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057 2003.05.27 17:50

    我用同样的手法解决了其他三个警戒的忍者,一样是没要他们的命。一方面,真要杀人,我还有点不敢!虽然从小看惯死亡,但要亲手杀人可是另一码事。再一方面,我认为如果事情闹大,几个植物人总比几个死人影响要小得多!其实我的想法完全错误,在内行人眼里将人弄死要比将人弄成植物人容易得多,所以,事情暴光之后引起了各方面的追查!也许是我的运气不错,并没被人查到什么,而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很长时间后了!

  现在我开始全心的注意里面的几个家伙,我的精神力试探着靠近他们。过了一会我发现,他们的功夫似乎和白天的那个家伙差不多,甚至还强一些,但精神力却远不如那个家伙厉害!白天我虽然没有刻意隐藏,而且还有因卢老的精神对抗产生的波动,可我的精神一发现那个家伙,几乎同时也被他发现。现在就算我将精神力随着自然能量波动的规律缓缓靠近他们,他们若是有白天那家伙的功夫也应该有一丝察觉。可他们似乎一无所知,只是静静的伏着。

  我不断的将更多的真气转化,控制着自然的能量形成或针或刀的形式,隐伏在八个忍者的全身要害附近,只要我一个念头就会将这些家伙全部制服。就算有一两个反应极快的躲开要害,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在接下去的攻击中也不可能幸免!

  我应该是控制了整个局势,但我的心里仍是不安,危险的感觉一点没有减弱!难道他们已经发现了我,只是装着不知道?这个想法在我心头盘旋了一阵,便被我否定!以现在的情况,他们内心的一丝波动都逃不过我的感觉,除非他们的精神力比我强上许多倍,如果是这样他们没必要在这里等什么,直接用精神力瘫痪我和卢老还有卢倩的神经,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在等什么?我心中冒出这样的问题。我一直以为他们在等时间再晚一点,夜生活的人们再安静一些。可我的精神探测到卢老他们已经就寝,随时都是偷袭的好机会,可忍者们还是伏着不动!

  有点不对!我用自然力形成一个气针轻轻的刺了一下屋里睡着的卢老,卢老竟只是身体微颤一下却没有醒来,我感觉到卢老家的院子里有个乒乓球大的小球散发出一丝薄薄的雾气。

  “毒!”我心里猛的冒出这个字,这些混蛋在等毒性彻底发作!我再不犹豫立刻发动攻击,两声惨哼后八个人都瘫在那里,两个功夫较高的家伙我没有彻底瘫痪他们的神经,我得要活口!其他六个在我的盛怒之下被我完全破坏了脑神经,注定永远变成植物人!

  我用自然力将院里的小球和雾气裹住,压缩成足球大的一团,闭住呼吸跳下院子打开卢老和卢倩睡觉的屋门。卢老睡在北屋客厅边的一间卧室里,卢倩睡在南屋。忍者们看来非常顾忌卢老,小球就扔在北屋的门口。

  毒气很霸道,我已经将大部分压缩起来不再逸出,但残余在空气中的毒素还是在往我的皮肤里钻,我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一阵麻痹,我赶紧用真气将毒素逼出体外。

  卢老中毒已深,虽然护体真气延缓了毒素的蔓延速度,但内脏的神经都已出现麻痹现象,再等一会儿毒素侵入心脏,恐怕神仙难救。卢倩的情况好一些,毒气离她较远,今天又是南风,所以虽然她的真气较弱却能堪堪抵住毒素的深入。

  我没空多想,向卢老和卢倩的体内送出一道真气引导自然力帮他们排除毒素。回身纵上屋顶,将那两个活口提了下来,这些家伙下了毒后,一会儿还要进屋偷东西,自然应该为自己备着解药。

  两人早已昏迷,我拉下其中一个的面罩,这家伙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人,一张养尊处优的脸怎么看也不象是个飞檐走壁的忍者,眉宇间的气质更象一个官员或大公司的部门主管!我解他开头部的禁制,那家伙慢慢醒了过来,贼溜溜的眼睛四处瞄了一下,张嘴似乎要说话,我一把捏住他的下颌。书里、电影里看得多了,这些叫忍者的东西一被抓住就玩儿自杀,他的狗命不值钱,卢老的命可在他嘴里装着!

