不过他都没有用灵源石记录下那一刻,所以他到现在还没有完成考核。

  虽说小天被打飞了,但是徐文刚的力量毕竟有限,不一会儿小天就跑回来了。

  他来到徐文刚的身边,现在徐文刚已经收拾了那赤角犀,看着来者不善,又拿起了棍子。毕竟是他把小天一棍子打飞了,怎么可能来者十分和善。徐文刚可不会给小天道歉,一则徐文刚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道过谦,二则在徐文刚心目中小天就是一个油腔滑调之人,让他道歉是不可能了。

  尚继业看到小天怒气冲冲的样子,他连忙拉住小天,“二哥,二哥,你如此威武霸气,受一棍子也没什么的,你说是吧。”

  小天脸更黑了,威武霸气就能平白无故受一棍子吗?

  “你小子滚一边去,我不是找他算账的,刚子是吧,它的精血取出来吗?如果取出来了,我拉走做今天的早餐去了,记住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善良。”

  徐文刚看到眼前的家伙竟然没有生气,对小天的印象好了几分,徐文刚也是老实人,“还没。”

  说着徐文刚动手剥离赤角犀的精血,精血入瓶以后徐文刚抗起赤角犀走向溪边,这赤角犀怎的也有上千斤,小天对徐文刚的力气有了新的定义,小天现在还不能直接将这头赤角犀抬起来,狂化状态的尚继业也没有这个本领。

  徐文刚的意思是他帮忙整这顿早餐,小天是多聪明的人,他就跟在徐文刚的身后。

  不过徐文刚是真的笨,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小天绝对相信他会直接生吃了这头源兽。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吃罢了早餐,小天让陈留从那收获的戒指之中取出了已经断成两节的棍子,那是徐文刚的武器。

  饭前还有一个小插曲,陈留让玉馨怡结果了那青风狼,这样玉馨怡就能通过考核了,而且能够省去很多的麻烦,结果玉馨怡挣扎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下手。

  陈留知道这第一次有多难,他当初也不想双手沾染鲜血,可是昨天夜晚,他亲眼看着那两个人被扔进狮口。现在回忆那个场景,陈留心里依旧很难受,只不过他能够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陈留没有强迫玉馨怡,他知道现在强迫不得。

  陈留走到一旁,玉馨怡站在那里看着那头“命在旦夕”的青风狼,突然她怀里的白茕兔跳了出去,落在了青风狼脖子旁边。玉馨怡看着白茕兔张开了它的玉口,它要替它的“小主人”解决这个难题。玉馨怡扭过了头,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扭过头的她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青风狼命丧于此,白茕兔自己跑到溪边,洗去了嘴角的鲜血,馨怡擦干了眼角的眼泪,陈留走到了玉馨怡的身边盘腿坐着,他再说什么,只是闭目修炼。

  那顿早餐玉馨怡只是喝了点溪水,吃了点果子,因为她从未吃过肉食。

  那头赤角犀上千斤肉愣是让这四人吃的一干二净,不过他们的饭量还是有所不同,吃到最后尚继业看傻了,他实在不敢想象他又见到了第三个有如饭量的人。

  俗话说得好,酒足饭饱思归程,那一个月的考核时间现在已经相差无几了,所以他们就开始向入口赶去,他们要交付他们的任务。最高难度的总共有八人参加,现在他们五人成了一个小团队。当然那一男一女死亡之事,小天和陈留不会对第三人讲起。最后一个女子的命运究竟是什么,他们不得而知,他们是幸运儿都通过了这次考核,就算不通过又能怎样呢?

  在归去的路上,他们与几个强大的源者擦肩而过,那部分人自然是前往奇兽脉调查那一男一女死因的人。

  到了入口,他们只看到孤零零的小桥,这是最高难度的入口,他们站在这里回忆经历的一切。

  在他们回忆的时候,一个老人慢慢的走到他们身边,陈留认出来这人,这人是帝都学院的副院长,他没想到竟然是副院长亲自等待他们。虽说区永贞是帝都学院的院长,但是帝都学院的事务基本上由这些副院长处理,所以他们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主持一个小小的考核实在匪夷所思。

  “原来小郡主和小留在一起啊!有小留保护那老夫在此等候是多虑了。”

  小天心里纳闷,“小郡主”?和他们在一起的女孩只有一个那就是玉馨怡,玉馨怡是小郡主吗?难道她本名不叫玉馨怡?而是姓天?姓梦?

  玉馨怡小脸一红,“我外公不是说这次让我一个人体验吗?难道外公说话不算数了?”

  那副院长笑着说道,“他老人家怎么会说话不算数呢,没有任何一个人干预小郡主的考核。我只不过是在这里等候小郡主的凯旋而归罢了。”

  小郡主什么的以后都有机会说,小天想要知道的是另外一个女孩的情况,只不过他不认识眼前的老伯,所以他递给陈留一个眼神。

  陈留收到眼神后,就调开了话题作文另一个女孩的情况。

  那个女孩进去七天之后就离开了,她也猎杀了一头中阶地源兽,压线通过了考核。

  那么现在八人中只剩下了这五个人,小天把陈留叫到一边,告诉陈留他想继续就在这里,他要在这里待够三十天,现在距离三十天只剩最后一天。

  陈留自然明白他什么意思,在这里带着小天并不是为了成绩,而是为了那些他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陌生人。

  陈留自然陪小天留下,而尚继业是要取得第一名成绩的人,自然也留了下来。徐文刚本来也想留下再闯荡一天,不过让小天找了个理由忽悠走了,而玉馨怡也被那副院长接走了。

  这一天相安无事,第二日清晨他们三人再次来到这桥边,他们通过了这座代表最高难度的桥。

  现在成绩还没有宣布,因为他们现在需要给予那些还没有回来的人一些时间,因为还不能确定那些进去奇兽脉的考核者是生是死,所以他们需要等待十天时间。

  这也是他们这考核的缺陷,他们也想在所有的考核者身上留下灵魂印记,当考核者遇到生命危险时他们能够提供帮助,不过他们没有办法这样做。

  此间事已了,小天一行人自然已经取得了进去帝都学院的名额,现在他们可以选择回家一趟,和家里的亲人作别,也可以选择直接前往帝都学院,从此开始他们的学院学习生活。

  小天在帝都虽然没有亲人,但是他感觉他也应该向楚若芳“汇报”一下他的战绩。尚继业自然也选择向他家那位老头子炫耀一番,当然他回去的主要目的已经改变了,现在对他而言最安全的地方还是他那个小小的家,在家中有些人不敢那么明目张胆。除此之外,他还不知那里可以保他安然无恙。他现在是最珍惜他们这份友谊的人了,白胖子尚继业虽然不会说些什么,但是他明白今后的路必须依靠这些没有长大的雏鸟。

  而且,这些“雏鸟”现在已经给了尚继业安全的感觉。

  陈留何去何从不用多言,他自知事起便无依无靠,然后身边就多了一个区永贞,一个对他而言亦师亦父的人,出去此人陈留不知还有何人可以依靠,帝都学院是他未来学习的学院,也是他安身的家。

  三人约定三日之后在帝都学院再次相聚,那时再开启他们冒险的旅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