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707 2003.04.28 19:28

    我苦!我成了艾丽斯在这里唯一能交流的人,还是单方面的,她只会点头摇头。几天下来我已经身心疲惫,猜她心思成了我最可怕的事,我下决心一定要让艾丽斯学会我的语言或我学会她的语言。不过,长时间用精神和艾丽斯交流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效果,有时她叽里咕噜的对我说话,我盯着她的眼睛竟也能大概猜出她说的意思,时间一长居然十有九中。这样我们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就快了很多,只一个星期就能用简单的对话交流。

  但,艾丽斯仍然是个小魔女!她淘气和惹麻烦的本领天下第一。例如:她想玩跳绳,却去解院里晾衣服的绳子,然后我整整一个下午埋在盥洗室的衣服堆里。因为我虽然逃走了她却被抓住,而那时她会说的几个拙劣的中文里就有我的名字。外国友人自然要宽大对待,与汉奸等同的自己人当然要加倍惩罚!……呜,我好苦!再例如:院里养的,给孩子们改善生活的兔子,她知道它们的作用后,竟大声尖叫着把笼子门打开将兔子全部放走,放就放嘛还要叫着放!我又成了代罪羔羊,接受全院老师的批斗和全孤儿院孩子们的憎恨,孤儿院的孩子吃一次肉容易吗!我也谗那……呜!又例如:……!

  总之,艾丽斯是我的无法摆脱的噩梦,只要能早日治好她让她滚蛋我什么条件都会答应,可是她竟真成了我的债主。我每次给她扎针都会让她睡着再扎,但吃药却没办法让她睡着了再吃!在医院分部里象她这样的病人都有具有一定中医知识的专门护士,我开的方子都是汤药,外国人自然不懂怎么熬中药。可她在和我一起上学,护士将熬好的药送来不能一直待在教室里,所以喂她吃药就成了我的工作,谁让我最希望她早早治好然后……。

  那些草根树皮熬出来的东西还真是中人欲呕、苦涩无比。哄人喝下这么难喝的东西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但艾丽斯只要我许诺带她去这里那里玩儿,就会捏着鼻子将这些东西倒进肚子里,不过越到后来条件越多,一两个条件已经不能让她喝一次药,我只好再加……还没放寒假,我的整个寒假生活就已经倒进了她的肚子。再往后就是暑假了,难不成她这一场病治好我却要陪上一生……呜呜……。

  寒假到来,我的债还在继续欠下去,我却开始了还债的生活。孤儿院附近有一个有湖的大公园,也就是道士死的那个公园。冬天湖面就成了滑冰的好去处,而且过年时湖边北方特有的冰灯在夜里将冰面照得五彩斑斓晶莹剔透。开始我们偷偷的跑到公园去玩,孤儿院的大门在我的“咒语”下行同虚设,公园的铁栅栏墙更难不住我们小小的身体。我用一个木箱子盖绑上两根粗铁丝做成一个简易的冰车,拉着艾丽斯在冰上来回跑,在湖边和一些其他的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玩儿得不亦乐乎,但吃药的时候必须得回来,吃完药再跑出去。后来艾丽斯让父母给我们买了两双溜冰鞋,艾丽斯的父母现在已经知道她总是和我玩儿在一起,不过并不管束,而且为了感谢我给她喂药(他们试过一次,简直是噩梦,从此再没信心!)对我非常不错,给艾丽斯买的玩具或食物都有我一份。有了溜冰鞋我们变成在冰上飞来飞去,艾丽斯的口袋里也开始有了零用钱,每天的糖葫芦、烤红薯让我们吃到饱。

  有得玩儿、有得吃,我不再认为还债是痛苦的事,但艾丽斯也不会让我太轻松,每次玩儿累了她都耍赖让我背她回来,而且不磨到快到吃药时间不往回走,所以大多时候都是我背着她往回跑。背着艾丽斯跑并不会怎么累,小胖骑在我身上我都不会觉得怎样,艾丽斯在我背上几乎等于没有重量。可时间一长,除了在孤儿院和玩儿的时候她到那里都要赖在我身上,兴奋的时候还会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大喊:“架,架……”小姐,你还真拿我当驴啊!我欲哭无泪。

  不久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从此再不觉得还艾丽斯的债是一件苦差使。

  有一次我们在湖面上飞来飞去,艾丽斯滑到岸边掏出口袋里的钱买烤红薯,两张百圆钞引起了四周几个十七八岁小痞子的注意。艾丽斯毫无察觉,而我正在远处和自己的溜冰鞋带闹别扭。玩儿够了,我们来到岸边换上鞋,艾丽斯依然爬到我身上往回走。

  没多久,一股危险的气息让我寒毛倒立。没等我确定,四五个小痞子已经将我们围在中间,我放下艾丽斯,一个小痞子笑嘻嘻的弯下腰:“小妹妹,你的钱挺多啊,借哥哥几个花好不好?”说着向艾丽斯的口袋里掏去。一股怒气在我心头升起,不知那来的力气我一头撞在那个小痞子的肚子上,小痞子惨叫一声飞出三米多远倒在地上,趁着其他人发愣的时候,我拉起艾丽斯拼命跑。没跑多远,艾丽斯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我回身去扶,一只大脚踢在我的脸上。

  我抱着头蜷缩在地,无数拳脚落在身上。艾丽斯的哭叫声响起,忽然一个细小的身体扑在背身上,替我抵挡踢打来的拳脚。我一翻身将艾丽斯抱在怀里,任拳脚落在身上,怀里的艾丽斯挣扎哭叫,掏出所有钱扔在雪地上。

  远处传来人声,小痞子拣起地上的钱,扶着同伴消失在公园的树林里。艾丽斯还在我的怀里哭喊着:“别打了,别打了,钱都给你们……”

  我慢慢的松开她:“没事了,他们都走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我,伸手摸着我脸上被踢青的地方又哭了起来,另一只手在我身上打了两下:“把钱给他们就好了,干吗和他们打,看到你被他们那么用力打,我都吓死了……呜……”

  我赶紧安慰她:“没事,没事,我可禁打了,一点都没事。”

  她用手摸着我的脸:“呜……还说没事,你不疼吗?……呜呜……”

  “真的没事,真的没事……”想起刚才她趴在我身上替我挡拳脚,心里一阵热热的鼻子有些发酸……!多少年没人这么关心我了,道士离开我时我还小,现在却直想掉眼泪!

  过了一会儿我的情绪渐渐平复,将艾丽斯从地上拉起来,边拌鬼脸逗她笑边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受伤。不知怎的,我现在感觉如果她受了一点伤,比扎我一刀都会让我难受。

  确定艾丽斯没事后,看见她红红的眼睛望着我的脸,鼻子一抽一抽的又要掉眼泪,我赶紧说:“别哭别哭我马上将它治好。”

  怎么看到她哭我也会难受?!

  我拿出银针在自己面颊上刺了几下,调动体内的真气将淤血化开,只一会儿发青的地方就恢复原样。艾丽斯看到我确实没事了,脸上露出笑容,但马上被我手中的银针吸引,她虽见过我给别人扎针却从来没见过这么神奇的效果,睁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好玩儿。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她的下一个要求肯定是让我教她怎么给别人扎针,她看见我的表情也明白我在想什么,嘴角一扬,一个顽皮的笑容,自然是:你既然明白,就不用本小姐多说了!

  我一阵泄气,心想:“你现在就是让我去摘天上的星星,我也是要想办法去摘的。”

  没想到她又看懂了,竟咯咯的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