  我仔细检查他的牙齿,在真气的搜索下果然有一颗易碎的假牙里裹着一些粘稠的液体,我用真气小心的裹住那颗假牙将它挤出来,一抖手,假牙掉在地上。我又用一道真气压住他下颌的神经,让他说话没问题,咬舌头?哼!给他块豆腐都咬不动!

  我松开他下颌上的手,一脚踢在他膝盖上,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听得懂汉语吗?”

  那家伙摇摇头。

  “日语总听得懂吧!”我用日语对他说,山下瞳虽然走了,我却一直没有放弃学日语,现在已经说得不错!

  那家伙还是不出声!我一把捏住他的脖子,真气探入他的体内顺着他的经脉逆行起来,他的脸开始剧烈的抽搐,浑身上下大汗如浆。过了一会儿,我收回真气。

  “解药!”我不想再多说废话。

  “没……没有!”

  “你还真硬啊!”我真有点意外,逆行经脉的痛苦可比得上任何酷刑!

  “真……真的没有,我……我们行动前,都被事先注射疫苗,所以……”那家伙看我又要伸手,吓得赶紧补充。按说以前看的书里写的忍者应该没这么窝囊,但也许现在的人已经不象古代那么坚强,所以这家伙尝过滋味后,好象真的挺怕!其实逆行经脉到底是什么滋味我也不知道,只是看武侠小说里写的,好象很难受!

  “疫苗?!”我吃了一惊,难道他们用得是生化毒气!“那是什么毒?”

  “那是……是……”

  看着他闪烁的目光,我实在没耐心听他胡编,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真气透入他的大脑,盯着他的双眼注入强大的精神力,只一瞬间我就对他进行了深度催眠。若是催眠师决不会用这样的手段,一是普通催眠师根本没有我这么强大的精神力,再有这会让被催眠的人受到永久性的伤害。可现在的我当然没有这个顾忌!

  “毒气叫什么名字?什么成分?那儿做的?”

  “C-R2型神经毒气 成分……我也不知道 共荣社委托腾滨公司制造”

  “除了疫苗,还有什么解毒方法?”

  “不知道”

  “你们在那里注射的疫苗?”

  “XX街XX路XX号日裔俱乐部”

  “疫苗放在什么地方?”

  “十五楼左侧最里面房间的保险柜里”

  “有什么安全装置?”

  “门口有闭录监视器屋里有十四条红外线报警器”

  “窗户?”

  “窗户是防弹玻璃气窗从内侧插上有碎裂报警装置”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是什么身份?”

  “那是我的办公室 我叫腾本雄一是共荣社中国情报组组长”

  “从里侧打开气窗,会不会引起警报?”

  “不会”

  “进入室内怎样关掉红外线报警器?”

  “用我的右手拇指按门口梳妆镜的右下角”

  “保险柜的位置、钥匙、密码?”

  “办公桌左侧的酒柜第二格左数第一个杯子后面 我的右手拇指 密码7960435”

  腾本雄一用梦呓般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回答完我的问题,其实我还想问得更多,比如:他们是什么性质的组织?主要成员都有那些?都有什么明里、暗里的保护网等等……但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二十,时间有限,卢老和卢倩还在一边等着救治!

  “你们的行动还有谁知道?有没有接应?”差点忘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我去弄解药,再有别的忍者来怎么办!

  “只有还在养伤的副组长北野村木 我们是独立行动组只受国内总部制约”

  我看了看他,拿起他的右手,一咬牙,一道真气刀从他的拇指下掠过,拇指掉在地上,事先被我封了血脉的手上没流几滴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