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669 2003.04.29 12:42

    高三开学,同学们都陷入到紧张的学习中,我依然我行我素,学校里还是整天不见我的人影。被老师叫回来参加了几次摸底考试,本来还是对我的成绩有些担心的老师,从此再对我不闻不问,只是开玩笑说千万别晃得忘了参加高考!

  洪晓菲、李冰他们的摸底成绩都进了重点线,王力的成绩虽然不如他们,但考个普通大学也毫无问题,我也将他们的陪读时间加长到四小时,不过劳逸结合玩儿起来我们还是一样的疯,少有高三学生的紧张。

  我现在已经不是天天去边老家,边老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我的箫艺已经大成,其它的东西也学得七七八八,现在能教我的东西越来越少,看著自己辛苦半辈子学的东西被我几天学完心里有气,叫我不要整天在他面前晃,不然看谁都象白痴!我吓得隔了好长时间才敢再去,边老却又怪我这麽长时间不见人影。我现在是一周到边老家两三次。

  我现在并不是整天到处跑,市里各大学感兴趣的书我已经读得差不多,主要还是赖在艺术学院听课。从音乐发展史听到艺术理论,现在在听作曲。虽然很多知识从书上可以得到,但有些东西并不是读死书就可以理解的,教授们精辟的讲解和丰富的经验还是让我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我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有时还是忍不住提些问题,许多教授对我提出的问题很感兴趣,回答後下课想再找我深入讲解,我早一溜烟的逃走,虽然失去和他们深入讨论的机会很可惜,但被他们知道我不是这里的学生恐怕更加不妙。

  因为参加摸底考试我隔了四天才去边老家,边老家竟多了几个客人。

  我进书房时边老正在和客人聊天,我发现边老竟是在说日语。虽然边老家里有几本日文书籍,但我从来不知道边老会说日语而且这样流利。边老的客人衣冠楚楚的打扮和彬彬有礼的样子也让我知道他们肯定是日本人,虽然我对日本人没什麽好印象,可他们是边老的客人我还是礼貌的打招呼,当然,是用汉语。

  我本想离开,边老却示意我在他身边的软垫上坐下。边老家的房子本来就是日式结构,除了客厅,书房和卧室里都铺著木质地板上面放著塌塌米,我早已习惯在塌塌米上跪坐或盘坐。

  边老对客人说了几句,回头对我说:“这是我的日本朋友,今天来是想请你给他的家人治病。”我抬头打量了一下客人,他们明显是一家三口。三十多岁的男人,双目炯炯有神,很精明强干的样子,一点找不出日本中年男人习惯性的谦虚和猥琐,他身後的夫人是书上写的典型的日本女人,美丽安静一看就是温柔的贤妻良母型,夫人旁边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白嫩的小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明亮清澈,还真象日本卡通书里的清纯女孩儿,咦?

  这女孩竟有些面熟!我见过的日本人也不少,在医院分部里经常有,可我只要看过一眼,再见面时肯定会认出来,面熟却又记不起来的从来没有!

  这时,那个女孩忽然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用英语说:“这是你以前给我的。”

  我接过那张纸打开一看,竟是五年前我和艾丽斯在机场碰到那个日本小女孩儿时我开的药方!

  “你是山下瞳!”我不自觉的用英语对她说。难怪我面熟却又记不起来,她当时只有七八岁,现在样子都变了。

  “你当时骗我说这是老爷爷给我的,其实这是你写的吧?”山下瞳竟得理不让人:“哼,老爷爷会写这麽难看的字麽?”

  我当时在机场用油笔匆匆写下药方,虽然用得是繁体小楷,但我想日本人能认得就不错了,看中国字还不都是一个样儿,情急之下写字飞快自然带著孩子的稚气,今天方知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

  “瞳,要注意礼貌!”山下瞳的母亲对她用英语说,很明显是给我听的,然後向我道歉:“对不起,瞳失礼了。”

  对日本人无处不在的礼貌我还真有些吃不消,赶紧回答:“没什麽,没什麽……!”

  “你们在叽里咕噜的说什麽?冬余你什麽时候英语说得这麽好了?”边老在一旁问,我赶紧将药方递给边老,大略说了一下几年前碰到山下瞳的事。

  “这药方我早看过了。”边老不接药方,却微笑的望著我“我和山下家是世交,几年前瞳的舅舅带她来中国找我治病,当时我出远门不在家,他们回去时却有人在机场给她开了这个药方。後来瞳的病西医治疗不见多大成效,又来找我,瞳也将这个药方带了过来。虽然我从没见过有人这样开药,但这药方却很有效,竟能维持瞳这麽多年不再发病。我听瞳说起当时的情景也是莫名其妙,直到前一阵听到你的故事才觉得这件事应该是你作的。”

  说到这儿边老顿了一顿,有点揶揄的看著我:“那个给瞳针灸的美国小女孩儿,应该是跟你学针的那个‘很要好的外国小孩’吧?”

  我脸上发红“呃,您现在让我给瞳治病麽?”明知故问。

  边老回身拿出一个盒子给我“他们都来了两天,你却连影子都没有。我叫人到孤儿院找过你,你还真是不到半夜不回家!这个是日本客人送你的礼物,要随叫随到。”

  “这几天学校考试……咦?这是手机!”打开盒子我发现里面竟是一部小巧的手提电话,那时侯用手机还是大款们的专利,刚刚数码化脱离了大砖头的形象,不过在国内还都是小砖头,尤其是北方城市里一部小巧玲珑的进口手机可以卖到上万元的价格,这部手机不但小巧,而且光滑的流线造型和柔和的银灰色让它显得异常精致美丽,就算我根本不知道手机的行情也清楚它肯定价值不菲。

  我忙将它推还给边老“这个太贵重了,而且我也用不起,边老请您替我谢谢他们,我不能收!”

  “不行。”边老却不接“我已经代你收下了,怎麽好退回去,你难道让我老头子用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吗?电话费你不用操心,还有,你整天跑来跑去有事的时候怎麽找你?”

  “我每天都来这里来报到不就行了吗!我真的不能……”

  “别罗嗦了,推来推去让客人笑话!”边老拿出长辈的态度我也就无可奈何了。

  当天开始我给山下瞳针灸治病,山下瞳一直服用我给她开的药,体质还不错。在《颜氏针法》里治这样的病和心脏病差不多都得两三年,不过以我现在的水平结合《无名医书》中的疗法用一年左右时间应该能让她痊愈。其实《无名医书》中的疗法快得多,但我一直不敢太冒险,不论什麽病,如果不是急救都先用《颜氏针法》打好基础才用《无名医书》中的手段。

  山下瞳的父亲是驻英国的外交官,母亲也是大使馆的翻译人员,所以山下瞳从小在英国长大,英语说的极好。我开始给山下瞳治病的第三天她父亲飞回了英国,半个月後她母亲也不得不离开,本想请她的舅舅来中国陪她,她却不肯,说自己已经十四岁能照顾自己,笑著送母亲上了飞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